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Virtual Reality

锦户亮在吧台灌下他今天第十三杯酒的时候,龙也挨到他旁边坐下来。她仔细的对着玻璃吧台面梳头,抿着嘴角很优雅的笑,然后轻声轻气的跟吧台里面的和也说:“帮我调杯杜松子。”

亮斜过眼来狠狠的瞪他,他却完全没有反应的去理衣服上的流苏,亮无趣的转过头去,继续喝第十四杯。和也把酒递给龙也,浅浅的笑,龙也拿出手帕来擦手,忽然手帕被人抢过去。

龙也斜眼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自顾自拿出另一块手帕。

“你干吗坐过来又不说话 ?”亮终于开口,却因为嗓子很哑而显得没有什么气势。

“我坐过来是喝酒的啊。”龙也很无辜的看着他。

亮想了想也对,人家就算是被虐狂也不可能主动送过来被你说吧,况且自己现在看上去绝对不像善类。

“亮……你找到小内了吗?”龙也是很天然的孩子,但是这并不表示他看不出来亮的不正常,毕竟亮已经不正常到某种程度了。

“找到又弄丢了。”亮苦笑着,继续灌酒。

“哦,那再去找啊。”龙也很认真的说。

亮怔了一下,突然很高兴的去摸龙也的头。“没想到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啊。”

和也在柜台后开始咳嗽,龙也红着脸木在那里,亮不在乎的笑笑,把剩下的酒喝完。

“锦户,我以后一定不要成为你这样的人。”龙也被耍有点生气。

“那你想成为什么啊?算了……妖精是吧,你继续努力吧……”

龙也不再说话,黑着脸理头发。

亮把杯子放在手里玩,玩了一会,自己觉得无趣,起身想走。

“你想要找内吗?”龙也突然说。

“要找的话……恐怕很难吧。”亮没有回头,虽然刚才那个爱哭鬼的那句话让他清醒了一下,但是他连小内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况且昨天没有开口去留他,现在用什么理由去找他。一向都口齿毒辣的亮,总是很难用柔软的语言去打动人的吧。

“我可以帮你啊……”

亮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龙也。

“虽然你说话不太好听,但是……你一直这个样子……我们没有办法表演。”那表情诚恳的根本不容怀疑。

亮笑了笑,“找到又怎么样……找到了,也还是会丢的。”

龙也不再理会他,回过头去喝他的杜松子。

和也收拾完酒过来擦吧台,很小心的问:“小上喜欢亮吗?”

“乱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他。”

“那为什么对他那么好,他明明经常损你啊。”

“我是善良的人啊……”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无辜的让人汗颜。

和也也不再说话,把喝过的酒瓶收到后面去,龙也拿出手机开始认真的按。本来平静的时间,这样滑过去。和也看着龙也微微低下的头,可以这样没有欲望的喜欢一个人,龙也是个好孩子呢。

正这样想着,突然看到门口有个熟悉的影子,手里的杯子一时没拿住,掉在地上,碎成几块。慌忙的低下头去捡,那个人却径直走进吧台来帮着他收拾。龙也抬起头看到他,很奇怪的问:“p,你怎么来了。仁不到晚上是不会来的。”
被问的人只是温柔的笑着,“他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我在想他是不是呆在这里了。”

龙也犹豫着眨眨眼,看看山下,又看看低头忙活的和也,收敛了任何表情,一言不发的走到酒吧的角落里,那里还蜷着睡着的亮太。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山下低下身去帮和也一起捡碎片。

“哦……不小心滑了一下。”和也清理好碎片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山下身上有寒冷的感觉。

“小心一点,弄伤了手有人会心疼的。”

和也抬起头看着山下,他知道自己若一直低着头,便会被看轻了一样。

“p……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山下继续微笑,和也停了一下继续说。

“仁昨天晚上在外面打架了,昴叫他去他那儿上药,后来太晚了,就没有回家。”

“打架的事情和你有关吗?”

“没有……”

“你确定没有?”

“为什么这样问。”

“你跟他们说……你是龟梨和也是吗?你为什么不说,你其实是姓田口的。”

和也呆住了,他一直藏得很深的过去,突兀的被揭开来摊在眼前,而且对面的人带着恨意的看他。突然提醒了他,他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和历史。是的,他永远是龟梨和也,但是他在姓田口的人的荫蔽下,过了整整5年,5年是足以把白染成黑,把黑漂成白的,和也不想否认自己和田口的关系,只是,总是害怕的,仁……会离开吗?

“我希望你离开仁。”山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出这句话。

和也摇头,摇的很用力,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得到,怎么就能这样放开。

“我本来认了,仁是你的,但是你姓田口,那就不行,我有责任保护那个baga,不能让他和这么危险的家族有关系。”山下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胸口很激烈的起伏着。

和也开始是死命的摇头的,后来就不知怎么是好的怔在那里。突然脸上就有了坚毅的颜色,是田口的话,就不行,可是我已经离开那里了啊。

“你知道吗?仁和我最好的朋友,就是被田口害死的。他是最无辜的,不过无意闯进他们的火并的地方,其实他那时只是个小孩,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田口亲手开枪打死了他,一共三枪,都是要害部位。那是我和仁唯一的朋友,看到他尸体之后我们一直都很害怕,害怕哪一天也死于非命。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我知道,请你离开仁,不要伤害他。”
原来仁去看的那个孩子……不是病死的吗?

和也觉得有点恍惚,他安静的看着山下,他知道眼前的人和自己一样是不希望仁受到任何伤害的。他觉得身体里面的疼痛被催生了,那些肮脏的,血腥的记忆,都潮水一样的涌进脑海。想必任何事情,都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田口先生的狠毒,他是知道的,他经常看到那些黑衣的随从,无声无息的结束别人的生命。若是这样的话,仁……的确是危险的啊。

可是,不想离开仁,怎么办……不想放开这温暖的手,不想一个人被风吹着。

山下看出和也的犹豫,他拉住和也的手,紧紧的捏住,捏的和也很疼。

“你知道吗?死去的那个孩子是我最爱的人 ,比仁都爱,可是你们杀了他,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啊……可是……跟你没关系不是吗?仁也和这样的事情没有关系……他应该是最无忧无虑的,他要平安快乐,你可以给吗?”

和也睁大了眼睛,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我能给的,只有最不值钱的爱而已。”

山下的手慢慢松开了,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孩,明明是单薄的不行的身体,为什么给人如此强大的震撼和压迫感……

山下回到家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和也最后的笑脸,干净清透,天真的白纸一样,那懵懂的眼神,似乎在嘲笑自己的复杂和善妒。山下无奈的笑了一下,若是连嫉妒都不能,我还能怎么样,我十几年的等待,不如你惊艳的一场台风。
下了计程车,意外的看到不想看到的人,淳之介站在巷口四处张望着,不小心看到他,温和的对他笑。山下想装做没有看见走过去了,却一把被淳拉住。

“对不起……你知道和也在哪里是吧?”

“我不知道。”

“哦……因为上次你形容的很像,我以为你知道的。”

“你再不放开我我叫警察。”

“警察吗?”淳突然绽放出很灿烂的笑容,笑的山下有点毛骨悚然。“警察好象……从来不怎么管我呢?”

山下抽出自己的胳膊,径直往前走,该死,脑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笑脸,笑的人心里发毛,田口家果然是劫数。

仁冲进酒吧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很黑了,大家都靠在沙发上喝酒,没有人理会他。

他跑到吧台张望了一下,又扫了一下颇空的酒吧,然后转头问:“和也呢?没有来吗?”

没有回答。

仁有点着急,抓住昴的肩膀狂晃“和也呢?和也呢?”

“他……回家收拾东西去了。”

“收拾东西……他要走吗?”

“我留过了。”昴看上去也很不痛快,面前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眼睛都陷了下去。

“仁”龙也抬起头,顿了一会才说“今天p来过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