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 finale

你皮肤的纹理蔓延到我的手上,我们是不可能的可能,在夜里闪光,在风里吟唱。让我坐在你车的后座,让我和你一起徜徉,顺着风来的方向……

****************************************************************************
清爽的像爆米花一样的天气,在长长的街道的一头。

隼人说:“龙,上来我载你。”

然后龙轻轻巧巧的跳上他的后座,栗色的头发开始在风里飞扬起来,刘海在眼睛旁轻拂。

隼人幸福的笑着,在那弯曲的小街里穿行着,龙的手环在他的腰间,安静的把头靠在他背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隼人开始唱一首幼稚的儿歌,然后自己吃吃的笑了,一边笑一边说:“龙……不要睡着了啊,起来了啊。”

龙……不要睡着了啊,起来了啊。

隼人感觉到龙的手,慢慢抚上自己的眼睛,露出苍白甜美的微笑,隼人捉住他的手,在他手心呵着气,然后看他呵呵的笑起来。

龙闭上眼,睫毛垂下来,像合上的蝴蝶翅膀,安静而满足。在午后恬淡的阳光下,把头靠在隼人的肩膀上。

隼人把一只耳机摘下来,放到龙的耳边。“龙,听我唱歌。”

龙……听我唱歌。

龙转过头,深深的看着隼人,把他望进眼睛里去。然后潇洒的转身,白色的T恤外面,黑银的校服,裹住那瘦小的身躯。

他把那粒纽扣放在隼人的掌心,然后戴上隼人给的尾戒,隼人很开心的在笑,却在下一刻一把拉住龙的袖子“龙……你不要走。”

龙……你不要走……

******************************************************

慎趴在桌子的一边看凛,凛在白色的纸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太阳,涂的太红了,有点晃眼。慎笑着把笔接过来,在下面画了草地,房子和小人。

回过头看到小美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外面的草地上,于是走出去。

“真的不记得了吗?”

“真的假的,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最纯净不过。”

“他的伤口痊愈了吗?”

“还好吧,有很长的疤。”

“这也是记得一件事的证明吧……”小美叹口气

“他知道我是他妈妈吗?”陌生女人急切的问

“知道了没有什么好处吧……他早不是给点温暖就忘却一切冷淡的年龄。”慎抬起头,看着太阳,这太阳,的确是很晃眼的呢。

“我害了他,也害了龙……”女人开始啜泣。

慎没有去安慰她,也许真的要认为都是自己的过错,她才能觉得舒服吧,只是这过错,已经早没有讨论,争辩与责怪的必要。

小美抚了抚女人的后背:“你能做的也不多……”

“慎……你不回加拿大了吗?”

“不回去了,我陪他。”慎回过头去看那玻璃窗后的人,其实不过是16,7岁的孩子,笑起来还是可以直接的打动人心,就像自己当年看到的一样。

凛和他的目光稍稍一触,低下头去,用橡皮使劲的擦着那个过分鲜红的太阳,淡一点,再淡一点,这让人心惊的血的颜色,这些我应该抛弃的记忆。这些不是特别愉快的事情。

我放你自由,让你做高天云彩,我,就做这个脏兮兮的太阳……

****************************************************
隼人看着最后的一件东西搬上车,对卡车司机做了一个“拜托了”的手势,然后回到空荡的房子里,站在中间,无所适从。

清凉是从背后袭来的,他知道一双怎样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他仔细的摩挲那只手,然后紧紧的捏住。

“身体还没好,怎么不在家多休息,你爸肯放你出来?”

背后是沉默,只听到那动人的呼吸声,随年月更加动人。

“龙……我吓死了……我怕我再没办法跟你一起……”隼人的声音低下来,带着隐隐的哭腔

“隼人……”

“恩?”

“我想你。怕再不来找不到你。”龙的声音沙哑着,从身后传来,隼人的眼泪瞬间滑落。

转身,很紧的拥抱,把那个栗色的小脑袋,把那因虚弱而更加纤细的腰肢,把那带着水气的眼睛,那淡色的唇,那沙沙的细细的声音,一起收到怀里来,在空荡的房间里,只是这样的拥抱着……

龙……多好,你还在我身边呢。

傻瓜……我一直在。

隼人偷偷的握龙的手,把精致的小圆环套在那久违的小指上,这是个偷偷的束缚,以后一定不会弄丢你,不会让你危险,不会让你伤心……

龙踮起脚吻隼人的唇,没有情欲的,干净而天真的吻,有动听的春天一样的声音。

隼人拍拍机车的后座,“龙,上来,我载你去新家。”

龙仰起头,风把刘海吹起来,一张纯净的孩童的脸。

隼人的发尾那样卷卷的被风吹起来,和龙的头发纠缠在一起,平静的听着风擦过衣服的声音,飒飒的,干爽的,扬起在高高的天上。

远处教堂里的钟声响了,所有的树叶都在头顶上发出簌簌的声音,几只惊起的鸽子,扑扇着翅膀从一个房屋的尖顶飞到另一个房屋的尖顶上去……

遥遥的传来了熟悉的童谣,隼人跟着大声的唱起来,龙打着他的后背,温柔的笑,然后那些快乐的影子,隐没在起风的黄昏,路边被踢起的小石子,一下两下,三下,滚到草从里。

我们是幸福的吗?

我们是最幸福的……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