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42]  [41]  [40]  [89]  [39]  [38]  [88]  [87]  [167]  [37]  [8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4. 光

之后我们的音信杳杳

之后我们都学习去忽略

当天际的光催你醒来

我熄灭在你的烟灰里


似乎真的平静了,亮醒来的时候,有一道绚烂的光从窗帘缝里透进来,在那一道光里有很多灰尘在慢舞,如同欲望的碎屑。亮偏过头去,身边是空的,情色的空气还在,绯红的血迹还在,但是他,已经不在了。

亮起来穿好衣服,料子的凉意在皮肤上滑过,如同手指抚摸。亮揉揉眼睛,适应光线的变化,抬头在窗户玻璃里看到有些变形的自己的脸,冷漠的,绝望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亮有些自嘲的笑着,然后拿出打火机,啪的一下升腾起来,蓝色的火焰,一如大阪慌乱深沉的雨夜,亮突然很想回家。

“我们就要回去了。”大仓把他面前的杯子倒满,红盈盈的一杯毒,在他纯白的手指间发着光。

“DBS,很像关8和KATTUN的一期一会啊……“淳微笑着,接过大仓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好像已经习惯了酒的味道,于是不会再有醉掉的愿望和惶恐。

“你可以去抢他回来,亮一旦离开就不会再有机会。”大仓有些狡黠的笑,他并不如外表上看上去那么沉默,从更大程度上来说,他其实是一个活泼的人。只是在淳看来,这种突然的活泼,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

“不可能的……”淳喃喃的说“不会有这个可能的……”

大仓第一次看到他不用微笑包裹的悲伤,想想他不过也才20岁,却始终扮演着被依靠的角色,这么长的时间,想必疲倦累积如潮骚。

“你若想要,有什么不可能呢,我们来说,始终是愿意亮跟小内一起,而不是跟上田君的。”如此坦诚的说着,反倒让人觉得无法指责他自私了吧。

淳把酒斟满了,嘴角的笑跟着化开,是的,大仓绝对是好心是无意,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意中传达过来的。这些在一起的他们,叫仁为仁,叫亮叫ryo chan,叫内为小内,但是,叫他上田君。

陌生,甚至是连靠近都不愿意的,这么隔绝这么孤独,他始终到不了那个光明的地方,只能自己慢慢等待着,在孤独里美丽,在美丽里日益孤独着。

“你知道吗?他喜欢亮,已经9年了。”淳抬起眼睛的那一刹那,大仓仿佛看到了他眼睛里的光,温柔怜悯,宽容忍耐,清晰地带着他过早结束的轻狂日子的遗憾,说着他爱的人的无望爱情。

“亮,这个要带走吗?”内在整理行李,即使是没有参演,他几乎是全程跟着关8在一起,和关8在一起小内很开心,那是家,有大哥二哥,有喜欢的玩伴,有宠爱有娇纵,有他爱的人,他看着一堆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堆在那里,觉得把他们塞进包里带回大阪,也是奇妙而愉快的事情。

“少带一点,能不带就不带吧。”亮觉得自己似乎在逃亡,在日光下慌乱的逃亡。龙也从那天抵死的缠绵后消失了,他没有再出现在房子里,消失的无比彻底,他的手机无法打通,最后一次亮听到停用的讯息。在KATTUN乐屋里,一下子抬起来的五双惊愕的眼睛里,也找不到他安静的,忧伤的眸子。亮定定的看过去,匆匆低下的头,仁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亮知道他在,他只是不愿意再见自己。

小内从柜子里拿出那把白底碎花的伞,他背对着亮,亮也许看不见这可以作为线索的东西,若是把这个留在这里,那么从此之后所有的联系都会断掉,亮会忘记,忘记在东京丢失的一切,然后回归到最原始的时候,近乎天真的幼稚的爱着。

最终内还是把那把伞放进了亮的箱子里,他始终很难忘记从前种种,但从前,毕竟是从前,如果将来是注定的,那么我们最终殊途同归。

房子里陷入了奇怪的沉默,小内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的地毯上,靠着亮的腿。即使身材比亮要高许多,但是小内喜欢粘在亮的身边,让亮有被依靠的感觉,让自己有依靠的感觉,这也是一种放纵吧,是他爱亮的方式。如果说我们都是孩子,我们终将于一天长大,认识世界的残酷和爱的残忍。

“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走呢,再找找看不好吗?Tachan,也许会想明白。”内用头轻轻蹭着亮的膝盖,他对那个精灵样的人有愧疚的感觉,但是他并不能因为愧疚就放弃些什么,有些东西同样重要,无关是非,也不讲先来后到,内觉得自己以前真的很天真,以为爱便是在一起了,其实爱,是更深刻更尖锐的东西吧。

亮的手指轻轻的在内的头发里穿行,“你头发太长了,该剪了……”这样说着,亮有些疲倦的靠在沙发上,内的头发很细的缠在手指上,安静的,屋子里一点点暗下去,亮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流泪,等他知道的时候泪痕已经干了。

“不找了,我想回去了。”

似乎没有说给小内听,也不是说给自己听,似乎像是在说给他听。龙也,我要回去了,回到离你很远的那个城市里,不会再伤害你,不会再遇到你,以后看见你,我们也只是擦身而过,只是我要怎么去模糊你在心上留下的印记,那里疼痛的快要空掉,那里一直在说着想要见你,只是,只是如果你希望,我就回去了。

新干线的那一头,山长水远。亮看着车窗外飞快滑过的变形的风景,与快要消失的日光混合在一起,如同暗色调的油画。关8的几只在旁边说笑着,笑声遥远而切近,小内在肩膀上睡着,睡颜天真无邪,快要回去了,回到那个热闹的混乱的色彩驳杂的城市,即使有哀伤,也是嘶吼的浓烈的,在一阵喧闹的发泄后,悲伤便可消失,那是他所属于的城市,没有寂寞,没有空洞的眼睛。

“龙也,这样真的好?”和也好容易从成堆的日程表里抬起头,DBS后宣布出道,虽然经历五年已经没有什么实感,但是工作还是接踵而来。和也一直觉得忙碌是好事,只是忙碌有时候,会成为一种工具。龙也坐在窗台上发呆,夕照下他的侧影显得伶仃,蒙上了一层深红绛紫的光,瞬间哀伤弥漫。

“你要是喜欢他,大可以留他下来,你知道,他也爱你。”和也不太明白这两人纠缠种种,只是当初与仁,有过一番刻骨磨砺,所以多少对在爱里挣扎的人,有更真实的感觉。

其实爱与不爱,真的是一瞬间感觉到的事情。那天亮到乐屋来,和也抬眼的那一刹那,突然觉得一种可怕的熟悉。之前的某个夜晚,仁突兀的跑到自己家里来敲门,自己开门看到的那个样子,之中的悲伤无奈都一样,不愿意承认,又不能否认,爱入膏肓,只能凭直觉行动。

亮的样子,带着孩子气的任性和追悔,还有自己察觉不到的刻骨的缱绻,和也不知道躲在里间的龙也是不是看到了,那个平素骄傲到自负的男人,垂下眼睛,如同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和也……”龙也轻轻的叫着,然后伸手去拉和也的手,他的手悬在半空,因为练吉他的关系,上面有许多茧和旧伤,看上去不像是他的,和也疑惑的拉住他,手很凉,几乎没有什么温度,手指那么孤单,孤单的像抓住浮木一样的抓住和也。

龙也轻轻的把脸埋进和也的衣服里,没有声音的哭泣着,眼泪打湿了和也的衬衫,和也觉得悲伤似乎也跟着渗透过来,血液里粘稠着的深蓝色,让和也呼吸间觉得有些疼痛。

如果幸福可以对流,和也希望他是幸福的,和也希望他能在哭泣之后放弃所有,像以前一样开心的笑出来。

但是龙也哽咽的沙哑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和也多希望风大遮掩过去,但是却那么清楚,他说“和也,我快要死了……”

日头一下子沉下去,那紫色的光收敛无形,和也看着龙也满布泪痕抬起的脸,退却了那些精致的妆容,原来他已经苍白至此,仿佛灰灰的天。

和也突兀的想到了那年的初次con上,为了一声肯定的欢呼而哭出来的龙也,也是这样用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胆怯的像受惊的小动物。那时候他也许没有这么美丽,和也想,那时候他也没有这么悲伤,那些在他的生命中闪烁着的,即将消弭的光,似乎越来越模糊,模糊成城市里混乱的霓虹。

龙也没有血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乎自从亮笑他嘴唇厚之后,他就下意识的习惯了这个动作。和也模糊中仿佛看见了很久之前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乐屋里只有龙也和自己,他一脸天真和期盼的问,“和也,如果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办?”那时自己的答案是什么呢,莫非,是等待吗?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