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  [81]  [80]  [79]  [25]  [78]  [77]  [76]  [75]  [10]  [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Eagerness
我承认我有时候会对他有一种渴望,这种渴望有时会在一瞬间燃烧起来,把所有的记忆聚集起来,烧到一片火红。当我忐忑的把MD拿到电话前,然后忐忑的等着音乐结束,然后……忐忑的问他怎么样的时候。他跟我说不错,平静得毫无波澜,我似乎没有让他看到浅紫色的花朵,也没有让他看到绛紫色的天空。

忽然的冷却下来,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水下来。他叫我赤西,这从来不是他叫我的方式,那些无名之火,让我一夜的热切期待无处发泄,越想越生气,,这首solo曲我想了又想,改了又改,终于等到定下来,想要先拿给他听,像是一个约定一样,觉得应该先拿给他听。

越想越生气,简直想冲到那只乌龟面前理直气壮的质问他,为什么不认真听我写的歌,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为什么叫我赤西,又不是在做节目。做节目?的确,做节目的时候,我的确认为这个称呼是理所当然。

我认为太多事情理所当然,你们都应该让着我,你们都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你们应该每天带我喜欢的零食给我吃,你们不可以嘲笑我偶尔笨拙的发言,你不应该对我不理不睬,你不应该不让我拉你的手,你不应该拒绝跟我回家……当我突然发现,你们变成你的时候,冬天的寒冷渐渐开始越来越不能承受。

当他把那几个可爱的小骷髅头拿到老大献宝的时候,我偷偷的瞥了一眼。只看到黑压压一片,脖子都酸了也没看出究竟。然后丸子进来,小乌龟又笑意盈盈把那张纸送上去,我有大声的嚷嚷“我要看我要看”,但是被他忽略了,时光飞逝,与诱惑人的能力一起增长的,还有他无视人的能力。

静悄悄的,就忽视了我,打招呼的时候,眼睛看着别处。轻飘飘的从旁边擦过,不是我的错觉,我只是委屈的不行,每天穿着笨重的羽绒服走进休息室,一抬眼看到他,不是坐在那里看剧本,就是坐在那里看歌词,或者和丸子说着什么笑话,笑的花枝乱颤。

这寒冷在我看到他的SOLO时,变成一种叫做悲壮的感觉,没能好好正视他的日子里,他背着我瘦成玲珑的形状,从那遥远的高空中徐徐飞下,眼神迷离,他没有换衣服,灯光也没有打,很单薄的,而且毫无防备的,飘到我的眼睛里。像是我小时候一直追的那只蝴蝶,翩跹而去,留下我傻乎乎的看着红红的太阳,沉甸甸的坠到天际以下。

我觉得我快要疯了,内心不安的骚动着,我想我已经疯了,我竟然想扯断那根绳索,看他坠落下来的姿势,是不是依然从容冷漠,不欢喜也不悲伤。冬天将近,summary结束后的回程巴士上我没有牵到的手,之后再也没有牵到。即使我不是那么聪明的人,也知道,他不是对所有人冷淡,他只是没来由的,冷淡了我。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一次给Kinkikids伴舞,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静悄悄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开始细密的下雨,他嘴唇冻的发青却还一直问我,仁冷不冷,仁冷不冷。他努力的踮起脚,把外套罩到我头上来,粗粗的眉毛细细的眼,眉毛上沾着的雨珠,眼睛里漫溢的温柔,鲜明的好象记忆里涌不褪色的画。

不知道是谁先改变,谁又跟随,于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翻开手里的剧本,无奈的大声的叹气:“龙啊龙,我要把你怎么办啊。和也啊和也 ,你到底在别扭些什么啊。”

日日晴朗,日日彩排,我倒是希望哪日下雨,可以不看他天际展翅,那件衣服在人人惊艳过后我终于得见,果然是彩蝶的衣裳,远远的看了一眼,漂亮的不得了,嫉妒的不行,这家伙,就是有让人发疯的能力。如果我不是喜欢你的话,为什么我看到他们称赞你漂亮的时候,会那么嫉妒啊。

冬日空气不适合出行,然而今天却不得不早一点到,最后一场的彩排,明天就要正式开始这场航行。我挑了一个很可爱的绒线帽,对可爱东西没有抵御能力的某君,是不是应该多看我几眼啊。一路上左眼一直在跳,揉了又揉都快揉红了,心里想一定是乌龟在偷偷骂我。

走进排练场的时候,大片的舞台都空着,工作人员和TTUN都集中到舞台的一角,我因为眼睛跳的急了,所以有点迷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醒悟过来,那个角,不是升降机的地方吗?不是吧,呼吸一下子被吊起来了,你搞什么啊,乌龟,SOLO就SOLO,你可千万不要给我出事情啊。可是那里的人群没有散开的迹象,反而沉默的呆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和也……和也……都给我让开!。”等我魂都逃离天外了,一生悬命的对着那帮子人大喊的时候,突然人群散开,我看见淳一脸茫然的被绑在升降绳索上,周围的人表情和他大致一样。那么……不是和也出事情了,那和也呢和也呢……

“仁你怎么了,刚才我们开玩笑把淳吊上去了,他吓的半死乱扯绳子结果扯成死结了,你这么大声喊和也干吗?”丸子一脸理解不能的神情。

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赤西你来了……”

赤西,又是赤西,算了,也顾不上赤西不赤西,我转过身去一把抱住他。他手里的咖啡抖了一下,一整杯的掉在地上,有些汁液飞溅起来,溅在我手臂上出奇的烫,但是他在我怀里,那么安全。你知道我有多么怕,03年那件事情后看到你翻跟头就会紧张的我,还一直这么被你吓,DREAMBOY上被你吓,SUMMARY 上被你吓,现在好容易自己live自己做主了,你还吓我,吓得我现在胆子都小的快没有了。

那些家伙一定都会笑我的吧,只是这点事情就吓成这样,随他们笑去吧,我也管不了这许多。只是为什么这么安静,安静的我都快要不敢呼吸了,我感觉到和也微微的颤抖,像是敏感的小动物,受了惊吓一样。

“仁……你的手,很烫的吧,很疼的吧。”和也的声音颤颤的,还带着哭腔。

“不烫不烫,一点都不烫。”我一边笑着一边抱得更紧一些。这种熟悉的触感似乎已经远离很久,我是真的很久没有拥抱过和也了吧,当我们不再是总角之年,当我们知晓人事明白欲望,我怕得不敢再抱你,而你的骄傲,也让你往反方向走去。

他小小的身躯,依然可以埋在我的臂弯里,恰好嵌进来,像是一直就为他留着的位置。

眼泪大滴大滴的滴在我的手臂上,把那一块红肿温柔的包裹起来,和也没有抬头,一直没有抬头,我只是看见他长长的睫毛扑扇着,上面有晶莹的泪珠。

“对不起……对不起……”

这样重复着的话语,带着让人心疼的小心,从他嘴里说出来。

傻瓜,你对不起我什么啊,我难道不知道,你是最逞强的那一个吗?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