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0]  [79]  [25]  [78]  [77]  [76]  [75]  [10]  [24]  [11]  [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I love you

听到他开始哼那首歌的时候,心里突然有小小的起伏,有点莫名的期待他提起些什么,但是又觉得他都忘记了。现在的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

就在刚刚结束的summary上,他飞翔在那么高的天空上,我使劲的仰起头,只看到一片闪亮的光辉,晶莹炫目,如同凤凰涅磐,突然我像是惊醒了一样,他连那个也忘记了。他忘记了他其实是怕高的吗?

有点生气了,非常的生气了,怎么能连这个都忘记了呢,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他坐过山车时候惨白的小脸,惊人的绝叫,然后下来后一脸茫然的可爱模样,我记得那么清楚,这小子居然忘记了,真让人生气。可是也只是生气而已,没有更加激烈的感情。能够感觉到很多事情,却不能很好的宣泄出来,迟钝,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于是委屈的在想,他还忘记了什么……

那么他肯定也忘记了,那时候我们一起在少俱的王样选拔里唱这首歌,华丽丽的挑战项目是我想出来的,beautiful harmony。那时候他是个逞强的小乌龟,选歌前就一直跟你说不要选这首不要选这首啊,你有那么长的气吗?可是他坚持,坚持到眼睛里都有委屈的泪花,哎,我赤西仁大帅哥心肠多软,瞬间就屈服了,于是还是唱了那一段,他最喜欢的那一段。

“何もかも许された恋じゃないから ,二人はまるで舍て猫みたい ,この部屋は落叶に埋もれた空き箱みたい ,だからおまえは小猫の様な泣き声で……”

不是悲伤,而是一种无奈的感觉,我一直想不通,这样热血的一个棒球少年,怎么会喜欢这样的调子,“不被许可的爱情,我俩如同被遗弃的猫,这房间好比埋满落叶的空箱,于是你那如同猫泣的声音……”这样的词句会让小小的他眼眶泛红,于是我不知怎么是好的,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他把头埋过来,像是撒娇一样。

“仁,我们唱这一段吧,仁……”简简单单的一个音节,被他叫出一千八百种花样,我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啊,哪里耐的住这样柔软的调子,当下点头如捣蒜。他仰起头笑着,然后戴上耳机,带着满意的表情,继续听那首哀伤的歌。

若是从头唱起的话,我很想一个人唱一次,但是因为和他一起唱过了,便不再有这样的心思,我本来就是心血来潮的人,况且,要这么深情的说:“I love you……”总觉得还是他在旁边一起比较好,可是今后无论少俱还是其他,他再也不提这首歌。

终于他还是没有那么长的气,看着他唱到最后把整个身体仰到后面去,我很开心的过去拉他,结果双手触碰的时候,发现这孩子手特别的凉,凉凉的让我想整个的把它包起来。然后呢,然后我想紧紧的拥抱着,然后呢,然后,我脑子里一片绯红。

乌龟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避开他的目光后,我就被一脸坏笑的风间看个正着,之后莫名的多唱了一首《lion heart》,我因为傻笑漏了一拍,小乌龟笑着看我一眼,心头开始小鹿乱撞,然后又一起和P唱了一首《爱のかたまり》,糊里糊涂的,戴上了漂亮的王冠,小乌龟似乎很开心,回到后台还一直一直的在哼着那首歌的调子。

前辈们啊,请原谅他吧,他真的不是故意要把悲伤情歌唱得这么没心没肺的啊……可是他突然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我,诶,没有人跟你说过,这样看人很容易出事的吗?

“仁,以后一起唱完整首吧,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呢……”

“算了吧,你气太短了,”

“仁,你敢看不起我……”小乌龟有点生气的样子,把下嘴唇可爱的嘟出来,死命瞪圆他的细长眼睛,那模样实在可爱,让我一下子烧掉了所有保险丝,只是本能的把嘴唇凑过去,凑过去,然后我清楚的看到了他右边脸颊上新长出来的小痘痘。然后有清甜的味道,在嘴唇间蔓延开来。

我看见小乌龟越瞪越圆的眼睛,一开始以为他是害怕,后来意识到,不会是不能呼吸吧。心里连叫不好,,这小家伙,生起气来能把我给拆了。当下松口,有点后怕的盯着变成粉红色的小乌龟。

他没有吼我,也没有哭,他只是慢慢的把头低下去,低到我只能看到他头发中间的发旋。然后用除了我之外所有人,恐怕他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

“仁……有人会看见的。”他短短的手指绞在一起,绞的不成形状,我有点手足无措的坐在他旁边,然后不小心看到他害羞着笑的侧脸。

我甩甩头,我为什么在回程巴士上这么白痴的回忆往事,我有点气愤的在乌龟肩膀上乱折腾一阵,可是他没有任何反应,他似乎睡得很熟。也是,又不是铁做的,那么不要命的在天上飞了那么久,哪有不头晕的……乌龟啊,你是不是有点努力过头了啊……有点任性的捏他的脸,他似乎是已经习惯,还是没有反应。只是捏了两下后,泛上来的红晕特别明显,我这才后知后觉的认识到,这孩子已经白到接近苍白的地步了。

如果我不是你男朋友,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是我的责任啊……责任,我觉得这是个很厉害的词啊。

突然哼起这首歌的他,让我有点无所适从,虽然一直一起,已经习惯到了不去想会不会见不到这种蠢问题了,虽然说我还是那么清楚的记得那些事情,而且我相信他也不会忘记的那么彻底,但是我就是慌了,慌的连绒线帽都掉在地上,捡了好几下没有捡起来。怕弄醒他。动作又不敢太大,于是在车座底下摸索着,好容易够到,抬头突然撞到一个很柔软的东西。

一把抓住,抬起头,傻气的笑容还没收起来,对上他一双清亮亮的眼睛,他的手还搁在我手心里,刚才要不是这只手,我肯定撞车座栏上了,他定定的看我一会,然后弯起嘴角很漂亮的笑了,“BAGA……”小乌龟现在长成美人了,口齿清晰伶俐,眼神妩媚流转,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随便骂我BAGA。

“乌龟你找死啊……”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看在你刚才救了我的头,我也不好意思很大力的打你。

“仁……有人会看见的。”他的笑意收敛了,眸子里的光变的锐利,和我记忆里的很不一样,我本来想说的话,被他生生的堵回去。我本来就不是很会说话的人,哪有小乌龟那样提纲挈领,重点突出,嗫懦半天,终于有点挂不住了,恼怒的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隐约中听到他叹气,似乎是很无奈的感觉,小乌龟今天对我说了谎,我当然知道他二哥生日不是今天,我光陪他买礼物就买了不下5,6次。我也当然知道他是不想去我家,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爱问为什么其实是好习惯啊,什么都憋在心里想,不是很难过吗?可是这些人偏偏都不懂,还嘲笑我。

那天的最后,我似乎忘记对小乌龟说什么话了,我只是又凑到他冰凉凉柔软的嘴唇上,卖力的咬了几下,然后看着粉红乌龟变深红。其实我是想说的啊,那首歌最开始那三个字,我想说的啊……为什么没有说呢,那个时候。

车快要到我家附近的站了,我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向旁边伸,要是我拉他下去的话,他不会生气的吧,他从来不会生我气的……车子外面掠过的景物越来越熟悉,我接触到他小指上的皮肤时,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