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5]  [6]  [45]  [44]  [7]  [43]  [42]  [41]  [40]  [89]  [3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们都在迷乱里淡忘,曾经纯白的那张脸,被一层一层的尘土掩埋,干涸的,浮躁的,夏天。

“我不会告诉你他的事情……”淳淡淡说着,手里的调酒器具上下翻飞,混乱的光线一齐涌过来,亮觉得眼前一片眩晕,于是他在这很久没来的酒吧里喝了最后一杯酒。以前的红地毡,以前龙也画的小油画,还有以前常放的JAZZ蓝调,自己不来,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正如同离开的时候,那么理所当然的认为的一样。

这一次没有人再挽留他,没有人抬起眼睛用眼神询问,亦没有人拉着手的手指依然微微颤抖,亮走出“pieces”的时候,发现自己遗忘的很多事情,被一一的想了起来。

最初遇到龙也,便是在pieces吧,最普通最无噱头的相遇,那天亮也许喝到了三分醉,龙也也许已经意识模糊,行走时不当心的碰撞,谁的酒污了谁的衣服,也不太清楚了,只是亮的脑海里蓦然就跳出来那个画面,踉跄着脚步的龙也,扶住自己的手臂,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里水气漾然,闪啊闪的飘出笑意来,金色的头发有几缕散落在肩头,曲折着优美的形状。


亮那时候,也许是顺手拉起他就揽过来,在他耳边轻轻说着:“小心,摔着就不好了。”

该怎么命名这样的相遇,后来经常在凌晨看着身旁的空虚哭泣的龙也,始终不知道要怎么去看待与亮的开始与结束,没有道理,没有原因,如果一开始就没有爱过,那么为什么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沉默的,吵闹的,琐碎的,两年时光如同睁眼闭眼的梦魇。

“亮,你回来了。”小内的声音永远清脆动人,无邪无忧,亮看着他的纯净的样子,眼前一阵模糊一阵清楚,突然的就抱住他,用力的往沙发边拽。小内似乎是被吓到了,就任凭他拽着扯着推搡着,整个人往沙发上倒下去。

亮已经不知道自己正在抚摸的是谁,脑子里记忆的片段与现实重叠分开,层层风摇影动,亮大力的打开小内洁白的身体,在内侧细细的抚摩,然后把头埋下去,外面似乎在下雨,总有悉悉梭梭的声音与静谧的时间对抗。

小内有些痛苦的呻吟着,却没有喊疼,他顺从的把身体交给亮,虽然他知道亮似乎并不是很想做爱,他也清楚这具身体并不能完全的取悦他,但是他爱他,并且愿意为了他去承受哀伤。

亮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下了药,不受控制的摇摆中,都是破碎的片断斜斜的插进皮肤里,如同生死符。

“亮,总有一天,你会留我一个人的吧。”

“亮,明天,可以留在家里不出去吗?”

“亮,你没有爱过我吧?”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呢?”

眼前一片激烈的光线,亮伏在小内的颈侧喘气,激烈的情爱之后微微麻痹的感觉,和内里的空虚,让两人暂时都不能言语,小内有些困难的挪动着身体,小声说着,“亮,我想去洗澡。”亮突然抱紧他,无助的过分的紧,“别动,就这样呆一会,再呆一会……”

原来无助就是这样的感觉,亮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龙也的背影,他每次都固执的拒绝自己的臂弯,任性的为难的挪着步子,扶着墙一步步挨到浴室门口。脸上是一层浅浅的笑,漂浮在他美丽的眼眸之上,那时候所谓的狠心和冷漠,到底是因为什么,即使身体上夜夜痴缠,灵魂却始终遥不可及。我捉不住他,是的,亮是从来都觉得,自己抓不住那个妖精的。

2003年七月,烟火大会。小小的纸签,插在照片下面,是亮的字迹,有些潦草也有些幼稚,龙也轻轻翻开来,那时候穿着浴衣的黑发的亮,站在夜幕烟火之下,笑的一脸孩子气。龙也只是看着这些照片,能够把过去想的更加美好一些。淡色的唇轻轻的挨上照片上亮的脸,没有温度,他一直,把最冷冽的留给自己。

“龙也……”淳从后面轻轻的抱住那小小的身体,下巴和整个鼻尖埋在他头发的馨香里,“龙也去睡吧。”相册被轻轻的合上,连同那双冷的过分的手一起握住。“我陪你,我们去睡吧。”

他一直那么宽容,他一直那么温柔,他经常会一整晚不睡的,暖着自己的双手,在他身边的时候,是可以被宠的无法无天的,他一直在拯救,拯救自己再也不相信爱的灵魂。

龙也披上黑色的睡衣,把黑色的发一道道绕到手指上来。淳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龙也无意抬起的眼睛,那是最致命的,是他最了解的自己的诱惑,如同让人入迷的香。

淳有些歉意的把手指伸进龙也的体内,炽热粘腻,让人不忍心去惊动着过分敏感的体质。第一次看到龙也的时候,他穿着黑色的外套,袖口有细细的蕾丝花边,他看着橱窗里精巧的水晶摆饰,用一种天真的充满欲望的眼神。那时候龙也告诉淳,亮是曾经说过,要买这个给他的,彼时亮已经从他生活里消失,突然而再无音讯。

龙也把头仰到后面去,咬住嘴唇让自己不至于叫出来,淳的手指温柔的去拨开他的唇,“没关系的,龙也,你想怎样就怎样,没关系的……”进入的时候龙也吃痛咬住淳的手指,细细的齿痕,淳空出来的手,温柔的抚弄他额前湿掉的头发,用他温和到不能再温和的声音,叫着龙也的名字。一遍一遍,吻着他眼角无法干掉的眼泪。

我们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那个夏日陨落的烟花,落在彼此手心,烫出深深的印记。

“亮,你喜欢烟火吗?”自己的问题总是那么天真,总是让亮戏谑的笑出来,然后伸手去摸自己的头发。

“亮,来照相片吧。”浅紫色的浴衣,深紫色的缎带,在夜色里飘飘摇摇,龙也回过头任性的不让亮抓他的手,喊着来照照片吧,然后一次次对着亮按下快门。

“诶?龙也你为什么不照?”

“恩……只想要,照亮就好了。”始终是没有说出来的吧,如果以后亮你离开了,我还可以看着照片来想起你长什么样子,而你终于会因为没有凭借而完全的忘记我,这样我不会遗憾,我不会觉得亏欠,我是那么自私的,把后悔的机会都留给你。

“亮,我们一定要搬走吗?”收拾着本来就不多的东西,小内有些担心的说着,“这里,不是很好吗,和仁他们也住的很近。”

“不是我想,工作调到大阪了,你要是想留下来,可以留下来啊。”从来不会好好的表达自己的心里的想法,是致命的缺点。

“亮,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但是,如果就这样走掉,亮不是会更加后悔?”亮拉住的眉眼妖娆的男孩子,亮奇怪的失控的情绪,亮微微颤抖的手指,偶尔失掉的心神,都在暗示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亮有些无奈的摸摸小内蓬松的头发,再等等,再有一点时间就好,让他找到龙也,让他解释那个无法解释的不告而别。

“亮……亮……”曾经自己是很喜欢听那个声音的,那个有些沙哑的,有些低沉的声音,带着略微不安全的感觉。曾经自己是真的以为,可以一直和他在一起,即使争吵着,隔阂着,却总能在激烈的撕打和吵嚷中,抱住彼此。

“亮……为什么又不回来呢?亮,已经厌烦了吗?”他从来不抱怨,他只是这样不确定的问着,那时候那小小的房间里经常没有光线,他们拥抱在一起,抚摩着寂寞的身体,手指与皮肤摩擦,一片绚烂的烟火,滚滚的烧起来,龙也总是哭泣着抱住亮光滑的脊背,把身体抬起来,一次次迎着他的冲撞,金色的头发散了一枕,微红的眼角,湿润的嘴唇,亮觉得自己没有忘记,没有忘记,只要稍稍触及,就全部能够清楚的想起来。

“是我不对吧,是我不好,他才会走掉的吧,”这样絮絮的念着,龙也抱住自己,用薄薄的床单,把自己包裹起来。

他永远记得那间空掉的房子,打开门之后,一片难以入目的凌乱和浓重的情欲气息,亮不在里面,打开衣橱,亮的衣服都不见了,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烟,银质的打火机,他的围巾,他的手套,他的梳子他的香水,全部从那间房子里消失,是自己不好吧,是自己不好他才会走吧,不然为什么了无声息的告别,连一字一句都没有留下。

龙也木然的坐在那间屋子里,四周渐渐的静下来黑下来,他不敢离开也不敢动,心里仍然想,亮会不会只是开个玩笑,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可是黑暗漫无边际,空空的心从最里面开始冷起来,最后就快要冻死。亮没有回来,没有再回来,直到龙也也离开,直到那寂寞变的无足轻重,可以忽略不计。

“瞎说……你哪里不好?你哪里都好……”淳抱住龙也情欲后尚有余热的身体,一年两年……或者再过个两年,他就能彻底的忘记那个人了。淳有耐心,因为他那么的爱这个孩子。

“你……之前一直跟他住一起?”亮总觉得这样问出来突兀,好在和也也是不懂得什么规矩的孩子。

“你说龙也?”和也有些狡黠的问,其实关于龙也他所知甚少,温柔的,安静的,形神有些飘忽的龙也,他虽然不明白但是却喜欢。龙也的眼睛里,承载着很多过去,而这过去,他也是最近才知道,与亮有关。

“恩……他……没有跟你提到过我?”这样问着更奇怪,亮想要早一点结束这段对话。

“没有,他早就忘记了。”和也答的干脆利落,倔强的孩子,身上有着同样的骄傲的血液,亮觉得如果是龙也他也会这样说。


“我不爱你了,我早就忘记你了。”

从仁家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华灯初上,一片寂寥的星空,亮想起和也说的,龙也的生活,他依然喜欢用红毒这样诱惑的香水,他依然喜欢mild seven的味道,他依然要喝睡前酒,并且会因为醒来是晴天而高兴。曾经爱的恨不得互为血肉的两个人,分开的时候,是同样会感到撕扯的疼痛的。

亮承认自己是给不了承诺了,那时候工作没有了,父母催逼着回家,龙也犹豫的眼神里,亮始终看不到他有信心和一起一起站在将来之地,怕看到他惊异的眼睛里受伤的神情,怕听到他微微颤着声音喊亮,怕看到那双一看就沦陷的眼睛,他的金发紧紧缠绕在自己小指上,轻轻一扯他便疼的钻心。

当初以为不辞而别便不用面对哭泣与伤害,现在想来,何其残忍,亮这样想着便红了眼眶,龙也这个名字,注定是成为心上的伤疤,是滚烫的烟灰烫出的白炽色的疤痕,如同一弯新月。

亮和小内准备去大阪的时候,带走的行李也很少,仁和和也说要来送行,亮强力的阻止说别恶心我了,好象很熟一样。仁呵呵笑着说,那么以后去大阪你请客,亮虚应着看向和也,和也躲开他的目光,有些事情旁人真的不能了解,如同你辜负了他,他还爱着你。

去向车站的路并不远,小内拖着不大的箱子很新奇的四处看,虽然是早已经熟悉的城市,在他看来总有新鲜感。

龙也拢了拢肩上的披肩,在淳的肩膀上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阳光很好,间或有鸟鸣。夏天就要过去,在经过别人的生离死别之后,夏天对于自己的意义,似乎就真的只有再也没去过的烟火大会。

“龙也,愿意跟我回一趟神奈川吗?”
“啊?那里是我的出生地^呢……”

“诶?”

“好象,是有烟火大会的吧……”

有那么一瞬间亮和龙也擦身而过,在攒动的人流里,亮的身边是小内,龙也靠在淳的肩膀上,亮的发丝,微微掠过龙也的披肩,那么一瞬间,结束了前尘。

海对岸升起遥遥的烟花,心里隐隐疼痛的是什么,似乎真的已经失去了记忆,飞驰的列车带着时间前行,于是在岸边看着的人,只会轻轻问一句,烟花,是不是烫伤人心后,才有最璀璨的光芒。


FT:我无意表达什么,真的,只是故事已经是这样
说实话最近很郁闷啊,所以写成这样也是不奇怪的……
恩,爬下去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