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 Fear of death
我们能够交会的时间,是一生一世,我能够爱你的时间,更加是比这个长久,每次我看到那些生命里鲜明的颜色,就会想到你,在我血液里跳动着,在我心里闪亮着。

光强装镇定的走出去,一直到确定凛看不到他了,才开始加快脚步,快到自己都有点喘不过气了,根本就是跑了嘛。跑到上气不接下气了。靠在最近的树上喘气,一直捏紧的袖口松开了,有个亮闪闪的东西滑落下来,滑落到手心里。光慢慢的摊开手一看,一粒龙的花纹的纽扣,带着那个人特有的清淡香水味,光觉得自己激烈的心跳慢慢的平缓下来。

**************************************************

“矢吹,你有什么头绪吗?有没有可以怀疑的人?“小美急切的问着。

“什么头绪……我基本是肯定了的。“隼人苦笑着摸出一包烟来,刚抽出一根,就被慎抢了过去。

“龙不会喜欢这个味道……”慎的声音和他人一样,带着一种微微的颓废味道,却致命的吸引人。

但是隼人却听的无名火起。“你凭什么这样说……你跟龙很熟吗?”

“你还真是喜欢进行无意义的争论啊。“慎嘴角的笑容看上去更像嘲笑,隼人气极,又一次揪住慎的衣领,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小美都不知道如何劝解。

等那小小的火焰自己熄灭了,替代上黯淡如死灰一样的颜色,隼人放开慎的衣领,颓然的倒在沙发上,把头埋下去,让人心疼的样子。慎也坐下来,看着这个感情冲动却万分真实的男人,慎有点明白为什么龙如此牵挂这个人了。

隼人死命的揉着脸,把一张精致的脸揉的不成样子,然后抬起头来没头没尾的说:“我觉得一定是凛,一定是他带走了龙,可是……我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慎突然脸色一变,那份慵懒全数收敛,连隼人都觉出他的紧张,小美狐疑的问:“慎……你怎么了?”

“你刚才说……凛……他姓什么。”

“他告诉我的时候,他说是小田切……其实他应该是姓有栖川。”

“真的是……有栖川凛吗?慎这样喃喃的念着,眼前仿佛晃过很多古旧的画面,有一双警惕的不信任任何人的眼睛,在眼前挥之不去。

“学长?……你认识?”隼人的语气瞬间好了很多

“算是……很熟吧。”不羁的笑容又浮现在慎的脸上,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那种苦涩,甚至没有办法忽略。

小美继续怀疑的看着慎,这个孩子常常用这样的笑容掩饰一切,却又露出边角,让人看的再清楚不过。

“慎学长……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关于那个凛……“隼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铃就响起来。拿起手机来“喂”好几声,才发现响的是座机。

冲到座机前的时候,电话铃声又戛然而止,隼人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的不好看。

****************************************************

龙费力的把身体撑起来,伸手去抚摩凛的头,不过是16岁的孩子,却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有符合年龄的稚气和天真。龙的手指在他与自己同样颜色的发丝里游走着,他很想要怨恨一下,但是却没有这样的感情。

记忆里还是那个眼睛黑亮的小男孩,倔强的拉住自己的衣角,抬起眼无辜的看着自己,咬紧的嘴唇泛出微微的白色,龙记得自己第一次牵凛的手,是实在不耐烦他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于是回过头说:“你不要一直跟在后面。”然后那孩子,就跑上来拉住自己的手,“那我和龙一起,一直和龙一起。”小小的手,璞玉一样的感觉,一晃已经6年。龙自己都已经不是当年的心境,而这个孩子,更加在霓虹生涯里变得全无天真。

凛在睡梦中,捏住龙的手,捏的那样紧,就像当初他鼓足勇气跑上去拉住那双手一样,他只是絮絮的念着:“龙,龙……不要离开我……”龙,像是生命中的一种神圣象征,若是能和龙一直一起的话,一定一定是可以开心的,每一天都不用担心没有快乐。在内心里,把龙与幸福的意义等同了。

*******************************************************
隼人疯了一样的在屋子里乱转,他不知为何就认定了刚才那通电话是与龙有关的,是龙打来的。他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来回踱步,看得人意乱心慌。

小美终于受不了了,站起来要往外走,隼人拦住她:“小美,你去哪里?”

“与其看你在这里发疯,不如出去找找看。”

“东京那么大,况且他们还不一定在东京,你去哪里找?”慎终于说话了。

“那也好过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吧。”小美压底了声音,显然她也觉得盲目去找是很愚蠢的事情。

隼人呆了一会,突然说:“对……总归好过在这里什么都不做。我要……我要去找龙……”说着去拉门,一拉开门,隼人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气喘吁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已经是话也说不顺畅。

“药店的老板……打电话……你不在……他给我地址,我就直接跑过来了。”

“你知道……龙在什么地方?

那孩子把手举到他面前,摊开的手心里,是一枚精致的龙纹纽扣。

***************************************************

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他感觉到自己握着龙的手,抬起头,看到龙四月高天一样清朗的神情。没来由的妒忌,这是个不会被挫败的人啊,跟我这没有姓氏的人不一样,他始终是天使,龙……是天使……

“龙,小光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

“小光回来的时候,龙也会离开的吧。”

“凛……”

“自始至终,我都是坏人,所以背叛我伤害我,也不会被责备的吧。”凛说这些话的语气,平静如常,龙却隐隐的觉得不安。

“为什么你们都不爱我呢?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龙……你告诉我为什么好吗?”

龙低下头,他不知道怎样回答这样的问题,他这一生有隼人便觉得已得到很多很多的爱,不敢奢求,而他不能爱凛,他亦不知道凛可以爱谁。

“龙……不吃药的话,是不是很难受啊?”

“……”

“龙……我一直一个人,也很难受啊……龙……我们真可怜。”凛说着,用黑色的布条蒙住了龙的眼睛,龙暗自忖量了一下,藏着仅有的一点力气。

“龙……不如跟我一起死吧,这样就可以一直跟龙一起,还可以看到爸爸妈妈,龙放心,我不会让龙觉得疼的。”

龙死死的抓住床边的栏杆,他想着要怎样的逃出去,隼人你看到我的纽扣了吗?隼人我还能不能见你,隼人你快一点,再快一点,隼人,我快要来不及了。

凛拿出注射器,里面是满满的镇定剂,他微笑的看着龙,用冰冷的针头擦过龙的皮肤,龙明显在颤抖。凛抚摩他手背上颤抖的皮肤,温柔的吻着

“龙,不要怕,我会一直在。”

龙捏紧了拳头,挣开凛握住自己手臂的手,挣扎着逃下床,扯下眼睛上的黑布条,往门的方向跑,虚弱的身体被那一瞬间的爆发给耗空了,龙疯了一样的用手砸着门锁,鲜血开始从手指缝里渗出来,龙脸上的只剩下凄楚的表情。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要到你身边,即使是死,也想要死在你的臂弯里。

龙紧紧的拉住凛的手,死死的盯住他的眼睛“凛……我不能和你一起死,……凛,拜托你,让我自由,让我去找隼人……”

冰冷的针头进入皮肤的时候,龙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他对凛求饶,他不甘愿放弃和隼人的幸福。他听不见凛疯了一样的细语,他也感觉不到皮肤破裂的痛楚,他唯一能感觉的,是内心那撕扯着的无奈和悲哀。

手,慢慢的垂落在樱桃木的地板上,惨白的颜色,凛把头靠在龙的胸口,听着他逐渐消失的心跳。慢慢的看着刀锋的尖锐割破自己腕上脆弱如纸的皮肤,鲜红的蔓延……

当隼人和慎好容易撞开这偏僻所在的木门,闻到迎面而来浓重的血腥味时,眼前看到的,就是这样红与白交织的诡异画面……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