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  [43]  [42]  [41]  [40]  [89]  [39]  [38]  [88]  [87]  [16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5.Gloria
荣光之歌,彻夜唱在茫茫黑夜,我们抬起头,拿下眼罩,是动魄惊心精致容颜,我有些狂妄的在镜头前抛了个媚眼,然后小小的扭一腰,扭头走向光明之地。我最近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在我蓦然醒来的某个夜晚里,我看见我们六个人,蒙着眼罩站在一个奇怪的沙漠里 ,一片热闹蒸腾的沙漠。我们眼前的黑暗逐渐退却,然后一切开始光明起来,金黄色的光辉漫洒在我们身上。是的,这个梦境后来成真。

我一直以为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兴奋的不知怎么好的大叫大跳,但是他只是怔怔的听着,然后露出一种相当可爱的茫然的眼神,是丸子先反应过来,叫着真的吗真的吗?然后跑去小心的问工作人员,而他还是保持那个姿势站在那里,过了半晌才蹦出几个词“我们……几个……出道……”

我们几个出道了……我仰起头让眼泪回流,我看着排练室明晃晃的灯光催促时间飞速回转,那些声音与画面同样清晰,龙也毛毛刺刺的金属项链,丸子挡住麦的手指,淳一闪而过的笑容,KOKI无意捡起的歌词本,然后的然后,然后我看着他突然的笑起来,如释重负的笑着,跟我说:“我终于带领你们出道了啊……”话一落音遭到众人鄙视,龙也直接就站起来走出去,淳的笑容趋于僵硬,丸子倒是异常配合的吐着槽走开,我走到他旁边去轻轻拍在他蓬松头发上,“犯什么傻呢,吃饭去不去……?”

“去……他欢快的收好包包,欢快的跟过来,我突然觉得他依然是个孩子,刚才脑子里飞速旋转过的,不过是我的7年。

那天吃过饭之后他便急匆匆的回了家,我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只是一个人回家,走进巷子口,有很好的月光照下来,已经夜晚深沉。长长的树的影子从地上一直铺到墙上,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我突然的脆弱起来,真的,要出道了啊,之前我们一直说着,不出道也没关系,只要让我们几个还在一起,以KAT-TUN的名字工作就行,但是,真的出道了啊。

我以为下雨了,其实是我哭了,用手指最柔软的顶端去擦眼泪的时候我想起了他,他那时候也是这样用他软软的指腹拂在我脸上,他稚气的脸上有一种让人感动的坚持,他说:“对不起和也,我没有能让KAT-TUN出道……”他说:“没关系和也,我们一起能一起出道的。”那是传说中的赤西仁,我常常这样想,那是我一直为之骄傲的原因。

他似乎突然销声匿迹,在难得的两天休息日里全无音讯,给龙也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睡觉,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含糊的说:“仁好象……出国了吧……”

“啊?”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边已经一片寂静,我尝试着打仁的手机,却在按下最后一个键时别扭的停了下来,把手机放在床头边,迟迟不去按它直到那个屏幕暗下来,我像是知道他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自己出国去,虽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DEMO已经送到我们手里来,慢慢的有新歌加起来,他以前录的那首Will Be All Right也在,我时常喜欢在安静的时候大声的放这首歌,前面的那段华丽的声音,经常让我不禁把嘴角扯到一个完美的弧度,在镜子里我看见自己的脸,那个有点骄傲和轻蔑的微笑是我的,那个依然还想为天真感动的执念眼神也是我的,多么矛盾,不过他说了,What You Worry About Will Be All Right。

他终于出现在收假的前夜,兴冲冲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我刚吃完晚饭躺在床上看新的日程,那个铃声一响我就把电话抓起来,却在手心里好攥了一会儿才肯接,让你玩失踪,让你说都不说一声,我是准备接电话听他狡辩的,恩,给自己一个不错的理由。谁知道他根本不需要狡辩。

“和也,出来出来,老地方吃饭。”

“我吃过饭了。”

“出来啊……我有好东西给你。”

我几乎还没有机会说上一句拒绝的话,每次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语速还不够快,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但是我就真的下床换衣服,还在镜子前挑了良久,出门的时候我很不平的想,命运何其不公。

那天我拿到了一件限量的名牌……AKA的舌头,他坚持要这样叫这个牌子我也没有办法,递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一片潮湿亮光,亮的晃眼,我接过来他笑的一脸奸诈,以后你就穿着AKA的舌头出道吧……好好的一句话被他说的相当有情色味道,我起身说我去洗手间,他巴巴的看着我离座,舌尖滑过他暗红色的下唇。

洗手间的门哐的一声被锁上,谁也不知道这声响的含义,他笑笑的抚摸我的眼睛眉毛,他已经高到可以把我整个的压在门上,双臂一撑我就是想逃也逃不了,更何况我也没想逃。我捏住他已经有些圆润的下巴说:“你可是什么都没说就消失了两天……”

“我不是有带礼物回来吗?”

“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少假仙了,你知道什么概念。”

“我至少知道你脖子上这个限量项链不是你自己买的……”

“和也,你吃醋。”

“我没有……”

“真好……以后可以长久地看你这样自掘坟墓……”

“不要以为学了几句成语就乱用……”

低而且快的对话,我们都是对方熟练的对手,包括之后他滑进来的手,触摸的无一不是我崩溃的点,包括之后我嵌在他双腿间的身体,迄今也只是为了一个人这样打开。外间嘈杂的声响我们听不到,披着那件AKA的舌头,他的舌尖开始痒痒的在喉结上游走,我仰起头愉悦的出声,我想我们都是冒险而不安分的灵魂,正如同我时常有的那个梦境,那片海市,其实我很想拥有。

他意外很厚道的没有做到最后,他只是拥抱着我,很紧很紧的,拥抱我因为他而湿润的身体,孩子气的在耳边说:“真好,以后什么都不怕了。”我的仁,你何尝怕过,如若只有一个人,我们是无所畏惧的,人的恐惧,来自于拥有,因为我们实在拥有太多太多,所以反而对恐惧看的淡然。我能不能说我喜欢你的声音你的样子你的孩子气你的霸道你的一切一切,我能不能说我们的七年将延续到无期。

他的舌尖温热甜香,留在我唇间浅淡的烟草味道,我合上眼睛,靠在他肩膀上。原来我们要的不过是这样,原来我真的是连承诺都可以不要的。

一时间什么都开始决定,东京DOME,梦想的地方,单曲做词做曲,强悍的组合。PV的拍摄也定了下来,我有些惊异的看着,成摞的日程安排,然后看着我亲爱的ATTUM傻笑,

“和也最近很喜欢这样笑嘛,是不是被仁传染了……”丸子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不幸的是有些人是不讲道理的,于是可怜的丸子立马被打了头。

“赤西仁,你为什么欺负我家丸子。”难得说话的龙也抬起头来,无辜而茫然的看着仁,仁一时答不出来愣在那里,然后乐屋里开始一片哄堂大笑。我在笑的间隙里有意无意的靠着仁坐下,坐在他旁边我觉得很安心,真的有一种什么事情都会好起来的感觉。仁似乎很高兴的在和丸子讨论什么,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于是我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靠下去,然后笑笑的埋下头去。

头发越留越长了,在下一个镜头之前,我无意的捋了捋头发,那些陈旧的影象浮现上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都变的太多,而我们一直在一起,反而觉得时间像是不曾流逝过。我们开始喜欢说年轻这个词,我们开始看着彼此以前的样子笑,我看着那时候红黄蓝三色的我,和他,和斗真,傻傻的让笑容僵住,岁月如同仁不小心没有关好的水龙头,潺潺流泻千里。

那日斗真打给我,一把温和声音说着恭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应着谢谢,谢谢。他突然笑了,说和也你不用顾忌什么,帮我问仁他们好。我放下电话后奇怪的胸口发闷,或许这些荣光,只因为是我们,因为是我们幸运才能拥有,如何不心怀感激,感激那些在生命里闪耀的人。我想起不久前一起吃饭时斗真的笑脸,外间天空突兀的亮起来,我觉得不加倍努力的走下去,已经是不行的了。

仁在录音的前夜打电话过来,一接通了就不停的笑,声音还颇为清脆好听,连带我也笑起来,两边都笑的差不多了,他没头没脑的来一句

“明天录音几点。”

“9点吧。”

“哦,那好,那我8点40起来。”

“还是,有点迟吧。”我头上似乎有黑线降下。

“那,再早五分钟……”他似乎情绪很高,那边还有吉他嗡嗡响的声音。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问题在我心头盘踞许久,我没有机会,也问不出口,我一直这样问着自己却想要一个确实的答案,如果说我还想保留最后的那一点矜持,那么我现在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可是我的嘴巴比我的脑子快,长久讲MC养成的坏习惯,使我问出来似乎还相当镇静。

“仁,我是你的什么人啊?”

那么平常的语气,似乎就像问明天去哪里买东西。你今天吃了什么一样随便,但是我的心还是狂跳,就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如果可以撤消就好了,如果仁刚才瞬间走神就好,可是仁俨然在那头吃吃的笑,笑着说

“是我的和也啊。”

我长长的吐一口气,那我将继续做你的和也,请你也继续做我的仁,我们要一起做KATTUN的KA,如同很久之前被人开玩笑说过的那样。那么仁,晚安,我将带着湿润的眼角入睡,明天我们面对的是另一个火红燃烧的太阳。

他果然是顶着鸟窝头匆匆在9点钟的时候跑过来,和丸子在进行最后的角逐,你追我赶,终于同时到达乐屋。

我和龙也无语的换了一下眼神,潜台词不言自明。工作人员说:“都来了,那就去录音室吧。”我们站没站像的站起来,一帮子浩浩荡荡的在走廊里穿行。

仁快两步追上来,开始情不自禁的练声,我们都已经习惯甚至连侧目都不会,任凭他一个八度一个八度的唱上去。他的声音明亮如同清透阳光,缓缓穿过这些年来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同样穿越过我们将要抵达的无边未来。我们的影子在某一个点上交汇,同样汇聚了耀眼的光线。

在这里聚集镶嵌着光辉的灵魂,向着那燃烧着上升着甚至要毁灭般的喜悦,光荣之歌,现在在这里高声歌唱。

我清楚知道这不只是歌而已,是我们珍惜许久的时光,在一瞬间的重合迸发,喧闹中我仍然可以看到仁的脸,如同初见一样让我心动……

关于TGB
TGB的初衷是想写什么呢,似乎已经忘记了,笑。只记得那时候和K商量着做了TIME GOES BY的时候,就想着要写这样一个现实的文,然后就尝试着写了一章,给猫看。那时也许她说也还颇有可看性,就写了下来。那时到现在,有半年了吧

半年写下来,心情也变了很多,想法什么的,也不是一样了。也许那时我在KAT-TUN里能看到的只有仁龟,那么现在我可以说已经更多的看上了这个团。如果说那时候我对于小夫妻的心情还是,和也付出的比较多,那么现在我更加相信,他们是那么独立而又不可分的纠缠着,没有谁是单方面的。因为想法上的变化,使得整个文下来,风格也许不是很统一,写长的,就是有这个顾忌,笑。

但是终于还是写完了,对于我来说,这是我众多故事中,我最有责任感的一个,我从未想过,我会喜欢他们多久,但是在喜欢的时候,真实的心情融入文字中,我想要保存下来,包括我爱的AK,我爱的KATTUN,我对于他们的理解和想象,还有,我对于他们未来的坚信。

KAT-TUN终于出道了,刚开始写这个文时,哪里知道会有这样轰烈的事情发生在今年。但是时间流逝,TIME GOES BY,要表现的既有不可预测的,也有在时间里始终存留的,比如小两只的羁绊,比如这个让我感动的团体他们的粘合,再比如,那些始终爱着他们的人,他们的期望和喜悦。这些东西,在时间里沉淀下来,如同一个遥远的约束,将碎片连接起来。可以不用去追究文字的叙述里有多少是真实的,我想要表达的不过是感觉,是那种最终在一起,一直在一起的感觉。

BGM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用TIME GOES BY,写到最后虽然很想用WILL BE ALL RIGHT,但是,还是觉得前者更符合心境。写完这个,恐怕长久不会写现实的长篇,因为我相信我将记住的东西,以后日日都会崭新,回忆和追问,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希望看这个文的亲,能够感觉到AK羁绊,KT羁绊的万一,那么这些文字,也就尽到责任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