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The color of the night
“疼吗?”和也轻手轻脚的帮仁上药,黄色的碘酒,擦在那俊美的脸上, 一点一点的,有点好笑。

仁很乖的摇头,时不时被蛰到,龇牙咧嘴。和也看着好玩,去捏他的鼻子,却反过来被他挠痒,咯咯的笑着,捉住他的双手。

“仁……你晚上住这里吗?”昴扔过来一条毛巾,罩在仁头上。

仁笨手笨脚的扯毛巾,扯到自己头发一团乱,和也宠溺的看着他,笑着帮他理头发。

“恩,这么晚了,回去不太好吧。”仁回答的理直气壮。

昴看看表,也才10点多而已,这小子用意也太明显了吧,借口都不会找。

“那你就睡沙发吧,我呆会帮你拿个枕头出来。”

“睡外面会着凉的吧……仁……要不要跟我睡。”和也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嘴角有好看的弧线。

昴笑了笑,笑的很干涩,现在还不是冬天吧,秋天也只是刚刚开始,着凉,果然都是牵强的小孩啊。

仁吃吃的笑着,把和也的手拉过来,很小心的握着。

外面有很浮躁的空气漂浮着,昴打开窗子抽烟,青色的烟有点被风吹回来,和也有点呛到,轻轻的咳嗽着,仁着急着去捂他的嘴,醉了一样的傻笑着,和也轻轻的反握住他的手。

“仁……你像我的宝贝一样……”

“恩?”

“是我捡到的宝贝。”


“你放开我……”内的声音很好听,凉如夜色。

“小内。”亮站起来,有点为难的拉住内的手臂。

“你总是这样……我却不可能一直装傻……亮……你真的在乎过我吗?”内美丽的脸在也色里看上去有点不真实,是亮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高兴的时候就宠我宠上天,不高兴的时候随便你说成什么都可以,哄我疼我,都是当我是小孩一样,甚至是可以当着我的面,赞扬所有你看到的漂亮男孩。是,仁是你的好朋友,龙也是你宠物,昴是你哥们儿,现在还有小龟……你不要跟我说你只是欣赏他的脸……亮……我并不比你小多少,这么多年来你认真的对待过我吗?认真的对待过我的感情吗?你当我是布娃娃一样,也许,还只是一个旧的布娃娃吧……”

内一下子说完这许多话,亮有些怔忪,他想要说一两句话来辩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内……”

“亮……我很喜欢你……但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内很真诚的这样说,然后用手指抚摩过亮的轮廓,他那鲜明的棱角,自己看了那么多年,却决定全数抛弃。

“小内……”亮皱着眉,很想说些什么来挽回……真的是很想说些什么啊。

内笑了笑,转头走了,“我会找地方住的,酒吧里有小龟在唱,我也会辞工的,小亮就当没有遇到过我吧。”声音越来越远,亮突然很想哭。

“仁说过,你会离开我的……”

内的脚步顿了一下。

“仁说过,你不会再卖我的帐……小内……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内低下头,狠心往前走。

“小内……是不是真的……再不回来了。”

你若说一句直接挽留的话,我说不定就心软了,可是亮那不是你,你那么骄傲,骄傲到你都看不到我灰暗的悲伤。我要离开你,才能做完整的人啊。

淳之介回家的时候,从外面看到自己房间里的灯亮着,心里咯噔一下,刚才那个人,为什么一听到田口和也,就像看到鬼一样。到底和也去了哪里,疑问渐渐笼罩着他,像阴冷的寒气。淳慢慢的走进客厅,在旋转楼梯口上坐下来。

我还是不够强大啊,淳之介坐在楼梯口上想, 我还是不能豁出去啊。淳把手笼到嘴边,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不行了吧,很想念很想念和也啊,怎么办,再看不到和也的话,就撑不下去了。

“淳,你在干什么?”

听到父亲的声音的时候,淳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站起来,在没有灯的楼梯口,他第一次感觉到父亲所给予他的强烈的恐惧感和压迫感,他小心的呼吸着,死死的盯着父亲的脸。

在微弱的光线下,父亲看上去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他缓缓的走近,仔细的看着淳的脸,看了很久,淳之介觉得这时间若再长一点,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淳,你刚刚看上去,很像你的母亲。”

母亲,那一直笑着的,温婉柔顺的女子,曾经在淳的眉间眼角涂抹上梅子的青色,母亲的手,在太阳穴的地方轻轻的按着,什么烦恼,什么忧愁都没有,恬淡的,温水一样。

淳低着头从父亲身边走过去了,他低声说:“您还记得母亲的样子吗?”

还记得那个女子怎样让哀愁的芬芳开满枝桠,然后枯萎,在沉重的上楼的脚步声中,虚度年华,还记得那尖头的高跟鞋怎样蒙上了厚厚的灰,母亲就待在楼上的房间里,不知寒暑,亦不知生死,之后,便去了天国。

淳把褪色的照片拿出来,贴在脸上,两张照片,一张是母亲,一张是和也,在左心房右心房,给予同样的温暖。


仁擦干头发走进房间的时候,和也已经钻进薄薄的被子里,睁着眼睛看着他。仁很甜的笑着,也钻进被子里。

两个人的头靠的很近,仁觉得和也呼出的气钻到他脖子里去,热热的,和也不好意思的把头埋下去,很久的安静,都不说话,也不关灯,就这样在那一圈小小的黄色光晕中,亲近着,靠拢着。和也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他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一直埋到仁看不到的地方。

仁很小心的问着:“和也不习惯跟人一起睡吗?”

和也抬头看他,轻轻点头。仁的脸色灰暗了一下,但瞬间又恢复了。继续轻轻的说:“那我还是去外面睡吧。”

和也摇头,把身体再靠他紧一点,有些话我不能说,我害怕身体的接触,我害怕别人无缘故的接近,可是我不想离开你。我像那长在暗处的植物,想要一点一点的接近阳光。

“和也我想抱你。”仁的声音软的像棉花糖。

和也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仁,我不知道我行不行,我是真的害怕,就从身体的最深处,在反抗着这样的事情。那些破碎的记忆,连接起来,像一条破破烂烂的绳子,勒在心上,肮脏而且难以驱除。仁……为什么你爱上我,爱上不洁净的我,而我又为什么,狠不下心来不让你爱。

仁的手臂很小心的围过来,围在那纤细的腰身上,隔着格子棉布睡衣,可是感觉到和也的温度,和也在轻轻的发抖。
“和也不要害怕,我说过以后我来照顾你的,让我抱着你,和你一起。”

忽然那记忆里最鲜明的东西闪现出来,呼啦啦吹过的风,风里奔跑着的少年,那衣角飘扬着,和视线能看到的最远方连接在一起。仁的笑,在一切喧嚣之上静止着,仁呼出的热气,在背后形成温暖的光圈。和也把手放在仁的手上,这样圈紧了自己,仁,那你千万不要放手啊。

静悄中,仁暗暗的高兴了,如此宁静的夜,把头靠在和也小小的背上,就这样睡到人事不知。和也,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来来去去。,没有人是可以笃定的在一起一辈子的,这样想着,不免有点丧气,亮坐到墙脚点烟,烟雾升腾,腾跃在脑海中的,是很平淡很平淡的回忆。是小时候拉着他的手过桥,脚踏着流过桥面的水时的,发出的扑拉扑拉的声音;
是夏日闪闪亮亮的萤火虫,飞到他鬓角时他小声的惊呼;

是第一次进到陌生的城市时他拉着自己的手,看着自己的眼睛,不停的喊着“ryo chan,你看……”

看我把事情搞成什么样子,有点懒散的笑了,亮看着青色的烟圈一个个的散了,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从眼眶中流出来,一时间收敛不住。很委屈的低头,然后很傲气的抬起来。我也许真的要离开你,然后走下一步路……

可是……为什么是你,先放开我的手……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