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1]  [80]  [79]  [25]  [78]  [77]  [76]  [75]  [10]  [24]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mauve

“刚刚的事 不管我怎么想 ,不管是谁都无法知道事实 。不停地重覆地过著, 虚度光阴又令人透不过气的日子。”有点太惨烈的感觉,反反复复的在纸上划着,出来的都是这样的词句,有点泄气,其实是想写,更加元气更加精神的歌的,就跟现在手上这个热血到让人不得不振奋的剧本手上。

很仔细的想了想振奋的理由,即使我爱面子也不得不承认,和他一起演这件事情,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我老是想到他快要伸过来的手,手指尖上柔软的触感,因为要弹吉他,所以仁的指甲剪的很短,碰到我手背的,是他软软的指腹,有点温暖有点犹豫的,蔓延到小指上。

若是以前,他会不由分说的拉起来,一直捏到我手指与手指间的骨节硌得生疼,然后任由他带我去哪里,我都没有办法,但是那天他犹豫着试探着,要不要在他下的那一站,也拉我下车。我开始讨厌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究竟是讨厌他的试探,还是讨厌在这试探中难过无奈的自己。大白天在休息室里想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件容易让我自我厌恶的事情。

“人生真复杂……”无意识的和坐在旁边的老大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就觉得矫情了,说了又怎么样,之前就暧昧不明,现在又指望谁能够明白。我和他应该一早说清楚,做朋友做情人,都要认真做下去,好过现在什么都不是。亲友里没我名字,自然也不能自作多情的,以为就是他的什么人了。

摇摇头,很麻烦的事情,却一定要想通了才可以,我把手藏在裤袋里,让他的触碰落了空,我甚至没有回头看他失望的表情,厌倦吗?其实还是抱着那么一点希望的,就是这点希望,让我还能继续在他面前逞强下去。

“哎,人生真复杂……”我听到老大相同的叹息,他神秘的在一本黑皮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写两句轻叹一声,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不禁也和亮有了相同的疑问,“老大啊老大,你到底想变成什么呢……”

不知道想要变成什么的老大,满意的合上笔记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我还等着一个杂志的取材,只能眼巴巴看着他喜滋滋的把大瓶小罐往包里装,气得我牙痒痒,临走前老大的一句话让我一夜无眠,尽管如此,当时听到的时候我只是笑容僵硬而已。而在回家的电车上,我脑子里开始出现一片空白的景色。

习惯性的转个圈,二哥新送的衬衫很合身,难得他还一直记着我喜欢的牌子,还有花色,明天可以穿新衣服去排练场,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演唱会日益逼近,有时候想想我们的创意我也会拍案叫绝,这么好的点子还真是除了KAT-TUN谁也想不出来。伏在桌子前面翻着one piece原画设计小骷髅头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笑出来。关上房门后我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以贴上给他设计的骷髅额头上,那枚鲜艳的唇印,契合,切合,他会不会想到这个是我的唇形呢。

往后倒,倒在枕头聚集的床上,ran chan撒欢着跑过来,在我胸口上趴下来,无辜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有点发麻。拜托你不要这么无辜好不好……我想起老大说的那句话“仁的solo,听说已经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定下来了,定下来了……不断回旋,真让人烦恼。我见过他solo的雏形,那时他还兴致勃勃的跟大家比画着,届时后面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笑着骂着打趣着,但是定下来了之后,我突然察觉自己这边还什么都没准备好。

把ranchan高高的举起来。“ran chan……”我总不能问这样一个无辜眼神的小动物,我漂亮吗?我迷人吗?可是,我也想要诱惑,我也想要激烈,也很想要sexy啊……把枕头整个的压在脸上,算了算了,再想下去一脸菜色明天要怎么见人,可是那些画面就像雪片一样,在脑海里纷纷扬扬。

如果让他知道我经常梦见以前的事,他会怎么样呢,肯定是先做出很惊奇的样子,问:“真的吗?”然后傻气的笑着说:“你记性还真好。”然后呢,然后我就想不出来,我已经完全无法预测他的行为。要不开完演唱会之后,跟他促膝长谈一次吧,可是一想到跟他促膝,就觉得,长谈,不过是梦想而已。

我不是怀旧的人,我只是对现状不满,而又不太知道怎样去改变,于是,向以往寻求温暖的来源。妈妈在外面很大声的喊着kazuya,kazuya……我喜欢这个名字,听上去是受宠爱,却又始终孤单的。

一步一步地来就好了,总是想着,一步一步的来就好了。“不要放开这双手,拉这双手。”曾经很熟悉的话语。我仿佛看见他穿过人群,生气的吼着那些和他差不多大小,甚至有的还比他强壮的孩子们,然后把手伸给我。犹豫的看着他干净洁白的手,我不知道能不能把手伸过去。我的手上有灰尘,有血迹,有擦破后难看的伤口,有被打后一块块的淤青,可以拉他的手吗?

他有点着急的催促着:“和也,起来啊,拉我的手起来。”

我们一起度过的日子,一直持续着,一日一月一年,两年,三年,很多年,我有些负气的松开他的手,也只是最近一年多的事情。

还没等到妈妈催睡觉的喊声再传上来,床头的电话铃先响起来,有点吓人的,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来。我有点不想接,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谁都会觉得唐突的吧。

拿起电话,没有人说话,只有隐隐约约的音乐声音,然后间歇听到他典型的天真无知的“诶?”,然后,音乐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听得出来是陌生的旋律,不是前辈的曲子,不是欧美的风格,难道……我有不好的预感。越是听下去,越是心慌意乱,仿佛有大朵大朵紫色花朵,在心上无忧绽放着,蔓延着,荡漾着,封闭了所有呼吸的渠道,我听得眼眶酸涩发胀,明明不哀伤的旋律,却要命的让人感触良多。

音乐戛然而止,那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来,我抹抹已经滑到嘴唇旁边的眼泪,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不甘心,不是充斥着连自己都讨厌的嫉妒的感觉。这个人,一个人写出了这样的曲子,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兴奋的跑过来跟我说,“和也和也,你帮我听听这个。”“小龟,我是天才吧。”我是隔着电话听到的,最后一个人。

“怎么样怎么样,和也,很不错吧,我写了很久……”等不到他说下去,甚至是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声音。我想要马上挂到电话缩进被窝做我的甜梦。

“不错。”就是这样,平淡的语气,那么你满意了吧。“真的不错,赤西,你真厉害。”

我听到那边一片静默,连他呼吸的声音也听不到,时间流动的声音,在这寂静中特别明显,我听到锐利的时间从皮肤上划过的,滋滋的声音。若是以前,定然是他死命的追问而我坚持不肯称赞吧,后来他撅着嘴一个人坐到旁边去的时候,我会到他耳朵旁边偷偷的告诉他。

而现在我只能告别无知岁月,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你身后那个羞涩的小孩,我不能再让你围着我一圈圈的跑,大声的喊着,和也和也,我的和也。这个我深深感到骄傲的称呼。赤西,原来和你说再见,是一件这么让人心碎的事情。

“不错啊……”这首歌的名字,也一定很美吧。断线之前我似乎有听到他叫我名字,也可能,只是我幻觉而已。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