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43]  [42]  [41]  [40]  [89]  [39]  [38]  [88]  [87]  [167]  [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5. 暖春

我们似乎有了不用再惧怕的距离

我们似乎都能够笑着看淡色天空

那一天,喜欢上很好的一个人

下一站,终于到暖春

突然间像是飓风来到,偶尔打开电视便是那六个人,光辉熠熠的站在台上,铺天盖地的广告,那天横山不经意说起,“KT这次的妆好浓……”,亮抬起头看了一下,突兀的看到龙也的脸,很厚的粉和腮红,很重的唇彩,乌黑的刘海重重遮住眼睛,亮突然觉得眼睛酸涩,起来闷闷的说一声,“我出去抽根烟。”

外间阳光明亮,青色的烟雾开始在指间缭绕的时候,亮突然想,也许真的就这样了,不过再有什么事情发生,而思念,也终于将随时间淡化。想到这里,心里有隐隐的刺痛,像是冰屑子,可是郊外的花已经在开,像是已经到了要美丽的季节,冰雪消融得连痕迹都快没有……

突然电话响起来,是仁的号码,亮拿起来听,仁却奇怪的在那边沉默着,直到亮也不再沉得住气。

“说话啊……”

“亮,演SHOCK,还是要来东京的是吧。”

“怎么,想请我吃饭。”亮很庆幸手机不能传递视频信号,不然仁看到自己用这样的表情说这样的话,一定觉得诡异。

“我请你吃饭没有问题……只是亮,你真的不再见TACHAN了?”
亮突然的怔住,他竟然再也找不出一句轻松而若无其事的话,来敷衍过去。他只是听着仁在那边支吾着解释,却也没有真正听清楚他在解释些什么。已经不需要解释了,我们再得不到任何一个见面的理由,亮发现自己爱过的这个冬天,已经空白,那些伤痛得深刻到极点的,不过是不能给人看见的疤痕而已。


冰冷的水浇在脸上的时候,龙也有瞬间窒息的感觉,后脑开始钝钝的痛,眼前的镜子里,自己残妆的脸也开始模糊。最近好象已经快不行了,用再重的颜色遮不住,这苍白到有些可怕的脸,龙也闭上眼睛用力的呼吸着,他听着自己胸腔开合的声音,那是寂寞的声响,忽然觉得没有力气了,就沿着梳洗台慢慢的滑坐下去,同样冰冷的地面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这一时刻大家刚上完通告都很累,外面和里面都是安静的,这安静让龙也觉得喜欢,在这安静里他可以想很多很多的事,已经离开了很久的人。

龙也想到了初次的见面,工作人员带着那时一脸青涩的自己和丸子,走进一间排练厅,那里面有很多同龄的小孩在练习舞蹈,一直被带到一个个子特别小的孩子面前,工作人员说锦户君入社比较早,以后就在一起努力吧,那孩子眯起眼打量着自己,打量了一会,突然咧开嘴笑了,那笑容太过明亮,以至于只是回想起来,龙也都觉得眼眶温暖潮湿。

龙也想到了再次的见面,03年的少俱,他站在不太远的地方,用一种只有他能说出来的语气问自己:“你到底想变成什么啊?”彼时他在少年与男人的边界,一头黑发深的扎眼睛,自己只能低下头看着地面,卑微如尘土却也骄傲如水仙,直到抬起头与他的眼睛相对时,仁突然在后面喊“他想变成妖精……”是的,如果妖精没有情爱纠缠,没有恼人悲欢,今生就想当一只有透明翅膀的妖精,只是他牢牢钳住自己翅膀,挣扎间破损,堕入凡尘。

龙也一直想,一直想,他们那些有限的对话,那些隐藏起来的甜蜜时光,想在上个冬天到来之前,亮突兀出现的脸,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和他黑色的头发一起,连成一片绮丽的黑夜,他咬咬嘴唇对龙也说:“这个冬天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龙也知道那时候自己是迷了心窍是没有办法,龙也也知道,那个冬天已经过去。在龙也还愿意记得的那些事情里,亮和他美丽的黑色,在生命里在皮肤上刺绣,血迹斑斑却异常绚丽。

龙也觉得自己快要彻底的安静下来,亮走之前他因为频繁的头痛曾去医院检查,医生递过来的结果干净得很残酷,打在一张表格一样的纸上,有很多龙也看不懂的数据和英文字母,排列的十分整齐。然后龙也安静的听着医生说着血块,说着神经压迫,说着生命的期限,竟也没发现自己是在笑的。

如果说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不应该爱上这个穿黑色大衣,抽气味浓烈的GITANES的男人,或者说,他不该爱上那个一脸清澈笑容的孩子,总之是错了错了,于是要付出代价,哪怕是错了,龙也觉得没有后悔过。本来就不可能圆满,如同自己爱他的年头,都是注定孤独的9,到不了完美的整数。

很安静很安静,龙也觉得自己就快要睡着了,外面开始有杂乱的吉他声,仁好象在练着新单曲前面那段清唱的转音,和也好象在和着,似乎连丸子和KOKI也开始热闹起来。

龙也想,该出去了,撑着身体想站起来,却一下子摔回到地上,肩膀撞在梳洗台上,一阵锥心的痛,龙也小声的叫着,用力撑起来却完全不行,龙也突然觉得那么恐惧,似乎孤独就一下子淹没到头顶,溺在这孤独里慢慢的窒息,然后死去。

浴室的门突然开了,淳有些试探的喊着“龙也,龙也你在里面吗?”。龙也想要答应他,喉咙却好像被堵住了,只能发出一些嘶哑的,连他自己都听不到的声响。地面上的影子很快的移过来,淳着急的把龙也抱过来,龙也微张的嘴和痛苦的表情,映在淳的眼睛里,淳觉得眼睛疼的快睁不开。

“没事吧龙也,别怕,别怕……”感觉出龙也不正常的颤抖,淳抚者着他的背安慰他,他整个的依靠在自己身上,仿佛疼痛到不行只能闭眼承受的样子。

淳强抑住自己的眼泪,用哽咽的声音消退着龙也的恐惧,浴室里昏暗的灯光里,淳觉得自己肩膀上一片濡湿,慢慢渗进皮肤血液里。如果真的说到喉咙嘶哑坏掉,你能觉得好一些,那我就可以一直说下去,只要你需要,只要你还相信。“龙也别怕,我带你回家……别怕……”

淳把龙也抱出浴室的时候,龙也似乎已经睡着了。KT其他的人围上来,淳只是微笑一下示意他们不要吵醒龙也,“我会带他回去的……”龙也小小的脸埋着淳的肩膀里,头发颤颤的扫过淳的脖颈,光滑的凉意。

龙也在梦里看到什么,淳并不知道,现在还是白天,抱着龙也走出电视台大楼的时候四周一下明亮起来,淳微微低下头去看龙也,只看见一双紧闭的眼睛,拒绝了所有光线。

淳想他除了陪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当龙也笑笑的把检查报告放在KT成员面前的时候,淳只是觉得四周一下子暗下来,仁的惊叫,和也的强抑的冷静,丸子和KOKI的难以置信,他似乎都没有,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然后说:“没有一点希望吗,移植也不行吗?”龙也握住淳的手,轻轻说:“别傻了,已经,不行了。”若是当时还有一点希望,自己恐怕也会自己结束生命来交换龙也的生命,但是龙也一眼看透,那些铭心刻骨,不过是故事里的事情。而在这世俗阳光下,自己只能看龙也,慢慢的憔悴,慢慢的消失。

想过死亡,便什么都不再害怕,包括失去,包括遗忘,包括,爱与不爱。

“如果能再等一等,等到出道那天就好了。“在摇晃的车子里,龙也突然轻轻的说着,“今天阳光真好啊……”

淳感觉到龙也的气息,很重的气息,他说起话来已经很吃力,阳光很暖和,那些下雪的日子像是在做梦一样,淳轻轻握住龙也垂下来的手,嘴角漾起龙也说过喜欢的微笑。

“淳……下一世……不要遇到我了……”龙也像是叹息着说。

淳转过头轻轻吻龙也的额角,下一世,一定每天背着你,让你看这样的阳光……下一世,我一定紧握着你不会再放开,下一世,即使只是擦肩而过,也请让我有遇见你的机会,那么多话,淳却只是小声的说:“龙也,我喜欢你。“我似乎从没有对你说过喜欢的话,即使从头到尾我喜欢的只有你,只是你而已。然而我们都为了彼此的幸福错失,在茫茫中没有继续的机会。

“我也喜欢淳……“龙也苍白的脸上漾起调皮的笑容,“最喜欢了。”

即使我永远只能沉沦在他黑色的诱惑里,我仍然可以说,我喜欢你,你是我重要的人,无关情欲,无关责任,也不是,只因为你的温柔。

亮接到仁的电话是在凌晨的2点30分,那时候他正在做一个梦,梦里是帝国剧院高高的天花板,不停的旋转着,旋转的中心里,好像是很熟悉的脸,亮惊叫着坐起来的时候,电话正好在响。来东京之前,内把那把伞交给亮,说有空的话,去还给TACHAN吧,亮只是沉默着接过来了,此刻看来像是什么预兆。

3月16日,离KAT-TUN正式出道还有6天,是自己对他说交往后第4个月,亮跌跌撞撞跑出房间的时候,脑子里只能记得这个数字,长长的楼梯似乎没有尽头,亮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情,那些本来已经尘封好准备遗忘的事情。比如把伞举过自己头顶的那只白皙的手,比如躺在楼梯下毫无生气的苍白的脸,比如看到蛋糕后异常幸福的笑容,比如雪里面那个特别孤单的影子,还有,还有很多很多,一下子涌上来似乎决堤,亮几乎想告诉自己,这是更深层睡眠的梦境,并不曾有一个人打电话来跟他说:“亮,你快点来,TACHAN他快要死了……”

其实死亡是特别容易的事情,人的身体远比他们自己想的要脆弱,只是亮很不明白,那晚不要命的纠缠和血腥的交合,莫非是他最后的,真实的告别。

亮突然明白自己并不曾遗忘,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从他不经意的抬起头的惊悸开始,自己就知道,这是一场没有办法结束的浩劫,只是自己从未好好的爱过他,故意的毒舌,无意的伤害,误会,嫉妒,还有命运的捉弄,自己那么轻易的对待了龙也,几乎用全身心去交付的感情,但是,却没有办法不去爱他,爱这个字,如果说出口便是尘埃落定,为什么在自己和他之间,始终就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可是已经没有时间埋怨,亮拨开仁的手,挣脱小龟的力道时,突然就沉默了,病房的门敞开着,龙也很安静的躺在那里,安静的一如他平常的样子,只是他不会再皱皱眉头醒来,不会再用沉沉的声音喊自己亮,不会再抿着嘴笑着好象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对着,不会再敷衍着说我知道了,然后坏笑着看自己失望的脸。

龙也只是安静着,他不知道亮来了,虽然他在疼痛的快不能呼吸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亮的影子,他拉住淳的手说,淳,我再也见不到亮了。然后他第一次放肆的哭泣,用他仅有的微弱呼吸和嘶哑声音,在凌晨2点45分放肆哭泣。

2点50分的时候,他们决定电击,淳知道亮在赶来,淳知道他们在与命运拉锯,不过争一点时间,KOKI又一次的接近暴走,丸子死死的拉住他低声吼着什么,仁和和也在焦急的联系龙也的家人,淳站在玻璃外面看着里面的龙也,他们解开他的衣服,用那个可怕的东西一次次的刺激他单薄的胸膛。

淳看见龙也的刘海高高的甩上去,又低低的飘下来,如同一片枯叶,龙也洁白的胸口不自然的振动着,却没有生的迹象。那一刻淳突然再也抑制不住,所有人惊奇的看着他死命的踢着急救室的门,大声的哭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他……你们放了他……”

最终他们放过了他,他们拿着白布正要往他头上蒙的时候,淳抢过来扔了很远。淳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亮,这一瞬间淳很想杀了他,虽然只是一瞬间。淳沉默着走出去,呼吸声很重很重,丸子和KOKI跟着他一起出去,仁拍拍亮的肩膀,眼眶潮红,什么话都不能说,只是被和也拉走。

凌晨3点的时候,急救病房泛着青蓝的光线下,亮有点不敢相信的触摸龙也的脸,似乎还有温度,似乎他只是睡过去了。亮轻轻的喊着“龙也……龙也,我是亮……”,微弱而嘶哑的声音,连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他的手慌乱的抓住龙也的手,他的唇触在龙也洗去铅华后素白的脸上,龙也似乎并不悲伤,也不快乐,他只是安静的,等待着宿命最后的裁决。亮的眼泪很快的掉下来,落在龙也的脸,似乎像是龙也的泪。

“如果你听得见就好了……我真的很爱你啊……”亮孩子一样的哭着喊着,跪在龙也的病床前,青蓝光泛着悲伤颜色笼在他身上,他以为还有机会可以带龙也去东京铁塔,他以为太阳出来了一切不过是个梦境,他以为下一站,便是暖春。

直到曙光慢慢的浮现,直到亮终于相信,龙也,已经回了天使的国度。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他们所一起迎接的早晨,其实屈指可数,他们所一起走过的阳光,几乎都带着惨淡的味道。他如此爱他,爱到他如此不幸福。

KATTUN的出道单曲,创下了年度记录,短时间内被超越的可能性不大,辉煌着站在高处的五个人,倔强的不要别人人介入,骄傲而凛冽的,把他的位子空了出来。

亮买了CD来听,彻夜的听着,听这一首强劲而妩媚的歌曲,听到内心憔悴,听到自己再支撑不住眼泪的重量。他总是在寻找那一个声音,低低的混在华丽的配乐里,他随着PV里那只手的动作,抚摩他的头发,他看向他着的角度,那里似乎有光,那里似乎有龙也爱着的繁花。

亮开始频繁的抽原来只当游戏的烟,在舞台上意气风发的歌舞过后,亮回到龙也曾经的房子,翻看他以前的录影带,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是龙也的妈妈亲手交给亮,那个形容憔悴的美妇人如同龙也一样的安静,只是递过来,轻轻说:“锦户君,我想,龙也他会希望你看一看。”

闪着光的屏幕上,是很小的自己,在排练场上的样子,和前辈一起唱歌的样子,上节目的样子,全部都是自己,龙也在这么多年里,在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的这些年里,是不是时常带着恬静的笑,在光线暗淡的屋子里,让自己投影在他的脸上。

亮以为自己会很想念,亮以为,也许自己会放弃生存这个念头,其实只是觉得少了一块,心口上有个地方缺失了,冰冰凉凉的,时常疼痛,但是,他不曾有龙也离开的感觉。

这屋子里慢慢的有龙也的味道,那甜甜的与名字完全不符合,却有着相同灵魂的红毒香水味,桌上是他们一起去玻璃工房做的杯子,杯底写着他们的名字。亮有时拿下挂在墙上的吉他,轻轻的弹出来都是那关于雪的调子,龙也曾经说,亮,那绝对不是写给你的歌……

总有一天会离开,关上这一室怀念的空气,最后他们都散去,散在记忆的角落里……

亮离开东京的前一天,独自一个人去了一个地方,那天阳光光很好很好,几乎要照耀到每一个角落,亮抿着嘴角抚去墓碑上的微尘,把红色的小菊花放上去,把白色的玫瑰放上去,近乎虔诚的,抚摩着墓碑上的字,很用力的,似乎要刻进心里去,仿佛这样就可以永远铭记。

悲伤无处遁形,龙也还能笑的时候,亮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也许并不一定是快乐。龙也还能哭的时候,亮也不知道,他低声的哭泣,也许并不是悲伤。亮觉得自己如此无知,任由这感情荒芜,熬不过严冬。

“你也来了吗?”

亮转过头,看到淳高高的影子,他似乎瘦了很多,微笑仍然挂着,看上去却让人觉得他很悲伤。

“啊……走之前,来看看他。”

淳走到墓碑前,用温柔眼神凝视良久,然后把手里的百合放上去,红色和白色的掺杂,很纯净,如同生命最原始的状态。

“有件东西,本来想自己留着,但是,是你的东西,还是给你吧。”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亮。

亮接过来,照片上是两个很小的孩子,并排坐在那里,脸上有着丝毫不知世事的干净表情,他们安静的坐着,似乎都不知道未来怎么样,似乎都不知道,长大后将有的苦痛和快乐。

照片背面是亮熟悉的字迹,即使幼稚却仍然工整清秀,字迹很淡,亮把它举到阳光下

两行浅淡的话,无尽喜悦哀伤

1997年10月4日

天气很好,今天,遇到了很喜欢的人……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