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6]  [75]  [10]  [24]  [11]  [12]  [13]  [14]  [108]  [15]  [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仁龟]白衬衫1end
在接近20岁的年龄,突然开始,喜欢了最纯净的颜色和最简单的式样。

仁还记得一开始进J家时的演出服,鹅黄浅蓝粉红,都是单一色调统一款式,然后颈上或腰间,一条亘古不变的丝带。

小孩子总是爱漂亮,容易艳羡,和也曾经扒在舞台旁边的幕布后面,直直的看着光一前辈那件宝蓝色与白色参差,有许多流苏和亮片的衣服,眼睛里闪着kirakira的光,然后轻声的问着仁:“仁啊仁啊,我们什么时候也能穿那样的衣服上台啊。”

仁那时正在玩闹嬉戏,心比天高的年月,穿什么衣服都觉得自己帅到天上地下,丝毫不能明白小乌龟内心崇高的理想,只是拉住他的手,拖啊拖的,拖到后台休息室。


空旷的休息室里现在没有人,最后的ancore,前辈们都去了前面舞台,一片喧闹扫过走廊,刚从舞台上退下来的小JR,在等着下一次的音乐响起。仁大着胆子,从衣架上拽下一件衣服,沉甸甸的亮片,硬凉的质地,远不如身上的简单衬衫来的舒服。

“小龟小龟,快点快点试试,你不是要穿吗?”仁睁着圆圆的眼睛,一脸天真的邪恶,像是做着什么很大的坏事,旁边有好事的JR开始起哄。

和也接过那件华服,在手里掂量着分量,想了好一会,终于还是挂回原位。任凭仁把为什么问破了头,都不再说一句话。

那次的舞台,同样华丽盛大,在后面的一群面目模糊的JR里,努力的跳跃着,唱着,仁有些奇怪的看到和也眼睛里有泪光,真的那么想要那件衣服吗?还是因为灯光太刺眼?那时候的仁想不明白,那时候的和也自己,都不知道那莫名的眼泪是从何而来。

后来和也生日的时候,曾经收到过一个奇怪的礼物,一个奇怪的木雕小人,粗粗的眉毛在脸上特别明显,五官也因为过于严肃而完全说不上可爱,但是身上有一件华丽到累赘的衣服,宝蓝,白色,亮片,流苏,一样不少,虽然做工粗糙,却看的和也心里一颤。回头瞥到仁那天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创口胶。

那个小人被放在床头,每日一身疲惫回来,看到那丑丑的摸样,自己都觉得好笑,仁啊仁啊,看不出是这么有心思的人啊。
当那粗粗的眉毛陡然细的清秀,继而挑的妖媚起来的时候,和也穿上了更华丽的衣服,白色皮草,银色亮片,红色丝绸,黑色牛仔,一样样搭配起来,早已经不是当年简单的堆砌了,极端的颜色拼在一起,极端的美丽起来。仁也和衣服一起性感起来,和也有时候猛然回头看到仁有点模糊的脸,都会想起当年那个笑的傻傻的,只知道足球不知道女人的孩子。

仁的眼光开始飘忽,开始向不同的方向扩散,然后在每一处都留下烫人的灼热痕迹,和也有时会下意识去抚摩这些衣服里面柔软的里子,说实话华丽衣衫穿起来真的累,抬个手踢个腿,凭空多了许多负担,然而美丽有如成长,总要付出代价。

仁有时候会笑和也太瘦,好好的衣服穿不出架子来,然后自恋的说,我的身材多么多么的好。只是那一次少俱开录前他站在衣服前发呆,没有袖子的演出服,遮不了手臂上庞大的绷带。
“还疼吗?”柔柔凉凉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仁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

“傻瓜,谁让你平白跑出来档那么一下,你还以为他真敢动我不成。”声音不再平静,和也看不到的仁的脸,此刻换上了温柔得不忍正视的表情。

转过头来呵呵的笑着,然后伸手去扒和也的衣服,说:“小龟的衣服真好看,今天就先借我穿吧。”手指不小心触碰到皮肤,和也低着头不敢看仁大咧咧的脸,怕自己忍不住要拍他的头出气,然后就这样僵持着,脱了一半的衣服,仁也不敢再往下拽,和也也不放松。

“小龟……小龟……”仁小声说着,然而音量并不小。“你放松一点,这样我没有办法动拉。”

话一说起来,自己觉得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背后的衣架稍微动了一下,听到翕翕梭梭的声音,突然想到以前自己躲在KINKI休息室门外偷听的情景,再低头看时,和也整个已经变成粉红。

原来时间不过是把我们推上旋转木马,从原地出发转一圈回到原地,没有改变的,还是没有改变。

和也红着脸把衣服脱下来,气鼓鼓的扔到仁身上,刚想转头又回来瞥了一眼仁手上的伤,终于还是拎起衣服潇洒的一抖,无奈的说:“把手抬起来。”

手从袖管中穿过,如同穿越一段时光。

仁的衣服后写着大大的J,和也转过身来,他知道这个字母将要煞住很多人。

在舞台上的位置,慢慢的朝前挪着,告别那件简单绸衫已经很久,想起以往每次在演唱会中间空隙里,因为不能忍受汗味偷空清洗衣服的时候,仿佛还是昨天。

也有时卡不好时间,就穿着湿的衣服上场,冻的牙齿打颤也要有温暖的J家笑容,即使这笑容,也许根本没有谁会注意。可是,有人会在下了舞台后狠狠的训斥着,然后脱下湿漉漉的上衣,抱在一起取暖。皮肤也是湿的,光滑的贴在一起,紧紧的依偎着,常常很快就能睡着,后来听到了仁的一首歌,想起那时候的点滴,眼眶不自觉的湿润,湿润,终于承受不了泪的重量。

刘海变长,遮出明亮的眼睛,身材变长,快要遮住真实的稚气,每一个转身回头,都能够看到他在那里,笑的一脸阳光,或是不知道神游到了欧洲哪一国,无论如何,都是幸福的,无论如何,就像披在身上的温暖衣衫。

今天的最后一首歌,常常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自己一个动作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他就会懂了,至于真相,不想去研究讨论和揭示。

当全场等光暗下来,仁在幕布后面安静的抿起嘴,听着那他都快要背出来的单恋理论,听到小乌龟轻轻的“啊~~”,呆呆的笑了,原来,你能性感的,也不过如此而已,有什么资格取笑我把solo曲叫《HA!HA!》。

那小孩站到台当中,开始唱那首纯情到让人做白日梦的歌,仁心里小小的打着拍子,猛然一抬头,突然眼前一面绚烂白色。
他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即使腰间以下繁复的装饰让人缭乱,可是仁还是不由自主的注意了他的白衬衫。式样也是新的,颜色也鲜明了,不再是往日混迹于人群中的粗糙,但是依然纯净透明。仁有点迟钝的觉察到了手指的疼痛,但是也异常敏感的觉察到了空气的潮湿。

和也眼中,有晶莹泪光,他低下身去看海也好,他直起身来点头也罢,那晶莹和以往的某个影象重叠,仁突然明白了,舞台上的灯光,其实不会太刺眼的。瞬间一切从身边掠过,那些闪闪发光的,荣耀的,坚强的,细碎的东西,从身边一阵风似的掠过。

风,也同样掠过床头的丑娃娃,他一摇一晃的像是在舞蹈。
仁卡着拍子走出去,走出去,走出去,那一抹纯净白色的地方,在闪光在招手,已经快乐的不知所以,忘掉了艰辛疼痛和一路尘埃。

那么明年,考虑送他一个漂亮一点的娃娃吧。这样单纯的想着,与他对视着,然后笑的心肺全无……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将永为你穿着鲜亮的白衬衫,将永和你一起,与光同行……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