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6]  [83]  [82]  [9]  [81]  [80]  [79]  [25]  [78]  [77]  [7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Original

闹钟响到第五声的时候,不得不翻身按掉它,我把温暖的被子一直拉到头顶上,把自己牢牢的包起来。就像一个蚕茧,恩,这是个很高级的比喻。有点得意的起床刷牙洗脸,走到浴室前打开门,刚打开又迅速的关上,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过了一会从里面传来他闷闷的却绝对不小的声音,一团白色毛巾带着劲头飞出来。

“赤西仁,你去死!”想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我突然很不厚道的笑了,白色的毛巾带着淡淡B牌香水的味道,兜头的把我包住,还有蒸汽微微的热,一瞬间我有种成家立室的感觉,突然又有点恐慌,老天,我可是刚满20岁的新鲜的小伙子,怎么能有这么沧桑的想法,直到他擦着湿答答的头发出现在浴室门口,脸颊贴着的几缕头发衬着有点苍白的脸色,我突然又转过念头,其实,成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擦着头发,脸色有点难看的坐到床沿上,埋着头任由那些水珠顺着脖颈流进衣领里,我不太清楚他在想什么,只是顺手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把那些水珠擦干净,他有点发愣的看着我的睡衣带子,我几乎都要错觉他是不是很想把它解开,如果他真的这么做的话,我就有理由做任何事情了,最近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想法堵都堵不住。

可是他并不修长的手指,真的移到了睡衣带子上的时候,我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没有办法挪动半分。

“诶,KAME,你在做什么?”

他闷不做声的把带子拉开,微凉的手指触到腰上最敏感的皮肤,虽然一掠而过,却让我全身一紧。诶,KAME CHAN ,今天剧集杀青,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虽说如此,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不行,管它什么杀青去吧,不能做想做的事,还是人生吗?

我的手刚刚想碰到他肩头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说,上次你撞到的的地方,没有留下疤痕啊。语气淡的像温吞白开水,一下子浇熄了我的火样热情。我几乎有点想不顾后果的把他压在床上,但是压下去之后呢,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几乎没有想法。

其实,我们并不是没有那种关系,而且实际上,应该还不止一次吧。我一边在他的催促下换衣服,一边有点脱线的笑着看他把身上那身可恶的格子卸下来,那些格子就像一道防护网一样,牢牢的把那小子包裹住,从一起出来在片场租房子到现在,大概也有两三个星期了,每天都背对着我,睡的人事不知,每每做梦都梦到自己被五彩缤纷的格子困住。如果距离越近你越远,那么我这么卖力的拉近是为了什么?

早年他要可爱的多了,虽然这样说着的我没有少被锦户亮那个关西人和P那个损友嘲笑,但是仍然坚持的觉得,早年的他,要可爱的多了。

他递过来一杯牛奶,还冒着热气,我不客气的接过来,却看到他从冰箱里拿出那瓶黄黄绿绿的东西,喝的皱眉,有点生气了,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我常常因为这样小小的事情,非常的生气。隔着热气看他的脸,苍白的让人担心,招手叫他过来,说:“你过来你过来。”他有点不情愿的挪过来的样子,让我又多了一条生气的理由。

按着他的肩膀让他蹲下来,把盛着热牛奶的杯子挨到他脸上,明显的温差让他的脸起了一层不自然的红晕,我突然很想称赞一下他的美丽,背着我长成这样诱惑的模样。脑海里氤氲着的水气,回到03年的时候,泰国那场情色荡漾的演出,我隔着TAKKI的肩膀看到的他的脸,也是不自然的红着,闭着眼睛,很努力很努力的,在扭动他细到不盈一握的腰,为什么你要努力到这地步,你都这样了,我能怎么样。和急切的想要成熟想要长大的你一样,我也想成为,能让人依靠的男人啊。

他的手指碰着我脖颈地方很敏感的皮肤,把揉成一团的领子好好的牵出形状来,然后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走吧,不要迟到了。”

起身的一瞬间,我拉住他的手,有点任性的说:“今天就一起走吧,好不好,我开车带你过去。”

他犹豫了一会,似乎很长的一会,然后笑了一下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一起走就一起走好了。”

有些过于陈旧的回忆,在不适宜回忆的年龄里想起来,就是这样触目惊心,我倚靠在3D教室残缺的玻璃窗前,我走在冬季寒冷的风里,我向着那些热血那些青春所投掷的最后的可以放肆的激情里,无不是这些回忆的碎片,是的,即使我不是矢吹隼人,我也可以为了你去和一帮人拼个你死我或活,我也想坐在夕阳下让你看我的侧脸,我也想闲适无忧的和你一起放了学打桌球,下了课在一起说东说西,我们的青春被碾成一片灰白,若说你不遗憾我死都不信,可是和也,难道从来都没有回忆过吗?

在我掌心的温润,在我耳边尖细而断续的呻吟,,汗水与汗水混杂在一起的纯洁的味道,在我惨白而不甘心的青春里最浓烈最血腥的一声叫喊,你难道可以全部忘记吗?

我回过头去看他在后座上蜷成一团闭目养神,我知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这小孩一定在偷偷的抹眼角倔强的眼泪,一直一直这样不坦白又不隐瞒的,和我过这荒诞不经的岁月,他在暗影里把自己藏起来又不藏好,不过是想我找到你拽你出来然后表达我的关怀吧。暗自笑笑,和也我又不是神仙,哪能次次都找到你。

杀青的戏拍的感人至深,其实我们的人生,都已经由这部暧昧不明的校园剧改变,我裹紧身上的羽绒服,看着最后的那个奔跑的镜头,一起跑到阳光的源头去,似乎是很早之前在海边和你说过的话吧,我知道你在偷偷看我所以我故意不去看你,你赌气转头过去的样子很可爱,我在那时候听到导演说“结束了。”轻松而短暂的说,结束了。

我们完全没有预警的了解了这个事实,小池似乎最先憋不住的人,转过头去开始揉眼睛,我都不用看就知道你那头肯定是低着的,速水也白长了那么高的个,连那一向大条的小出也跑到一边去,我起码是老大总不能陪你们这样吧,这样一部搞笑热血到极点的校园剧,居然到结尾的时候,让一帮男孩子哭的淅沥哗啦,一群人混乱的抱来抱去,我突然也觉得眼睛涩了,毕竟,也许,是最后一部能够这样放肆着叫喊青春的戏了,手里已经有ANEGO的剧本,我的学生生涯,结束的了无声息。

他茫茫然的抱完这个抱那个,一脸激动而无所适从的可爱,终于看到我,我浅浅的笑着,为这青春的末梢做最后的收尾,他伸出手来,我拉住,只是轻轻一带的力量,我们多年的默契,甚至不需要眼神示意,那么实在的,他在我怀里,短暂的停留间,我听到他的叹息。

“仁,……结束了啊……”

那一声轻巧的悠长的叹息,在我的脑海里盘桓不去,我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如此感伤的话,也许我们与剧组其他人以后很难再见,可是就我们而言,其实不存在告别的。

很久后我才知道,那句话,其实不是龟梨和也在对赤西仁说,而是龙对隼人,最后的期待和回应。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