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8]  [27]  [26]  [83]  [82]  [9]  [81]  [80]  [79]  [25]  [7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岁的时候你说要等我长大,我一直记得这句话,现在我闻着冬天特有的清爽气味,想起你的脸,突然想拥抱你,就像拥抱一切。————龟梨和也

14岁的时候我喜欢稍微回过头看你小小的影子,我们奔跑在冬天灿烂的阳光下,我想,我是可以等你长大的。哪怕可能到最后,什么都没有。———赤西仁

似乎是久违的舞台,演了三个多月的日剧,再次回到舞台上的时候,有种兴奋而躁动的感觉,但是这样的兴奋和躁动,似乎又并不仅仅是来源于舞台,即使这舞台,已经是帝国剧院的舞台。其实对这个地方已经很熟悉了,光一前辈的《shock》,TAKKI前辈的《dream boy》,与其说新鲜,倒不如说已经是熟悉了……

可是还是有不同的,不同的,在哪里……是心上越来越沉重的责任感,还是身上越来越多的淤痕,或者是,站到前面来做为主役的荣耀,似乎都不太像,是什么呢,是什么呢……开始习惯性的,钻到小小的牛角尖里面去。快20岁的龟梨和也,迫不及待要20岁的龟梨和也,还是习惯的,一个人在那里,想一些意义并不是特别重大的问题,于是有了安静的表象。



“诶,你待会要不要去吃饭。”毛茸茸的头凑过来,正好凑到鼻子下面,和也很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喷嚏,然后以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其实是还没反应过来……),直直的看着这个笑的一脸邪恶的人。

“吃饭啊……我还是……”

“你敢说算了试试看……”可爱的脸瞬间收敛,换上一种虚张声势的凶狠,只是完全不具威慑力的样子,和也仔细的盯着他看了看,然后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伸手去戳他的小肚子,这家伙安逸啊,最近,连小肚子都吃出来了。

一边戳着玩一边戏谑的说:“你还吃啊你还吃啊……”那家伙怕痒,连忙笑着躲,手指与身体之间的闪躲,往往是灵活小巧的占便宜,只是有些事情不在预料,比如上下的分寸,又比如力度和温度。

仁唇间微微发出的一个音节,似乎有意又似乎无意覆上来的手……和也微红的脸和轻轻的喘息,包裹在掌心里的火热在他的掌控下,慢慢的膨胀……紧密的空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很奇怪的静到让人发慌,和也慢慢的把身体低下来,俯成一个微妙角度,仁咬着下唇加快手上的力度,看着那美丽的小动物一点一点的靠过来,突然有点警惕的看看四周……静,还是静,安静的休息室……还有,如此灼热的空气……

突然那调皮的手瞬间抽离,和也刚刚诱惑的角度,现在变成了逃离前的准备,而且,他逃的迅速准确而且及时,仁有点不解有点恼怒,看看和也,看看自己已经不可收拾的局面,委屈的不得了。

“动物啊你……我明天要起早诶。”和也最近的声音很细,其实一直很细,只是最近特别的细,而且带着一种成熟的温润,仁索性坐在地板上看他把东西一点点收进去,然后把包拎起来,不知为什么躁热的感觉没有了,仁试着动了动,只是觉得很平常的舒服而已,“莫非我已经老了……”这个念头的形成让仁一下子警惕起来,突然抬头看到墙上的日程表,“明治神宫”四个字映到眼睛里来的时候,突然醒悟……连和也都成年了,我还能不老吗……

这个念头虽然荒谬,却足以令人沮丧……以致于和也伸出手来拉他的时候,拉了个空,仁这样盘腿坐在休息室的地上,一脸困惑的神情,他的脸是带着几分孩子气的男人,他穿着随性的外套,诡异的牌子却出奇的好看,和也的舌尖迅速的掠过嘴唇,一种碰撞的轻微声响,和也的眼睫轻轻的扑扇着,他知道“明治神宫”是什么,他也知道“成年”是什么,他惟独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是不是还算得了数,有些人,是不是依然带着阳光的清爽味道等在原地。

有时候得到的越多越会害怕失去,由于害怕失去而恐惧获得,却又为一些无法释怀的心爱所迷惑,无欲无求不是最好,似乎也不是最坏。

“不是要去吃饭吗?干吗坐地上。“有点粗鲁的踢了他一下,他转过头来有点赌气的看着。

和也被看的有点慌,平时对着镜头也还能泰然自若,可是每次一被这个人盯着就觉得上辈子欠他很多钱……“你……你瞪我干嘛……”说话都已经开始结巴。

仁不说话,只是任性的往下指,如同每一次在镜头前的ero dance一样,顺着那白皙的手指看下去,看下去,和也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脸上烧的像火炉炭……

已经不是年少时牵手亲吻可以满足了吗……似乎一定要纠缠在一起,才可以。性爱其实是最极端的,要么拥有的是一切,要么,是什么都没有,非常绝对的选择。

“我饿了……要吃饭。”和也嘟起嘴,似乎不能太纵容他。

“我也饿了……”可恨的是这声音比自己委屈,可恨的是明明蛮不讲理却理直气壮,可恨的是我竟然没有真生你的气,可恨的是我想要一切不想失去。

“和也,我想你了……”依然是软软的懒懒的调子,他的嘴角上扬撑起一个世界,他的眼敛低下压下一室迷香。“我知道和也累,和也就用手帮帮我吧。”小狗一样的眼神,和也毕竟是心软的孩子,小时候一条流浪狗就能让他心疼半天,更何况这只和自己的缘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怜爱之心一生,就忍不住去摸他的头,17,8岁的时候仁的头发都是毛茸茸的,非常好摸……只是好象仁并不为此感到高兴。

“和也,你位子摸错了……”他有点生气的叫着,把和也的手拉过来,那轮廓分明的触感和也很熟悉,只是不是在白天,不是在这外面时常有人走动的休息室,没办法只能承认自己疯了疯了,以为长大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你是一切你是所有,没有你什么都不算了。

“你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是吧。”仁的手握住和也的手开始动,仁的声音带着男人热的气息在和也耳边萦绕,和也闭上眼睛嘴角一抹天真的笑容,一滴眼泪还没来得及落下已经干了。仁的喘息声甜美诱惑,和也拉住他的手同样覆上自己,一起沉沦或者一起飞升,到哪里我都要跟你一起。

仁闭上眼有点无奈有点宠溺的笑,满意的听到怀里的人酥软的声音。只是我不能跟你一起飞上去,只是我不能代你吊钢绳,只是看着你难过我没有办法安慰,我只有紧一点抱的再紧一点,然后看着你笑的没心没肺。如果我强到足够保护你,你也不会甘愿在我保护之下吧,在我们之间,事情变的如此黑白分明,ALL OR NOTHING ,如果不爱,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朋友什么队友什么同事什么对手,似乎都是可笑的幌子而已。

“仁,明天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仁,你会记得的是不是,你说会等我长大,你说会一直和我在一起。

“恩,”仁在浑浊的意识中点着头,喘息着把空余的手指插进和也的头发,那里很温暖,有19岁男孩子清新的味道,仁吻着和也的脸,嘴唇过处是看不见的玫瑰痕迹。和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听到了自己的话,只是快被他带来的快感迷醉,他一直麻醉自己,以至于上瘾后再难戒掉。

“仁……仁……快一点……”终于还是败在情欲之下,终于还是败在他魔法的掌心。

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还在为吃什么争论着,仿佛刚刚那一场情欲的交换缠绵,是没有的,仿佛自己在他手里的温度也随冬天,消散的很快。仁翻了翻眼睛,和也咬咬唇,刚走到走廊转角,突然看到妖精老大靠在那里拿着手机按的诡异,和也有点心虚的抬头正看到老大嫣然笑脸。

“你们用完了?”

“哈?”两人如出一辙的表情神态在旁人看来暧昧非常。

“你们用完了,那我用罗。”老大倒是一脸轻松愉快,蹦跳着走向休息室,路过关8地盘的时候,手指轻轻的在门上叩了一下……把两个小孩看的目瞪口呆,果然队长,不是一般人可以当的。

早晨应该阳光好,可是和也觉得今天的天气不是特别清爽,冬天的光不应该这么不纯粹,似乎蒙着一点雾的感觉,这也是很反常的,只是太阳慢慢升起来的时候,明治神宫也慢慢的明亮起来。

穿上预定的和服,这样的衣服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大概10岁的时候穿过,觉得莫名的可爱,只是看到镜子里的清秀男子,瘦削的脸,狭长明亮的眼睛,一身决然的气息,断然是难与可爱挂钩的。从镜子里看到后面的田口和圣在窃笑,顺带指指点点,有点小不服。

“你们笑什么啊……你们不是一样……你看你,穿的跟要结婚一样,还有你啊……要去混黑道老大吗……”

“我说KAME,你跟仁也这样大吵大闹的?”田口故意的正经语气,让我觉得他憋笑憋的很辛苦,可是他提到的那个名字,又让我没有心思再跟他说笑下去,他答应我的,他会来吗,我好象老是在他不是很清醒的时候,让他做出一些承诺……这样即使他说忘记了,我也比较容易说服自己。只是今天天气有点冷,这夸张而正统的和服有点薄……

如往年一样的程序,跪坐在那里凝听,或者合起手来许愿,在祈愿的绘马上写下“胜”字,心里慢慢的也有了成年的真实感,或者能够叫嚷着嬉戏的日子真的就远去了,那些吵闹着安静着迷乱着温馨着的日子,很快的在眼前滑过,一时间觉得呼吸屏住,而鼻子里酸酸的感觉涌上来,你来了吗,你在看吗,我身边的伙伴,我手里祈愿的树枝,在晚冬天气里默默流走的意义重大的每一刻,你都在我身边吗?还有还有,我那不知道已经是什么的爱情。

走下台阶,又走上台阶,在仪式里完成的成长让和也觉得高兴,对于他来说这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早晨,即使,即使不知道心上哪里有个缺口,在一点点的透露着冷的和咸涩的味道。

被拍照的时候,和也的眉头皱的很紧,早上起的早而且早饭也没怎么吃,忙活一大早上后有点累,在最开始的兴奋过后,疲倦的感觉更加的明显起来,俊秀的眉毛向中间蹙成哀愁的形状,但是眼睛里,只能是坚强而倔强的光。田口在一旁看着,轻轻叹口气,其实我们里面,只有你,是真正还未成年的吧,但是你却最有着成熟的坚强的外表,那点不会褪去的孩子气,被你藏的那么深。

田口抿着嘴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站在前面一点的,斜着的和也的侧脸,他怔怔的看着某个方向,那个方向似乎有很好的阳光,越过汹涌嘈杂的人群,照在和也看上去与年龄不符的略显憔悴的脸上,那眼睛里有一点晶莹的亮光,在阳光下闪烁着,嘴角扯开一个孩子气的弧度,很好看的笑着。他所注视的方向,这么远那么近的地方,仿佛只要用心看,就能看到天际去。

在纷扰人群后那很好的眼光下,站的一个人,帽子压的很低却一看就知道是谁,他似乎在笑但是双肩微微颤抖,眼睛里同样晶晶亮。伸出两根手指弯了弯,然后竖起小指,上面有闪光的银色约束,是冬天好看的雪的颜色,是春天解冻河水的颜色,是他笑起来温暖的感觉。

和也仰起头看还算蓝的天,然后回过头给了kattun的伙伴们一个微笑,胜运的意思……其实是有很多种的,比如拥有,比如放弃,比如最后的满足。

而现在,穿着这身黑白的和服,梳起头发,故意想要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点成熟一点的和也,其实觉得今天与昨天并无不同,至少有些事情,从未改变。

成人式结束当晚……
“和也,我今天有去哦。”(耍赖靠近中……)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故做镇静中……)

“和也你怎么这样,我是去了的,你穿的衣服是那样的,然后头发是那样的……”(比手划脚中……)

“新闻都有播啊……”(逐渐崩溃中……)

“和也,人家想帮你成年……”(图谋不轨中……)

“不用劳驾你了……”(陪冷笑逃窜中……)

“和也……”(深情呼唤中……)

“干吗?”(全面警惕中……)

“其实你不说……我也肯定会去的……”(KIRAKIRA中……)

“仁……”(全面动摇中……)

“我终于等到和也长大了…”(继续努力中……)

“你……”(完全不行中……)

“所以和也……”(蠢蠢欲动中……)

“恩……”(意乱情迷中……)

“我们来做爱做的事吧……”(起身压倒)

“你太狡猾了拉……”(认清事实兼认命了……)

=================感想分割线===================
关于宝贝成年的所有感受,都在这文里了

我其实并不激动,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觉得,宝贝还没有成年吧,一定要等过了2月那一天才行。

但是他仍然是认真的,参加了这个人生的重要仪式,而且他很帅,很憔悴,帅的不敢看,憔悴的不忍看……可是我觉得他应该有更欢乐的成人礼。和kat-tun的大家,和小仁,应该有不这么正式的,不用袒露在媒体的镜头下的成人礼

其实去明治神宫的人,一年不止这些,可是能够出来说话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今年的镜头格外集中,为宝贝骄傲的同时,也感受到他的压力。

在绘马上写下胜字的时候,你在想什么?皱起眉头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实在无须用那和服下过分单薄的身躯,去承担那么多事。然而他是传统的男子,注定了他性格里的那种坚强和倔强。

希望以后你能好好的走下去,真正的男子汉,不仅要自己足够的强,也要能依赖身边的人。我相信有伙伴,有相方,你不会孤独,你不会一直这样皱着眉。

请在成人的夜晚,绽放你最美丽的笑容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