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6]  [45]  [44]  [7]  [43]  [42]  [41]  [40]  [89]  [39]  [3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弦

遥遥的有一室阳光洒满,墙上贴着的X-JAPAN的海报,在阳光下似乎泛着异彩,龙也坐在窗台前,抱着心爱的吉他,偶尔拨两下,音显得空虚惰懒,仿佛他的人。

醒来的时候听见厨房里的声响,自己竟生生的睡过了夜,这一夜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做些什么呢,或者也是睡着的,或者是清醒的,他也许在自己的身畔呼吸着,抬起头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他或者曾经打开MD听一些无害的音乐,然后在自己醒来之前,他很有兴致的跑去厨房做饭,在那之前他也许还下楼去买过新鲜的时蔬和水果……龙也这样想着,微微的把吉他抱紧了,吉他是最好的,永远可以拥抱着过每一天。

亮把菜端到床旁边的小桌子上,然后轻轻吻龙也的小鼻尖。

“别傻抱着吉他了……过来吃饭……”

“似乎刚吃过的样子……不饿……”龙也记忆里还是那火辣辣的印度菜,若是平常自己会拒绝,可是昨天似乎是诅咒一样的就给忘记了。

“你昨天晚上起来,把吃的东西都吐完了……现在哪能不饿……”亮狡黠的笑着,“除非你不是人类。”这样说着,心里也犯着嘀咕,也许真的不是人类呢,这家伙。

鲜绿的西兰花,切的很薄的牛肉片,看上去似乎很好吃的样子,龙也歪着头想想,原来不接受的东西,就算是勉强,也还是不行的,如同自己忘记去拒绝的印度菜,还如同一些别的东西。

竹筷子,细细的架在手指间,亮很满足的看着龙也把食物送进嘴里,然后很高兴的哼着歌坐在床沿上,随手拿过旁边的一把吉他,男人性感的手指,拨着单调而复杂的空弦,龙也的眼睛里泛出笑意,看着亮微微侧过去的脸,这算是一种妥协吗,从那时候对他伸出手去,到现在放任他把房间里搞的光线充溢,潺潺水响中,亮开始弹一个调子,北野武的电影《菊次郎之夏》里的配乐,久石让的作品,一例平静而缓和的,讲述故事,亮的手指和他的眼神,似乎在这轻柔的调子里飘荡起来,附着在龙也的皮肤上,龙也伸出舌尖,悄然而迅速的从唇上滑过,这一切除去房间里那些无辜的鱼,无人知晓。

“你不吃吗?”

“我喜欢吃更重的味道。”亮饶有兴味的俯下身去够另一把红色的电吉,龙也也不再说话,看看墙上的挂钟,正午已过,应该是放纵的时候。竹筷子与玻璃桌面碰撞的声音沉着轻微。

“你要去哪里吗?”亮站起来把烟灰色的外套往身上套。

“Rhodesia……”说出口后突然醒觉,在他面前,自己似乎没有抵御的能力。

“我要一起去。”亮随意的拿起一把吉他递过去,龙也笑笑的也没有做声,外间的阳光转了一弯,房间里忽然的阴下来,在那样的光线中,两个人陷入奇怪的沉默,算是熟悉还是陌生,是亲近还是疏远呢,总是卡在这样时刻,然后在水声的冲洗中暂时忘却现在奇怪的关系。

仁意外的来的早了,低着头抱着木吉他,似乎在研究什么谱子,那个蓝衣服的男人也了来了,在角落里摆弄键盘。

“龙也早……”仁似乎心情很好,一脸灿烂到不行的笑,然后看到亮,又加上戏谑的味道。“龙也龙也,他是谁啊?”

若是每个人都如仁这样直率天真,龙也也许不会惧怕什么,龙也看了亮一眼,亮也看着他,僵持数秒,亮终于放弃。

“我是锦户亮。”亮说着去拨仁的手指,“你的和弦错了。BAGA。”

仁像是一下子不能接受如此直率的语言,用极其委屈而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亮,看了一会之后,突然笑了,“你是不错的家伙呢。不如加入我们吧。”

龙也不说话的走开去,仁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看着龙也脸色很差的走到一边去,也不知道到底错在哪里,一双眼睛更是委屈的要掉出眼泪来。亮勾勾嘴角,毕竟还是隔离的,自己贸然的闯进来,而很快的,让他厌恶了。

和也的白衬衫,永远不记得扣好领口的扣子,仁在低声埋怨着,和也冷不妨踩一下踏板,他便哇哇叫着跳开去,柔和灯光下和也的笑让龙也喜欢,是宠溺的狡猾的天真的邪恶的笑着,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气氛,有时候嫉妒就是远远看着不能达到。

“那两个人关系不错啊。”亮在不大的Rhodesia里转了几圈后,终于还是到龙也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角落里的闹剧。

龙也也不说话,仍然是不冷不热的抿着手里的酒,凉凉的酒在脑子里烧起来,龙也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只给自己喝偏甜的杜松子,举着酒杯说龙也你喝到这条线就好,这之下的味道就不太好了。就是这样的宠爱,一朝离去也刻骨铭心。

“为什么我不能加入,吉他的话,我弹的比那小子好。”亮有些不服气嘟哝着,抢过龙也手里的酒杯,酒些许的洒了出来,皮肤上一片粘腻的湿。

欲言又止是习惯,拒绝接受是习惯,习惯就是习惯,固执的不能更改。开始有人稀稀落落的进来,仁很高兴的在随意的拉着他的高音,龙也拿出墨镜戴上,背起吉他上台去,留下亮一脸怨气的坐在那里,亮似乎看到他笑了,十分不明显的,幽暗灯光下的笑容。

龙也一直在想,吉他弦与手指的关系,亲密的摩擦滑动触碰捻挑,然后手指上留下红痕和刺痛的感觉,磨合的过程如同做爱,最后手指上生出茧来,痛痒无关,再怎么也碰不到了那根柔软的神经,痛感麻痹后,人也变的麻木了,人本来是软弱的,因为怕痛苦而变的强,但是当对于痛楚的敏感失去后,也就失去了去同情怜悯和爱的能力。

龙也的演出服上有长长的皮毛,华丽的在空气里摇摆,和也的鼓棒画出绚丽的图案的时候,有悠扬的旋律在live house逼仄的空间里盘旋,龙也不禁稍稍回转头看那个键盘前面的男人,不料眼神对上,一个不明意味的笑。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在光线的缠绕中似乎特别适合抚摸,龙也的皮肤开始叫嚣着饥渴,与吉他摩擦着带着它一起摇摆。弦是体内的银丝,抽尽后是空洞的蛹。

他们从来是散漫的一群,激烈的音乐之后是仁的show time,他唱一首英文歌,仍然还是只会那几个简单的和弦,却被他华丽而有层次的嗓音连接的很好,底下不多的人也开始静谧了,

Loving you is easy cos`you`re beautiful
Making love with you is all I wanna do
Loving you is more than just a dream come true
And everything that I do is out of loving you…………

La La……do do……

一层层旋转上去,让人平静的悠扬起来。

KOKI似乎看上去心情好了许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柜台后面打游戏。

“你不跟着玩。”亮有些好奇的问。

“我……我玩别的,不玩这个。”KOKI不笑的时候,看上去说什么都是严肃认真的,以至于亮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

“这里平常不开rock的场,是龙也说要这个地方,我才借给他。以前淳在这里的时候,和也他们就经常在这里演,淳走之后散了很长时间,龙也说还要在一起,就找了人重新开始,除了键盘那个石垣是新来的,都是以前一起玩的。”

亮其实无意知道那么多信息,那些人名他觉得陌生而遥远,这让他不得不想起自己认识龙也也不过三天,完全对他一无所知,既不知道过去,也不知道未来。除了想要待在他身边的近乎愚笨的冲动外,就没有别的了。

激烈与缓和来回几次后,龙也坐到吧台前面来,似乎真的是有点累了,小小的喘着气,拿起吧台上的酒疯了一样的灌,不小心呛到,嘶哑的咳嗽着,如同血咽在喉咙里,亮听的心里一阵痉挛。KOKI把龙也的杯子截下来,小声责怪着,“别喝的太猛,你经不起。”

龙也泅着一眼的泪,转过头问亮:“你喜欢我?”

亮有些呆住了,手指先于思想的去帮他擦眼泪,一手咸涩的味道蒸发着,亮忍不住把那单薄的身体揽过来紧紧抱住,像是在哄小孩。

“怎么了你,突然这么问。”

“喜欢我?”龙也似乎很执着,KOKI伸出手来拉他,“龙也你醉了……”却被他大力的挣开,他带着酒意的沙沙的声音坚定的问着:“锦户,你喜欢我?”

“啊。”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若是照实回答,这样应该算是喜欢了吧。

四周突然静下来,亮觉得很多人都在往这里看,其实也只有突然怔住的仁,和也,还有远远看着的键盘手而已。

“能一直喜欢?”龙也觉得自己问的很绝望,这是一种绝对意义上的失败,矜持无用,强撑也没有用,龙也想要被爱着,想要被爱的透不过气来,尤其是在孤单如暴雨来袭的时候。

“啊。”尘埃落定,那一声沉沉的坠下去,和也有些激动的想要上去说什么却被仁拉住,键盘那边传来一串诡异的音符,跳动着,连贯着…………

亮觉得自己陷入到一个迷阵里,怀里微凉的身体似乎不是真的。有些以前的尘土,银色灰色的,飞扬起来,轻轻慢慢的模糊,然后不知道以后将爱成什么样子。

那几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惶恐,在拥抱的双臂间升腾起来,吉他的弦被轻轻按住,空洞而寂寞的泛音,一直在回响。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