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4.

空荡的医院走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丸子循声望过去,P的身影从尽头透明的蓝光里显现出来,有点诡异,很快的跑过来,喘得很厉害,丸子示意他坐下慢慢说,注意到他的皮肤非常干燥,黑眼圈也很重,像是很疲倦的样子。

P刚坐下,抬眼看到急救部的玻璃窗,马上就扑过去,像是想要穿透玻璃进去一样,丸子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一向温和平静到让人觉得迷糊的男子,脊背在明显的颤抖,丸子知道那里面的景象是他所不能承受的,那么苍白脆弱的和也,只是看到,就有让人心碎的力量。

走过去拍拍P的肩,力道不知道足不足够让他镇静下来,现在他们之间能说些什么呢?安慰自己都缺乏信心,又怎么去安慰别人。而和也需要的,并不是他们的眼泪和心疼,和也要的那双手的手心,有他们同样无法破译的曲线密码。
“仁呢?你没有找到他吗?”丸子把P拉回等待的座椅上,轻声的问他。

“我找不到他……他的电话留言……”P的声音听上去很脆弱。

“好了,我也听到了……到底是怎么了,你们……你们看上去很不对劲。”丸子一向是知道分寸的人,但是若是不问清楚,恐怕无法安心离开。

“没什么,一群自以为是的笨蛋……玩互相伤害的游戏。”P从口袋里掏出刚在车站买的烟,在手指间玩弄了几下,刚想点着。

“医院里不要抽烟……”丸子把他的烟接过来,从他口袋里拿出烟盒,把烟放回去,仔细看了一下,是很浓烈的一种烟,P这样爱干净的人,若不是为了什么事,怎么会如此放纵自己。而一向宠爱和也宠爱到霸道的仁,为什么又会突然决绝的说那样的话。这三个人的故事,在旁人看了,完全无法介入,而他又怎么能看着自己所珍视的人,在这样的故事里沉默着被伤害,和也虚弱的笑容,也许将是他一生想起来都会心悸的画面。

“你告诉仁了吗?”丸子猜测着事实的原委。

“没有。”

“那么,你已经不能为了和也隐瞒下去了吗?还是,你想自己来照顾和也。”丸子的声音没有任何压迫的感觉,一直是温和厚实的,但是P听来,却像是一场拷问。他突然认清了自己的心里,正是因为他知道而仁不知道,使他觉得自己更有照顾和也的资格,其实,不过是虚妄的欲望而已,对于和也来说,只有仁,只有仁不可以伤心,只有仁不能被伤害,他始终用他脆弱身体和坚强的心爱着的,只有仁而已。

“只有仁可以……”丸子突然说。P转过头看着他。“有些事,只有仁可以,你不行,我也不行。这不是谁更在乎谁,而是谁非谁不可,P,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傻事。”

P看着丸子认真的样子,缓缓地往后面靠去,身体触到墙壁的那一刻,荒唐而肆虐的野火,无声平息,宁静……似乎只有宁静下来,才能在现在这个时候,给予和也一些有用的支持,和也不过是个孩子,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瓜分抢夺他纯真的感情。

就在丸子会心的看着P逐渐温柔平静下来的眼神的时候,那抹凄艳的红光熄灭了,他们一起站起来,看着急救台上的和也,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沉睡着,心里的紧张已经到了极限,简直不敢听医生的宣判。直到听到医生说危险暂时过去的时候,紧绷的神经才瞬间松弛。

“我们现在把病人转到特护病房,待会会注射镇定剂,所以有什么事情的话,现在可以进去跟病人说,但是,病人心脏非常脆弱,不要刺激他。完了之后,请到我办公室来,关于病情和治疗方法,想跟你们交待一下。”

从医生脸上看不出任何征兆和可能,两个人也没有心思再去猜测什么,明明是急切得不得了的跑到病房前,却在开门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停下来。手在门把上不敢动,就好象一点轻微的响动都会吓到里面的人。

丸子看着P犹豫不决的样子,只好自己推门进去,和也似乎听到了声响,转过头来看着门口的两个人,P看见和也眼里有一点期待的光迅速的熄灭了,以为平息的难过又一下子涌上来。定了定神,还是勉强了一个笑容走过去。

“小龟,疼不疼?”轻轻抚摸他手上细密的针孔,明知道最疼的不是这里。

“不疼……扎针哪里疼。”和也的脸色还是不好,病态的苍白,还有点蜡黄,嘴唇上也没有什么血色,丸子走过去帮他掖了掖被角,什么也不说的,看着他床头放着的病历。

“丸子……”听到和也叫他,丸子也不敢抬头,他知道和也要问什么,他也没有办法回答。

和也皱皱眉,声音大了一点,“丸子……你找到仁了吗?”

“我……找到了。”丸子知道自己很不会说谎,一说假话,脸上都是写着的惭愧,所以还是不敢抬头。

“是吗?”和也的声音多了欣喜,这欣喜扎得P心里生疼。“他没来吗?”

“他现在,不在东京,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他就来了。”丸子想像哄小孩一样的,轻轻按和也的肩膀,和也刚刚松开的眉头,又蹙起来……

“丸子,你在骗我……”丸子抬起头,看着和也的脸,那么有生气的脸,现在轻薄的一张纸一样,原来灵气的眼睛,现在似乎被一层雾蒙着,却依然能够感到他执着而坚定的目光,刀一样的割在脸上。

“P……”和也低下头,缓缓说着,“电话借我一下,我的电话丢家里了。”

P没有拒绝,他知道,就算他现在不给和也,和也自己也会想办法打给仁的,与其让他晚上自己拖着生病的身体去走廊上打电话,还不如自己作一次坏人,而且他不能预料,和也听到仁那样的留言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和也拿过电话,刚准备拨号,护士走进来,准备给和也打镇定剂,丸子想要把电话接过来,“和也,先休息,醒了再给仁打吧。”和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丸子看,丸子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可以让我打完这个电话吗?”虽然是询问,可是谁都听得出这语气里的坚持。

护士微笑点头,和也很快的拨了仁的电话,然后P觉得自己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长的5秒钟,他看着和也的脸没有任何变化的,听着电话那边的声响,P下意识把手放在和也背后,微微的支撑住他。只是5秒钟,和也挂了电话,轻轻的咬了一下下唇,然后把电话还给P,P觉得他脸色更加苍白,不过,也可能是错觉。

“好了,可以注射了。”从丸子这里看过去,只看到和也的小半侧脸,在医院肃穆的白色之上,他觉得和也慢慢的浮起来,眉毛,眼睛,嘴唇,都像是飘忽的,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照顾他一辈子。

注射完毕后,P温柔拨开和也的前发,“和也,我和丸子去一下医生那里,你好好休息,我待会来陪你。”

“P……”和也拉住P的衣袖。“没太大事的话,就带我回家,我不能住院。还有,拜托你,帮我找仁。”

P没有点头,他只是用眼神安慰着和也,当一切破碎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只想和也好好的,所以和也的任何要求,他都会答应。但是,这个小孩,却只知道伤害自己来成全别人。

“我会帮你找仁的。”只有这个承诺,我可以给你,如果他因为我一时岔念的自私而离开你,那么,他又怎么还有能力陪你走得更远。

“丸子……你要走了吗?”已经走到门口的丸子听到这句话,惊讶的回头。

“你要移民的事情,我听见班里人说了。”镇定剂开始有效用,和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丸子有一种他会很快消失的感觉,折回到他床边握住他的手,把耳朵凑到他旁边,想要更清楚的听到他的话。

“虽然丸子以为,我会怪你……可是……我真的一点都不怪你,你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我知道,谢谢你。到了澳洲后,要给我写信,我有礼物寄去你家了,你明天上飞机前,应该可以看到。”越来越微弱的声音,丸子的手紧紧握紧,明明不是永诀,为什么还是感受到了离别的巨大悲伤,可是不能哭,要一直对和也笑才行,这样想着,却没有办法向往常一样对他笑出来。

“以后……我会自己走下去,仁也好,身体也好,什么都好……都会努力的……”和也的眼睛慢慢的闭上,P轻轻的抚摩他的头发,他嘴角有一抹隐约的笑,因为隐约而显得脆弱,因为脆弱而更觉隐约。

出门的时候,P很快的拨了仁的电话,他必须知道和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让自己在药物催眠下睡去。在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时,P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那家伙的电话没电了,幸好,和也没有听到那通留言。

“要怎么找仁呢?”丸子突然问。

“他故意避开我们,我们刻意是找不到他的,那个胆小鬼……”P还是很生气,虽然他也觉得自己没有生气的立场。“你要移民了吗?”

“恩,我爸妈要移民去澳洲。”丸子说着,有些不安的回头。

“那你就留我一个人收拾啊。”P苦笑着,看着天花板叹气。

“小子,是你的话,基本我是放心的。”丸子故意装得很成熟的语气说着,惹的P绷了好久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颜。
“就是要这样,一直对和也笑,和也,不想别人因为他难过。”丸子很认真的说,P也很认真的在听。

P笑笑着看窗子外面,阳光被玻璃挡在外面,一格格流转着,仿佛命运的玄妙。

“病人的病情已经耽误了很久,虽然一直有服用药物,但是那所能起到的作用是很小的。我希望病人住院治疗,如果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也许还有希望,否则,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的延长他的生命。”戴眼睛的医生非常冷静,P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墙上悬挂的一幅幅黑白X光片,他不知道这些图象到底说明了什么,为什么他们就能如此轻易的宣判和也的生死,而这些包裹在和也那具小小身体里的病痛,到底是怎样的在折磨着和也。

不能细想,一旦细想,是深入骨髓的疼,所谓心疼,是真的疼,从每一个关节的地方,渗出凉意来……

仁,你这个混蛋,你在哪里……

和也,不住院不动手术的话,我要怎样才能救你……

我应该怎么办?为什么会是这样?和也,仁,你们说,我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医院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无数的声音在P的脑子里回旋,他很想躲到什么地方去大叫几声,但是却只能沉重的呼吸着,在这没有尽头的黑暗里,不断的往前走……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