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
和也忐忑不安的打开门,平常不会去注意的声响在寂静里被夸张的放大了。和也放轻了脚步,打开客厅的灯,仁不在,空气里残留着和也熟悉的CK的味道,因为久了,并不那么浓郁,仁应该是离开了好一阵子了。

本来是想回来跟仁说清楚的,甚至是做好了被仁误会的准备,在回程的新干线上,把要说的话,一遍遍的在心里念出来。告诉仁自己得了怎样的病,拉仁的手跟他说自己不想再一个人下去,然后,脑海里浮现仁有些无奈却仍然宠溺的笑容。可是仁不在,就突然空了下来,那些预想里的眼泪,笑颜,一下子变的很苍白。和也在沙发上坐下来,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支柱,疲惫得根本不想再动一下。

迷迷糊糊的,头疼的厉害,和也舔着有些干渴的嘴唇,蜷在沙发上仁的大衣里,仁的气味,在身边萦绕着,似乎没有意识的,看着墙上古早的钟,一圈一圈的走到凌晨的时分。晨光慢慢的在屋里扫过的时候,和也觉得等待将是没有尽期的,似乎有一千一万个纠结,把自己束缚住,但是更加可怕的是,他开始害怕失去这束缚。电话响的时候,和也已经没有了什么惊喜,他只是平静的拿起来,然后轻轻的问:

“仁,是你吗?”

电话那边很嘈杂,仁的声音有点不太听得清楚,和也有些着急。

“仁,你在哪里?”

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像是在梦里一样,和也听见仁说:“和也,现在的海很好看。”

海?难道仁现在,在海边,仔细听来,那边的嘈杂似乎是带着海的味道。和也有些慌,莫名的心慌,昨晚海边的变故,P那悲伤的脸,压迫着脑部的神经,为什么仁也在海边呢?为什么仁还不回来。

“仁……你快点回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再像这样对彼此依恋,仁,我要帮你,我要你也帮我,在一切毁灭之前,我还想把手放在你的手心里,让我们的灵魂在手心,纠缠的久一些。

“和也,我不会回去了……”仁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气息有些不稳。

心口的撞击一下子加快了,和也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他捂住胸口,用力的呼吸,不会回来了,是什么意思,留下这一屋深深浅浅眷恋给我吗?仁,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和也,我们分手吧。”仁觉得身体里最后的力量也被抽干了,说这句话用了他一生里最后的勇气,像是沉没到最深的海洋里,听不见,看不见,呼吸也停止了,像一切将要消失在世界上的弱小生物,任眼泪沾染的满心满手,却也听不见电话那边急促到不正常的呼吸。

“和也,和也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了……”无助的站在海边,仁在心里这样说着,我给了自己一晚上的时间,可是,在时间的流逝中,绝望漫无边际,和也越来越远,终于到了自己不能触碰的距离。在那张不大的床上,和也转过身去,蜷在床沿的背影。和也的头缓缓的靠在P肩上,栗色头发些微动着的弧度。和也的手被拉在丸子手里,他们的步子,踩着自己一地曾经天真的纯爱幻想。一点一点消逝的,其实是自己的信任和和也所给予的安心,和也不再愿意只做自己的和也了,即使明知道和也不是故意,自己也不是成心,但是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是真的,回不去了。

手指像是要插到心口里去,试图想去挽回什么,却只是抓的自己疼痛难忍。死亡,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摆在自己面前,和也扶住沙发的把手,心脏的收缩,让他脸色青白,冷汗从额头上不停的渗出来,滴落下来,迷蒙了眼睛。不行,要去告诉仁,要去把仁找回来。和也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心口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去摸口袋里的药,却发现那个小瓶子不在那里,到底是丢在哪里,一点印象也没有。

丸子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和也挣扎着扶住门把手,无力地倒下去,丸子吓得连忙过去抱起和也,那张熟悉的脸已经是惨白,眼睛快要睁不开,却仍然对自己笑着,笑容虚弱的浮在那一层苍白的面纱上,像是随时会永远消失。丸子已经失去了说些什么问些什么的能力,他抱起和也发疯一样地往楼下跑,不过是5层楼而已,却觉得怎么也跑不完,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和也在慢慢冷却,在慢慢僵硬,在他的怀里,永远的沉睡下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这快要失去控制的所有,要快一点停止下来。

在被丸子催促的快要抓狂的出租车上,和也喘息着睁开眼睛,没有什么力道的拉拉丸子的衣角,努力的扬起嘴角。“丸子……别着急……我已经没事了……”丸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温柔的把和也抱紧了一些,让他的头,能够舒服的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和也听着丸子的心跳,那么明晰,那么平稳,是拥有善良纯真的心的人,才会有这么好听的心跳声吧,如果是他,应该可以依靠一下也没有关系的吧。

“丸子……帮我……把仁找回来……”抓住丸子衣角的手紧了紧,又松开,心口压迫的痛苦让他的手松开,让他的意识涣散,让他的魂魄,游离出来,在现在仅有的温暖里,若即若离,徘徊不去。

孤单是一直存在的,只能忽视不能躲避,当丸子看到和也被放上白色的担架床,看到氧气罩强硬的覆盖在那张小小的脸上,看到银色针头,试探着插进他细细的手臂,有鲜红的血回流了一下,又被透明液体压回去。丸子看着这一切,他试图去抓住和也的手,让和也觉得好过一点,但是和也仍然孤单,无法陪伴,无法接近,自始至终丸子都很清楚,只有一个人,能够让这孤单却步,但是那个人,不在这里……

急救室的红灯亮了起来,凄凉的红色在昏暗的走廊,划出一条血色的虹,丸子突然很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或者是,去外面跑到筋疲力尽。只要能够没有力气再想下去,没有力气再愤怒,担心,失落和寂寞,只要,还能够平静而安稳的,在和也身边照顾他就好。可是,他却不能,如果他还能够哭泣,那么,里面那个与命运抗争的人,怎么办?本来还想潇洒一点的,说走就走了,但是现在这样,又能怎么办?

“P,你在哪里?”丸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

“我……还在赶回东京……”P很疲倦,那些烟花似乎燃尽了他的所有激情,现在他觉得自己像是只有躯壳一样。

“我联系不到仁,你帮我找一下他,让他赶快到北辰医院急救部来,还有你回来后,也快点赶过来吧。”

“什么?”P突然很大声音喊着。“急救部?难道和也他?”

“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今天本来想去找他说件事情,结果看到他倒在门口,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P你冷静一点,先找到仁,和也他很想见仁,要快一点……”

P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挂上电话的,他有些茫然,仿佛周围的人一下子都变的无比模糊,整个列车在剧烈的摇晃。几秒后他发现,其实是自己在抑制不住地在颤抖,捂住嘴很怕自己会尖叫出来,有一种强大到无法抗拒的恐惧,在心里逐渐扩大。

刚才丸子说什么,和也在急救,要找到仁,对……找仁,要快一点,,颤抖的手指按到电话簿,却怎么也找不到平时那个熟悉的名字,P急的一头汗,不停的自我暗示着,镇静一点,镇静一点……等心跳渐渐平静一点后,P深深的呼吸,然后拨通仁的电话。

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电话那一边,马上出现那个孩子气的声音,却被一直盘旋的嘟嘟声,带入越来越深的内疚和绝望……电话转入留言状态,P被电话里仁的声音吓住了,他是那么冷漠而决绝的说:“和也,不用再打给我了,我不会再见你了……“原来毁灭是一件如此容易而快速的事情。

丸子隔着玻璃,看到急救室里忙碌的景象,和也躺在那里,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甚至都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丸子似乎能听见和也在说话,和也细细的声音,撒娇一样的跟自己说:“丸子,你帮我去找仁吧。“就像以前说着“丸子,不要告诉仁……”“丸子,帮我请假。”“丸子,替我找个工作吧”。那声音软软的触到了心上又弹起来,在心里来回翻跃。

海浪接连不断的涌上沙滩,曾经有的贝壳,有的还在,有的被重新卷入惊涛,天很阴沉,有下雨的征兆。空无一人的海滩,有隐隐哭泣的声音,和着海鸥凄厉的叫声,盘旋在低低的云层之下。烟花的残骸,被风吹起,无依的流落在各处,不复见往日繁华。在离他们不远的海滩的另一边,有一只银色的手机,半截埋在沙里,似乎是被抛弃了一样,一声声惨烈的响着,单调而悲凉的乐曲。有时间有生命,从这海滩路过……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