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3]  [82]  [9]  [81]  [80]  [79]  [25]  [78]  [77]  [76]  [7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Glass
我们的手,在胸前绕啊绕,激动的音乐,在缠绕中点燃,我经常陷进着梦魇中,是Kinki kids在名古屋的F con,那天刚前辈身体不好,于是一向不多说话的光一前辈很努力的讲着MC,我们都手足无措的应着,一直都悬着一颗心不敢松气,我偷偷看着光一前辈的眉头,虽然在笑,却有不自然的死结。

气氛有点凝固,光一前辈的话不自然的多而且快,我几乎我可以感觉到他急噪窜动的情绪,我看看后台的方向,那里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傻傻的拿着一件衣服跟在仁和光一前辈后面,因为没有人,能够穿上它。突然觉得光一前辈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高大,其实那一刻,我几乎感觉到他最脆弱的一面,能够让光一前辈那样的人,只有刚前辈,一想到这个唯一的一一对应的关系,心内凛然。

《哨子的少年》,玻璃一样晶莹的心,碎成尖利形状的心,我突然在这个时候想起来。那时候我是为什么突然从忧郁气氛里走出来,在热烈的前奏音乐里,把手臂傻傻的绕的飞快,因为我看到了仁的侧脸,在那些明亮的灯光里,仁天真的笑着,眼角的泪痣在闪光,他看着光一前辈笑,看着底下的fans笑,然后,把头转到我这个方向来。我开始飞快的缠绕着,玻璃少年,梦一样的前奏。

“诶……你怎么不去吃饭啊。”他大咧咧的在身边坐下来,不用转头就知道是他,温暖就是毫无预防的从背后袭来,然后化成更为尖锐的寒意,钻到脖子里去。我耸耸肩,把整个人蜷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然后躺倒在冰凉的草地上。他疑惑的看着我,慢慢的把眉头皱起来。

“走拉,去吃饭了。”他有点不耐烦的去拉我的手,然后在拉到的那一瞬间表情凝固,然后就扒下他身上宝贝一样的大羽绒服把我包了个严实,然后呢,然后,他看着我温柔的笑,就像那场似乎永远都不能结束的con上,玻璃少年的前奏响起时,一刹那的光辉中,他甜蜜天真到不可言说的笑容。

“走啊,去吃饭啊。”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吃饭这么简单的事情,我突然觉得好笑,就不假思索的笑了。冬天难得的阳光,让我把眼睛眯起来,他手一用力,整个的把我从好容易坐热的草地上拉起来。看着我惊慌的表情,一脸邪恶的笑,笑的我心里发毛。

现在很容易能在他脸上看到所谓性感到死的表情了,被强烈shock到的一次是那场梦一样的海贼帆,熟悉到有点隐约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听到旁边的丸子小声说:“藏了那么久,终于可以看到这家伙献宝了。”突然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觉得自己亏欠了这个人。屏幕上美女的影子,性感窈窕,他和那影子纠缠的表情,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沉醉迷乱,眼睛酸到不能承受的那一刻,负气的抬起头来,以为这样眼泪就不会往下掉。

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不和所需要的微妙距离,在心里碎碎念,脚步迈出一种虚浮的状态,那家伙频频的回过头来看,蓬松柔软的头发在肩头一下下的扫着,我听得见摩擦的声音和他小声的抱怨。

无非又是什么老是不吃饭,老是发呆,这样没有营养的抱怨,自从进入生田片场,没有一天我不得不一边忍受着寒冷,一边听着他大同小异的唠叨,不过听多了,竟然觉得窝心和喜欢,不吃饭是想让你来叫我,这样小女生的心态,可以自己把自己吓死,毕竟,我还是冷酷沉静的龙少爷啊。

“诶,我们在外面找房子一起住吧。”

很大一个雷在我头上炸开,抬起头的时候他正在眼前,抿着好看的嘴形,睁着闪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看着那亮光慢慢的暗下去,我低着头,看脚下灰色地面,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连回答都不等,还是自顾自的朝前走着。

有点想问他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但是这个问题也同样没有答案先被处死,突然很想跑上去跟他说:“好啊,那就住一起吧。”但是似乎,已经失去了时效。

极道二似乎同样是一场幻想,突然忙碌成这样的时候,我有点无所适从,其实一直很想演戏,看到电视里木村前辈泷泽前辈刚前辈,扮演各种各样的人,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会从心里面觉得,好帅啊,但是圣诞的SP我却看的一点都不开心,即使明明知道一定是会这样的,仁一定会演这样的剧,也一定会有这样的情节,可是还是看得不开心,但是仁兴奋的拿剧本来给我看的时候,我似乎只是问了:“有吻戏吗?”

很在意的一件事情,竟然现在想来那么好笑,仁的确是吻过我,但是并不代表他不能再去吻别人,他的嘴唇始终自由,温暖,而且残忍。

当剧中坏人的拳头挥过来的时候,我正想到残忍这个词,关于这个词的多种释义,似乎都在这一刻碎成几片,青春热血的混战,难免磕碰,我不在意,却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在意了。闪躲的时候碰到了腰上的伤口,差点疼的要叫出来,抬头看在身边同样被打的很惨的他,突然觉得,这样也没有关系吧,就算是被打的面目全非,以后都不能见人了,都没有关系,突然想到我那首惨烈的solo,凭空有点自怨自艾。

“我说,还是找个地方一起住吧。”收工很晚,我疲惫的理着包的时候突然听到他这么说,手里的小镜子梆的一下掉到包底,开始不确定的在包里乱摸乱找。

他打开保姆车的窗帘看看外面,然后又拉上,然后很大动作的凑过来撩我的上衣。我心里一惊,总不会是欲求不满到想在车上下手吧,最可怕的是心里竟然还有一点期待。

“你干什么。”小声的抱怨着去拉他的手,结果被那莫名的温暖的手指钳制住,一下子整个人都要软在车座上。

“给我看看。”他低声吼着,再不是往年甜糯的音调,我突然觉得害怕,那些一去就再不回来的日子,在这部所谓的校园青春剧里一点点被提醒着,他手心的温度在腰间肆意的游走,连碰到了伤处都愣着不敢喊疼,愣了一会看他没有出声,有点奇怪的回过头。

他眼眶红红的,像是竭力在抑制着什么,我差点以为是我的错觉,但是他假装很大阵势的把衣服放下来之后,说了一句话,我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只有掉过头大口的呼吸着保姆车里不多的空气。

关于绊,关于我的惨烈和坚持,他到底懂了多少,我简直不能预测。

脑子里只能回响着那句:“一定要出来一起住,明天就出来吧。”笃定的语气,再也不是我可以否定和拒绝的,和他微微鼓起的嘴,稍稍泛红的眼一样,我再也不能猜疑和假装无视。

窗户外面一片灰白的冬天景象,我突然,不想期待春天的来到。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