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40]  [89]  [39]  [38]  [88]  [87]  [167]  [37]  [86]  [36]  [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Sand castle
当比喻一段不稳定的感情时,人们喜欢用浮沙上的城堡,似乎短暂而且脆弱,经不起一个潮起潮落。那是因为他们多数没有见过浮沙城堡的美丽,于夜色中微弱灯光下的沙城堡,透露着神秘而美丽的信息,尤其是在海边,那第一次潮涨时瞬间的崩坏,那之后长久不甘心的哭泣,那最后慢慢笼罩残垣的紫色霞光,浮沙上的城堡,是青春的印记。也是时间流逝的证明。

我是在说我和他吗,我不知道,好象最近一直想起冲绳的样子,从那次在少俱上看过了当年的VTR,我才知道原来那段日子不是被我藏起来,不是被我留下来,而是那么鲜明的一直在我生活中。只要稍微触及,就不可收拾。我一直在懊悔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不长的好看一些,再好看一些,这样至少站在他身边不会显的不合衬,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傻,他那时哪里就有现在的姿容,只不过在我眼里罢了。

野猪接近尾声,对于剧本的兴趣逐渐的淡下来,其实我早知道会走上这样的路,为收视率和商业利益所驱使,走上媚俗的道路。他们修改了剧本,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刹车,而我,只要演好修二就好,而山P,也只不过再当十几天的彰。在我看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争也争过了,吵也吵过了,甚至大着胆子不接社长的电话,可是只要一句话就能让我软下来。“你们想要出道吗?”涉及到“你们”,就不再是我,就不再可以任性。那么就这样吧,到最后除了躯体什么都没有。

真的是浮沙上的城堡啊,但是却坚持着最初的形状,即使破损仍然让人尊敬着。

一进片场看到他,先是愣了一下,突然又回过神来,对哦,好像是ANEGO SP,今天要开拍了,无怪在这里看到他。又是明彦的样子,我在心里偷偷笑,事隔近一年,他已经把一身西装穿的挺拔轻快,从肩膀到裤脚,似乎都是熨帖的。但仅限于静态,当他抓抓头站起来说:“你也在这个摄影棚”的时候,我突然不可抑制的笑出来,不过,还是那个小BAGA而已。

他有点不明白我突然脱线的笑容,还以为是自己身上出了纰漏,于是狐疑的上下看着,然后狐疑的盯着我。我终于笑够了,把笑容收敛起来,恶作剧的过去捅捅他的小肚子,说“明彦去蒙古后,长胖了嘛。”他似乎有些恼了,一下子抓住我的胳膊,眼睛里都是危险的笑意。“修二君……什么时候脱你这身校服啊……”

吓我,我是吓大的,还他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在他耳边轻轻说:“到晚上吧……”。一片静默而绯红的空气,我看着他的脸慢慢的红起来,像是三月桃花,拜托,现在快圣诞了,不要搞错季节好不好,如果彼时他仍粉面含春,我一定气他急色,但是我知道,其实仁内心的纯真,从来没有消失过,他不是没有长大,他是留住了最好的,然后,成熟了。

拍摄到现在这个阶段,最初的新鲜感也消失了,我也几乎没有什么杀青的喜悦感,从大街上从电视上,我知道了这个剧有多么的红,从oricon上,从人们突然变化的言辞上,我知道了那张唱片卖的多么好。但是只有我知道,或者说,只有我们知道,那张笑的骄傲,酷的冷峻的封面照片,是补了多少妆之后才照出来的,是的,禁不住的眼泪让我的眼睛持续的肿,直到不能看,我以为这也是一种逃避,我爱KAT-TUN,我爱仁,我不能这样若无其事的伤害他们。

我相信P会了解,我也没有更多的闲暇去管他了不了解,结束,也许是种解脱。隔壁摄影棚一直传来奇怪的笑声,休息间隙里P敲我胳膊说,要不要去看看。我摇头,这样过去不是很奇怪吗,好象和他有多好的关系一样。P也不管我,站起来很兴奋的说:“我去看看,好象今天那家伙拍吻戏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又是吻戏……隐隐有些不快,我都还没尝过滋味,这家伙倒好,年头吻到年尾……

P开始在那里吹口哨,夹杂着他隐隐的不满的嘟哝声,一下子把我的好奇心都勾了起来。其实,我也是可以过去看的……我有什么理由不看呢,既然大家都在看,既然连导演都过去看了……于是我还是过去了,再给自己找了充分的理由之后,我站在那里有点无所适从,真的很奇怪啊,一个团里的,那么亲密的,我站在这里像看游戏一样的看着他,他明显不快了,整个表情都僵下来

P趁机在那里起哄,拜托,你好歹也是一队之长,不要仗着AKIRA的身份就不管不顾了好吧,可是仁还是朝这边看过来,有点嗔怪的有点委屈的看着我,看得我心虚一扎头回转到自己摄影棚里去,只知道好奇心杀死猫,没听说杀死乌龟的啊,那为什么我现在这么心虚?P笑笑的回来的时候脸上都是坏笑,连说着“破记录了,破记录了,KAME你真厉害,那家伙破记录了。”

“什么破记录啊……”我还是心虚,还是抬不起头来。

“25次诶……他NG了25次诶……”P笑的很脱线,我却不太笑的出来……想想25次也的确蛮好笑,作为长相很……那啥的他,一个吻戏拍了25次,的确很好笑啊,只是我笑的两颊有点酸索性放弃,那边已经开始收工,一直到他们走我都没有再抬头,怎么就没底气成这个样子呢,真是看不起自己。

通告倒是一个接一个的来,拍戏间隙还要陪着zoom in的大叔玩暧昧游戏,等到终于恢复自由的时候,已经是快要转点,已经,是明天了呢。没办法的打着呵欠拿出钥匙来开门却不妨门吱呀一下就开了,一双手伸出来生生的拽了进去,我还没来得及喊就被蒙上了嘴,坏了,该不会遇上了那入室抢劫的吧,如果还是个色鬼……啊,不要啊,第一反应就是狠狠的咬下去,毫不留情,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平常人绝对喊不出来的惨叫。

这个音高,这个响度,这个海豚特色,啊……不是吧。急急的摸到开关开了灯,就看到他一脸不满捂着手气冲冲的看着我,还满眼都是眼泪。“你……你居然都会咬人了……”

“谁让你不开灯啊,我以为是坏人啊。”

“你对坏人用咬的啊……那坏人不是太占便宜了……”

无语,这男人现在还想着这个,真是奇怪的大脑构造

“咬到了吗……我看看……”我刚才那口是下了狠劲的,想也不轻,拉过来一看,果然赫然的八个牙印,红赤赤的,在他白白嫩嫩的手上。我忍不住笑起来,他越发不干了,死命的叫着“你笑什么啊,很疼诶。”

“好好,别叫,我帮你吹吹。”我忍着笑拿着他的手帮他吹,却忽略了这男人其实并不良善的事实,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整个人被他压在床上,明晃晃的灯光,晃的我睁不开眼睛。他的唇热热的覆盖在眼睛上,更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干吗……”懒懒的热气腾上来,他的气味一下子充满在身边的空气里,我发现自己除了傻笑也失去了其他功能。

“你说的,今天晚上……可以脱……”他的手比嘴快,说话间我的外套已经荡然无存。

“我又没穿着校服……”故意逗他,手指在他鼻尖上划啊划,看他逐渐认真起来的表情,是我爱的人啊,长成这样颠倒众生的样子。

“不管……”小霸王性子又上来了,我也懒得跟他辨,伸手去扯他的领带,结得这么乱七八糟,还真只有我解的开,突然莫名的放心了。

“听说你今天,又亲了25次……”挑战赤西仁极限这么可爱的游戏,这么多年我乐此不疲。

“错……远远不止……”那声音带着欲望压下来了,沙哑性感,直直的压到我的口腔深处去,仿佛是要把整个人吸进去一样的力度,这是你的吻吗,仰起头迷离着眼看着他,他的眼睛紧紧闭着,这样的男人是可以相信的,我们可以在一起,过无数个这样的夜晚,即使第二天,是面对朝霞下的残垣。

仁的手指很神奇,总是可以触摸到最对的地方,这种身体上的默契,是不是也是我们的骄傲,不大的屋子里,只听见那些潮湿的情色的声音,在他的嘴角我的身体上徘徊。突然觉得这样多好,和他在一起,不管其他,就这样互相抚摩安慰,彼此进入到对方的身体里,还有什么能够比这个更直接更深入。他皱起眉头轻轻问:“乌龟,你在想什么?”

“想……没想什么……”

“不准乱想,我没亲那女的……”

不懂规矩的孩子啊,那是前辈啊,就这样叫人家,可是怎么也让人教训不起来,最后我放弃了,只是轻轻叹一声转过身去,让他贴上来。他光滑的皮肤贴在背脊上很舒服,赤裸的摩擦,让我不自觉的呻吟起来。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会咬住枕头憋的脸发紫都不叫的,真傻……他的脸暖暖的贴上来,还有软软的舌尖,挑逗着敏感的脊线,这是欢娱的极限,与他没有道理的纠缠。

“和也,要是一直都那么小就好了……”他突然冒出来一句

“哈?”我有点不明白

“要是一直像冲绳那时候那么小就好了……”他的语气很像个小孩,无尽的依赖却没有遗憾,他只是像个孩子一样感慨着,要是我一直那么小,就不会让你担心了吧,也许你还会拿个什么东西装起来带在身边。我知道我的懊悔是没有道理的,那时候的龟梨和也与那时候的赤西仁,在旁人看来,是土里土气的两个傻小子,但是在彼此眼里,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起浮沙上的城堡,那时候我们的心血,一片虚无的华丽与壮观。

最后离开冲绳的时候他不甘心的说:“和也,城堡都没了。”城堡一直在,在我心上的这片浮沙上,尽管危危险险,却一直在一直在。

他慢慢的进到我的身体里去,我深呼吸着接纳他,我们同样的在那一刻长长的喘息,让他的刘海遮住我的眼睛。如果每一次潮来的时候他都在,那么那城堡会永远在,在冲绳海边的紫色霞光里,在每一次我哭泣着喊他名字的瞬间。我们就是浮沙上的城堡,动摇着摧毁着,却永远都在,碎成了粉末,也在那咸涩的海水里,在天际,形成绚丽的蜃气楼。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