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

“怎么仁还不来呢?”和也努力的踮起脚望着,回过头歉意的对光一和翼笑笑。“对不起,我的一个朋友,还没有到。”

“没关系,TAKKI也还没来呢。”翼温柔的应着。

“要是到了中午的话,太阳会很大吧。”光一有点担心的看天。

“想打球还怕太阳啊……”翼故意取笑他。

“别忙,我再给仁打个电话。”P心里猜想到出了什么事,他也有预感,仁今天是不会来这里了。但是看到和也那么着急,又不忍心他待会再顶着大太阳打球,所以,还是拨了号码。

很长的忙音,在有限的时间里显的有点枯燥,P刚想挂掉,却听到那边仁的声音,有很浓重的疲倦。

“P吗?和也在旁边吧,把电话给他。”

P有点犹豫的把电话递给和也,和也疑惑的接过来。

“喂,和也吗?” 仁的语调很温柔,就像一双满铺爱意的手,在心上轻轻抚过,关于最内里的心事。

“恩。”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和也我今天不能去看你打球了。让P好好照顾你。”仁的声音有时候,带着一种孩童一样无伤大雅的娇懒。和也有时候,却是特别喜欢听这样的声音。但是现在仁的声音,沙沙的擦过耳边,留下一种灼热的痛感。

“为什么呢?”其实是很想仁来看的,很早就开始期待了,知道观众席上有仁的话,即使是一样的小白球,都会觉得投掷的特别轻松快乐吧。

“怎么仁还不来呢?”和也努力的踮起脚望着,回过头歉意的对光一和翼笑笑。“对不起,我的一个朋友,还没有到。”

“没关系,TAKKI也还没来呢。”翼温柔的应着。

“要是到了中午的话,太阳会很大吧。”光一有点担心的看天。

“想打球还怕太阳啊……”翼故意取笑他。

“别忙,我再给仁打个电话。”P心里猜想到出了什么事,他也有预感,仁今天是不会来这里了。但是看到和也那么着急,又不忍心他待会再顶着大太阳打球,所以,还是拨了号码。

很长的忙音,在有限的时间里显的有点枯燥,P刚想挂掉,却听到那边仁的声音,有很浓重的疲倦。

“P吗?和也在旁边吧,把电话给他。”

P有点犹豫的把电话递给和也,和也疑惑的接过来。

“喂,和也吗?” 仁的语调很温柔,就像一双满铺爱意的手,在心上轻轻抚过,关于最内里的心事。

“恩。”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和也我今天不能去看你打球了。让P好好照顾你。”仁的声音有时候,带着一种孩童一样无伤大雅的娇懒。和也有时候,却是特别喜欢听这样的声音。但是现在仁的声音,沙沙的擦过耳边,留下一种灼热的痛感。

“为什么呢?”其实是很想仁来看的,很早就开始期待了,知道观众席上有仁的话,即使是一样的小白球,都会觉得投掷的特别轻松快乐吧。

“因为,临时有点事情……所以,对不起,今天不能去了。”

“哦,那就这样吧……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呢。”和也这样说,可是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很难会有吧。关上手机,对着愕然的三个人笑一笑

“仁不来了,可以……开始了。”回过头对着P笑一下。“P,你为我加油哦。”

“我岂止加油,我等着你OUT上去代打呢。”看着和也的笑脸,P突然想哭,在阳光下闪闪的发着光的生命,有谁知道他的脆弱呢。这些美好的景象,恐怕多年后,也只能在记忆里重温了吧。和也向着开阔的场地跑过去,P看着他栗色的发梢,在阳光笼罩下,分外美丽,熠熠生辉。

仁有些颓丧的倒在沙发上。其实很想去看你打球啊,想到你在阳光中那明媚的笑脸,想起你回头看我时孩子气的得意,甚至是想起你跌倒后弄得脏兮兮的脸,我都觉得,我能够一辈子这样把你当宝贝疼下去。可是,上次是中丸,这次是P,和也我想相信你,可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我没有办法不去想。和也……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清楚,有些事情,我要回到最初的立场,才能完全的明白。仁看看旁边整理好的行李袋,咬咬下唇,忍住将要泛滥的情绪。

太阳将要移到正头顶的时候,光一喊了停,也不顾翼正打到来劲,径直的跑到阴凉处,拿出带来的可乐猛灌。“哎,可惜没有冰啊。”一边喝还一边这样感叹着。

“不打了吗?”翼有点意犹未尽。谁知道被一块毛巾兜头就盖住了,然后是一阵狂揉乱擦,翼好容易才挣脱,有一抬头一张大大的笑脸。后面赶来的和也,显然对这张大笑脸也很困惑,一边说着谢谢接过P递来的饮料,一边看着翼寻求答案。

“哦,这个是takki,takki,这个是和也,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棒球打的特别好那个。”

“是是是,听你说都听熟了。”takki很开心的笑着,伸手去摸和也的头,和也有点不知所措,只好陪着傻笑,同样傻笑的还有P。

“龟梨的棒球的确是很好,投球的球速很快啊。“光一看不下去一帮人跟这大头这儿犯傻,忙过来打岔。

“没有,光一君才很厉害。”和也语气里充满了敬佩。

“那……我们到那边走走,交流一下,怎么样?”光一眼神的暗示,大家都看的懂,只是一齐看向和也,和也倒是有点慌了。P拉住和也的胳膊,和也拍拍他的手示意他不用紧张。翼想是早就知道光一有此打算,左手扯着takki,右手拉着P,说笑着说请他们吃冰,两个人一头雾水的被拉远了,P一直回头挣扎,却也无济于事。

沿着堤坝边,有一排高大的树木,近秋的颜色,染得黄黄绿绿不均匀。和也不敢妄自开口,光一却也卖着关子,走了一段,光一才开口说。

“那天加藤为什么看了翼来了就跑掉,你知道吗?”

和也摇摇头,其实他也一直想知道是因为什么。

“因为takki是他顶头上司,他见过翼,知道他和takki的关系,也知道依了takki的个性,一定不会放过他。”

和也听出了个端倪,突然想起什么,刚想开口,却听见光一说

“想拜托takki,签了仁吗?”

和也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接着的,是带点恼怒的质疑。

“对不起,刚身边的人,我必须要调查清楚。”明明是失礼的行为,经他这么一句平淡温和的解释,倒觉得情有可原。和也也感觉到光一人格魅力的可怕。

“没关系,你也是为了刚老师好。”还是有点不甘心,一句话说的别别扭扭,光一听了心里暗笑,果然还是个孩子而已。

“那如果那天,我和翼都没有出现,你怎么办?”光一停下来,很认真的询问。

和也脑子里一片空白,若是没有他们突然的来到,自己会怎么样呢,说只身逃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最有可能的结果只有一个。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逞,大不了同归于尽。”和也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觉得很铿锵,却看到光一一脸忍笑的表情。

“傻啊你,命都没了,还能剩什么。再说,你这么同归于尽了,还有一个怎么办?”

一句话点醒了和也,是啊,若是自己为了那样个败类轻言生死,实在是太对不起仁了,当下有点着忙,突然的觉得紊乱起来,每次一提到仁,似乎就没有办法冷静的思考。

“对不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但是自然而然就这么说了。

“不要跟我道歉,刚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你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光一有时候觉得自己是过于冷酷的,对于事情,过于的讲求原则,刚就一直埋怨他不通人情,可是正因为这样他才可以理智清醒,才可以在赛车急速转弯的那一刻,仍然清晰知道车的每一个零件在向哪个方向用力。他本来不是喜欢管人家事的人,只是觉得,想帮这个孩子。

“您的意思是……”和也有点明白光一的意思了,是要学会依靠吗?还是继续下去?简单的选择,往往进退维谷。

“知道我为什么放弃棒球选择F1吗?”光一看着远处遥遥飘过去的一缕浮云,很有意味的说着。和也看着他专注的样子,不由也真有点好奇。“和你做模特,是一个原因。”毫不意外的看到和也惊讶的神色,光一继续说:“虽然我是喜欢F1的,但这的确是拿生命赌注的工作,就我的来说,我更希望有一分安稳的工作,让刚放心,但是,做这一行利润也相当可观……如果我要给刚好的生活,要让他健康的活下去,那么我必须放弃一些东西,舍弃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们比以前幸福。”

和也想起那个被宠溺着的,时常忧郁的,同样担心着光一的刚。突然明白了光一所谓幸福的含义,有一个决定在心里慢慢酿成。

“那光一君,是觉得值得的吗?”

“当然值得,至少,我也在做我喜欢的事情,而且,保护了我喜欢的人。任性和倔强,有时候只会带来伤害,你知道吗?”光一觉得言尽于此,已经是很透彻明白了,而和也眼睛里那些微妙的变化,他都已经看到了。

“那我们回去吧,在太阳落山之前,再打一会,打棒球,真是容易上瘾的运动啊。”光一夸张的伸着懒腰,往前面走去。和也仔细的想着他说的话,原来找自己打棒球只是契机,光一,想必是早就想跟自己说这些话的,当下心生感激,萍水交错,他竟然眷顾如此。

“光一君特地找机会跟我说这些,真的很感谢。”和也快走两步赶上光一。

“我其实是想看看国际水平到底是怎样的。”光一坏坏的笑着,看着和也,和也已是窘的脸像山边太阳一样。

“哎呀,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日头早就移过去了。”翼一边抱怨着,一边用余光去看和也,看到他没有特别异常的样子,暗暗放心。本来有些话,是想要自己对龟梨说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且自己说,又无法准确的表达出来。借了光一的说教之功,看来和也有想通的迹象,也就放心了一半。

和也走到一边去捡起手套,“要不要再玩玩接球。”

“好啊。”翼拉着光一的袖子。“龟梨你来投,我和光一单挑。”

光一无可奈何的被他拉着,往坡下面跑。和也正准备往下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P,P对他做了加油的手势,和也心领神会的笑了。而那闲在一边的takki,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突然递过一张名片:“加藤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还有,叫仁后天直接找我就好。”和也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但是确定这个笑眯眯的英俊男子的确是这么说的。Takki拍拍和也的肩膀:“别想那么多,好好享受打球的快乐吧,和翼打球的人,一定是要快乐的才可以。”

和也听出这句话里的在乎,想打趣两句觉得喉头哽咽,只好转头朝坡下跑去,一边跑,一边把手里的小白球,连同发自心底的笑容,一起向太阳的方向投掷过去。

仁在车门口停了一下,禁不住后面人的催促,还是踏了进去,列车飞速的把窗外景色拉成绚丽的布条。仁闭上眼,仿佛已经能听到海的声音,进而感觉到的,是海浪拍打在脚背上,沁骨的凉爽,还有海边微带咸涩的潮湿的风,在脸上留下看不见的水印。打开手机,呆呆的看着那张待机的画面,画面上是千叶海边的自己和和也,难得的一张,去千叶的那一次,每一张都是三人行,而这张,却因为自己意外的坚持而得以存在,那时候坚持了,那么现在为什么不能坚持呢。仁理理额前的头发,仔细的端详和也16岁的样子,记忆中的轮廓,皮肤的温度,还有睡觉皱眉的样子,都没有什么改变,那到底是什么,在这些年雪片一样的日子里,渐渐改变了呢?

仁把头轻轻的靠在车窗上,和也,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听海的声音,好吗?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