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

当日头渐渐沉坠到山边,当金色的光辉慢慢的铺满绿色的草地,闪耀着莫名兴奋的七彩。和也接住光一投过来的高球,逆着光温柔的笑,P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这样的景象,和也白皙的皮肤上,是夕阳梦幻的影子,在空旷的场地上,和也的眼睛看着未知名的远方,里面装载着无限的期望和快乐,和也白色的衣襟在渐近夜晚的徐徐风中,像一只幼小的蝴蝶。P觉得那点白色,在他的眼睛,幻化成一双翅膀,在蓝天下缓缓张开。

“今天打的太尽兴了,下次再一起打球吧。”光一收拾着自己的球棒,看着和也问。

和也只是微微笑着,不置可否,如果妄自答应下来,恐怕这个认真到极点的人马上就要跟自己定下下次的日期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承受长时间的运动了。

光一好象是明白了一样,“没关系”的拍和也的肩,作了再见的手势。takki和翼坐在不远的一处高地上,似乎说着什么好玩的事情,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P过来帮和也收拾球具,和也拿出电话来,在手里摆弄一阵,终于还是塞回口袋里。P偷偷的瞟过去一眼,正与和也望过来的目光相接,彼此都连忙躲开。和也觉得奇怪,以前,他从不需要避开P的目光,突然乱起来,乱到恨不得马上追问,马上弄清,马上解开,却终于还是沉默。

“小龟,待会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吗?”P终于开口,似乎是鼓了很大的勇气。

“诶?”和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近来P的举动似乎都有些奇怪。

“答应我啊……就一次。”就任性一次吧,明知道你最扛不住的,并不是我的任性。却仍然不甘心,甚至连开始都没有开始过。

和也看着P的眼睛,P的眼睛很好看,里面总像是流淌着温暖的泉, 一直一直的,在自己干渴到快要窒息的时候,适时滋润那灼热而龟裂的心田。不用担心P会消失,因为他一直在那里,即使是背过身去,也能感受到那目光,始终不变的注视着。

“恩,我先……给仁打个电话。”和也拿出电话,拨通家里的电话,是焦躁的忙音,然后又拨仁的手机,又是急切的忙音,和也有些纳闷的看着手机屏幕发呆,突然 屏幕一黑,和也突然醒悟过来,今天出来没有带电板。这样,不是等于失去联系了吗,抬起头,P依然殷切的看着自己。

“哦,仁大概在忙,P你想带我去哪里?”`

P连球具也不顾,把站在那里有些无措的龟拉过来,拉到他的怀里来,只是短暂的停留,几乎不算拥抱的拥抱,和也目瞪口呆的看着P快要哭的表情,把手放在他脸颊上,P的脸上很烫,差点灼伤和也脆弱的手心。P紧紧拉住和也的手,不说一句话,也不给和也说话的机会。只是拉着他,沿着堤坝很快的走。

心里很害怕,怕自己下一刻,就没有这样的勇气,也怕下一刻,那个固执的和也出现,让自己难以解释这一切。我带你去千叶,我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我想用我仅有无用的温柔,把你紧紧的包裹起来。

仁看着海边的太阳,慢慢的掉落到海里,把一整片的潋滟波光,染成一种凄美的红色。他似乎想象着那空荡荡的屋子里,反复的回荡着单调的铃声,而只有黑暗的影子,静静的把一切覆盖起来。海潮慢慢的退下去,又慢慢涌上来,起落间仿佛低语。仁又一次按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仿佛嘲笑一样的声音,回旋着,和潮水的节奏合在一起。仁看着天边紫色的霞光,突然觉得非常的难过,明明是最亲近的人,为什么此刻感觉如此遥远呢?

好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和也的侧脸,蒙着一层绮丽的紫色霞光,在他的周围,有花朵无声的开放着,仁捡起身边的鹅卵石,随意的向远方投掷出去,企图打破眼前的的海市,沉溺在回忆只会让天真变成一抹混合后不分明的色彩,混沌到不知道天真到底是好是坏。和也,为什么不回家呢,为什么关机呢,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

一直到坐上新干线,和也仍然不知道P到底要带他去哪里,没电的手机攥在手里,都有些发热。似乎这样,能够感应出仁有没有在找自己,有没有着急。另一只手被P紧紧的捏住,P的手心有很多汗,在手与手连接的间隙里,粘腻中一种未知的关系在逐渐酝酿,而另一种关系正在慢慢解体。

P捏紧和也的手,到现在甚至他也忘了他最初的目的是什么,想保护,想照顾,或者说的难听一点,想占有,想抢夺。为什么不可以呢,若是论爱你,我不输给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仁,我甚至,可以爱的更深切。可是看到和也咬紧下唇把脸埋下去,为什么又觉得理由也不是那么充分,反而像是做错了事情。

车靠站的时候,P拉着和也跑起来,像以前一样,在凉爽的夜风里,轻快的跑着。和也已经知道了这里是哪里,聪明如他,也已经知道P心里所想,只是,此刻心里有一个牵扯着时时隐痛的地方,让他想不了那么多也不能想,即将到达的墨色的海,和也听到海的声音,就像在讲述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故事。

P送开和也的手,两个人都大口的喘着气,和也看着P,在黑暗中格外清楚的眼睛,想找寻出一点可以继续下去假装若无其事的可能,可是没有,和也清楚的看到了欲望,一种干净的欲望,无关身体纠缠,却关乎灵魂的蜕变。

突然想起那时雨天,留在屋里,三个人趴在窗上看雨,像三张手绢儿黏着玻璃,有时随风而动,有时静谧无声。清淡的香水味道伴着绵绵雨声,教人昏昏欲睡。如果那时,能一起睡过去,一直不醒来,然后生存在彼此的梦里。

“P,你醒醒啊……”和也忍住心口的疼痛,嘶哑着对P喊,声音被海浪声掩盖,有些隐约。

P在咫尺却是看不大清楚,他欲说还休的言语,在风里盘旋激荡。他拿下一直背在背上的大包,从里面拿出一把烟火来,
“和也,我们听海浪,我们来放烟花好不好……”恳求的语气,仿佛一切就真的与这场未开始的烟火盛会息息相关,仿佛只要那瞬间凋谢的花朵出现,一切就可以完全改变。

和也悲伤的看着P的脸,有些透明有些不真实的脸,绝望而真诚的,从和也的记忆里突兀而出。“不行的P,我要回去了,不行的。”因为在乎,所以拒绝也要干脆,牵连不断的话,伤害只有更深重。

P坚持的看着和也,那些往日的片断清晰的回闪,和也把一个漂亮的苹果递到自己手里,和也笑着帮自己擦汗,和也回过头来说:“P,再见了……”如果放弃,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那么情动不就只是廉价的冲动吗?

和也转过身,不敢再看P的脸,在明明暗暗光线的映照下,那张脸不复平时的冷静柔和,而是带着让他害怕的迷恋。P上前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和也,“留下来,不要走,和也……和也,留下来。”细细的呢喃,没有更多的语言,似乎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赌博,连筹码都单薄到自己都不敢相信。和也闭上眼,被束缚住的身体和急于想逃脱的思绪,在猛烈的碰撞中失衡。

和也挣脱P的臂弯,P拉扯住把他扯回来,又挣脱,又扯回来,没有一句话,只是这样反复的拉扯着,P哽咽的哭泣着,和也不敢回头看他崩溃的表情。终于,分开……和也跑了几步停下来,他知道P正看着他的背影,任何的踌躇不决对P都是不公平,若此时转头,恐怕心会不受控制的软下来。

“对不起P,仁还在家里等我……我现在,要回去了。”脚步很重,踏在那片记录了年少轻狂时日的沙滩上,把回忆踏的粉碎。一切,都不可能如同原来那样,在暧昧的情愫中,保持着微妙的和谐。而三张不知忧愁的笑脸,在光阴中被春风秋雨模糊得不成样子。

P看着那个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有些失神的笑着,知道结果的自己,为何这么傻的,来让心受凌迟之刑。散落在地上的烟花,仿佛在嘲笑这个不好笑的笑话,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还没有说出就被拒绝的话。美丽的眼睛向着天空抬起来,空洞的没有泪水,还能期待着什么呢?

仁看着逐渐变暗的手机屏幕,急忙又按键把它弄亮,似乎这样就有希望一样。沙滩入夜的凉气让仁觉得有些冷,他缩起来,把身体里的微温集中。海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小,陷入宁静,深沉的有点可怕,潮湿的砂钻进鞋里,磨的脚生疼,仁看着自己的呼吸,是雪一样纯净的颜色。

那边海岸上突然升起的烟花,照亮了海面和海上方深邃的夜空,星星很少,紫色的烟火升腾而上,蜿蜒着,像凭空生出的一棵花树,虚幻而宏大的,把哀伤缠绕起来。那些芬芳落英,从天空上徐徐降落,还没等落到海里,就先无影无踪。就如同满天星星坠落,细碎璀璨的光辉,在黑暗底色上织锦。仁看的有点呆住了。

烟花的盛宴,在彼岸无止的继续,那些似乎永远燃烧不尽的烟花,把P的脸照的格外清楚,一个接一个的点燃这些被遗弃的痴想,他抬眼看着这一场爱的陨落,似乎没有办法忘记,却也不得不深藏,一个人燃尽这所有烟花,正如同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走在看似平坦其实崎岖的路上。

当烟火散尽,天空洗净最后铅华,平静的看着恢复平静的天空,仁觉得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到唇边,一切都是过眼,没有谁证明曾经那么热烈那么美丽那么拼劲全力去爱了。爱情本身,似乎就是一场短暂的烟火表演。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