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9]  [25]  [78]  [77]  [76]  [75]  [10]  [24]  [11]  [12]  [1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Teenage

很早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最近又再度的哼唱起来,很短的词句,还有简单的调子,就那样不经意的哼唱出来。

他坐在旁边发mail,突然的问我:“怎么突然想起这首歌?”我想了半天,无力的笑着放弃,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哪里知道是怎么来的。

“喂,不要随便唱奇怪的歌拉。”他斜眼看我,然后鼓起嘴巴不满的嘟哝,我也就陪着笑笑,奇怪的歌吗?我其实是不觉得奇怪的。

一群孩子慌忙的从休息室门口跑过去,然后有工作人员过来说:“离开演只有3分钟了……”时间仿佛被拉长了,3分钟的间隙,他转过身去,把闪亮亮的演出服大咧咧的穿上去,外面有激昂的音乐响起来。

我突然觉得寒冷,于是把演出服裹紧一点,红色的塔夫绸,凉凉的贴在了皮肤上,领口的绒毛钻进脖子里,有点痒,我低下头暗暗的笑,终于也可以理直气壮的穿这样华丽的衣服了呢,心里总有点隐隐的想要高兴的感觉。

“喂,要上台了。”他整理好头顶上那一撮很重要的头发,没有回头地在那里催我,有点敷衍的应着他,然后就自然而然的,站到出口的地方,和他们站成一排,遥远的音乐开始响起,舞台的灯光开始迷幻的时候,我开始产生幻觉。

如果真是时间的旅人,就不会在时间的洪流中如此无措了吧。灯光有点太亮了……

“不要回头一直向前,朝着那遥远的未来”不要回头,不能回头,一回头就看到他在闪光,kirakira,不是柔美月光,是刺眼骄阳。

第一步本不是自己迈出的,第二步是因为他走了,然后他回过头来,把手伸给自己,然后自己庆幸而不安,懵懂而快乐的拉住他的手,一用力,被拉起来,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认真的说:“跟我一起走吧,我带着你。”

说不上朋友,也不是兄弟,奇奇怪怪的,就这么许多年。自己都有点迷惘了,有好几次都差点脱口而出,:“仁,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仁,一起走吧。”山下君叫他的声音,隔着窗户玻璃都清清楚楚听到,我把帽子盖在脸上开始睡觉,谁也不是铁做的,在天上转了那么久哪有不头晕的,只是只是这个程度的话,我还可以忍耐,可以习惯。

迷糊中感觉到身边有窸窸索索的响动,然后是熟悉的呼吸的频率,没来得及多想,脸上盖着的帽子被揭开了,巴士里很暗,暗到眼睛睁开和不睁开似乎都没有大的区别,坐在旁边的人已经换掉了,斜对面的位子上,我看到丸子苦笑的脸。

“怎么不跟他一起回去?”

“哦,没什么,他车上人蛮多的,不想挤。”

“巴士上人不是更多吗?”有点不明白的嘟哝着,我想把帽子盖回去,适应了车内的光线后,觉得头更加晕了,这样的状况下,不想破绽百出的跟人交谈,尤其是他。

“别这样睡觉拉,都不能呼吸了。”他嚷嚷着把我的帽子揉成一团,塞进他那个乱七八糟的大包里。我也懒得伸手去抢,他的任性,说白了就是变相关怀,其实是很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这样想着,突然想要摸摸他柔软蓬松的头发,这个念头如果被他知道,一定会很大声的叫出来的吧~~~

“诶,不要奇怪的笑拉。”他又开始不满的叫着,那个声音,每一天都在耳边不停缭绕着,缭绕着,然后车身开始晃动,巴士车缓缓的驶向夜幕中,我突然有点想哭,有多久,没有痛快的大哭了呢,上一次,好象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了。

有个有点沉的脑袋靠过来,嘴里还呢哝着:“都是骨头了你,靠起来一点都不舒服。”

“那你不要靠啊。”没有真生气,甚至没有什么真实的情绪,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可是他突然直直坐起来,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直看到我的心里去,他在我那颗不是很复杂的心打了个转,然后天真的走出来,出来的时候,在那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我看着他天真的眼睛,突然心口一阵剧痛。

我想要大哭一场,在这场名叫summary的华丽盛会之后,几乎每天都觉得,下一刻,可能就会在你面前,不受控制的哭泣出声。

“就是要靠。”他继续不满的小声碎碎念,然后他的头发,钻到我领口里来,跟服装上的装饰不同,仁的头发稍上,有点青涩的少年味道,是十几岁的味道。

对了,上一次的哭泣,是在03的CON上,失去最后的平衡感的同时,模糊中看到他的身影,很快很着急的跑过来,喘气喘的很厉害,呼吸炽热的,在我的脸上,眼睛酸涩。那一刻我甚至庆幸这个意外,于是隔了半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让眼泪放肆的流出来,他的肩膀上,至今还有我眼泪的味道。

那是我的十几岁,十几岁的时间,大半都和他一起消磨了,单调到连历数的兴趣都没有。

“诶,你待会要不要去我家?你很久没去了。”他像是在说梦话,是在跟我说吗?我有点想要恶作剧的捏他的鼻子。

没有下文,十几岁的时候,我们什么都可以说,十几岁的时候,他经常心眼坏地欺负我,然后又在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挡在我面前,我那时候个子小,仰起头,看到他长长的刘海和鬓角。他低下头,对着我很灿烂的笑,露出一口白牙齿。

“说啊,要不要去啊。”催促的声音,开始变的不耐烦,差点让我因为他在撒娇了。什么时候开始远离十几岁的他,开始给人这样暧昧的错觉,那个问题又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又开始哼那首歌,我的声音没有刚前辈好,有点太细了,转音也不如他来的自然,所以要和他一样翻唱也许不行。然而我就那样的喜欢这首歌,没有意识的唱出来。

“到底要不要去啊,不要随便就唱歌拉。”他坐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本来想要顺着说去就好了,可是看着他睁得浑圆的眼睛,看着他一脸不甘心的样子,突然就想使坏。

“不去。”小小的逞强,几乎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我看着他惊讶着,嘴都合不上,那惯常委屈的表情,像是受了莫大的打击,我以为是我错觉,他的眼睛里水汪汪的,但是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他死死的拉住我的衬衫袖子,像是怕我下一刻就离座而去一样,他拽的那么紧,我有点心疼我的衬衫。

“今天二哥生日,所以,要回家吃饭。”随便找个借口,终于还是看不得他那可怜巴巴的表情。

他不再做声,只是沉默着,把头靠过来,沉甸甸的靠过来,压到我心口上。我突然很紧张,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巴士里似乎有凉飕飕的风扫过,扫在脸上一阵凛冽,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我觉得心就像要从胸膛里跳脱而出。

“恩……和也没有骗我。“他貌似满意的闭上眼,靠在车座后垫上,那也许是可以被称为安心的表情,让我心里很不好过。无论我还是他,都不再是十几岁,我的心机他的隐藏,都不是十几岁的心情可以承担。

十几岁的记忆,偶尔想起却并不留恋。


我很清醒,我清醒的知道过去的年月,匆匆过去,我们在年月里变的成熟,也变的狡黠。我再不可以随随便便以叛逆期为借口,在他家赖着不走。而他,也不会在关灯后的黑暗里,因为不知哪里的轻微响动紧紧的从后面抱住我。

巴士穿过繁华街道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仁年轻的脸,隐隐浮现在暗色的玻璃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