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0]  [29]  [90]  [28]  [27]  [26]  [83]  [82]  [9]  [81]  [8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Snowman
Are you my snowman?

you are my lover?

If you just passing by……

Don`t remember the virgin snow

东京开始下雪,从一两片雪花到漫天纷扬,只不过是黄昏到黑夜那么一点时间,黑暗中飞舞着的那些白色,总觉得格外的寂寞孤单,终于消隐不见。龙也用手指在地铁的车窗上画奇怪的图案,最后一班地铁,人非常的少,对面坐的一对老年夫妻,在细碎的说着什么,听不清也不用去在意。

龙也往外望去,一片惨白的灯光,带着点青绿的颜色,没有雪,也没有黑夜,有一种永昼的错觉,渐渐的忘记了自己身处在哪个时间空间,忘记了心里一直记着的那个侧脸,所隐隐折射出的光圈形状。

手指画了一个圈,优雅的带出两笔……是谁的名字被呼啸着的地铁,带进了无尽黑暗,龙也走出地铁站的是时候,接近午夜,雪已经停了,外间笼罩着银色的寒冷,街道上还是有很多人,沸腾而安静,龙也慢慢的走着,然后拿出手机,突然想写点什么。

手机上闪动着的小标志提醒着他,收件箱已满,收件箱已满……龙也打开收件箱,满满的都是那个字母,优雅而花俏的,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那么傲气的看着他。OPTIONS ——DELETE——YES OR NO ,犹豫了很久,犹豫到雪又开始下,犹豫到这雪的颜色覆盖在手指上,头发上,眼睫上,融化后留下悲伤的错觉。终于还是作罢,似乎是怕这唯一的珍藏,也失去一样,这么小心的,维持着最后一点冬天的余息……

快到家的时候,龙也看到小花园里有人堆了雪人,很普通的雪人却在些微亮光下显的异常可爱,红色的鼻子,黑而简单的眼睛,还有,那一直微笑的嘴,很像一直守候着的人,那么忍耐,那么恩慈。龙也的衣服上有薄薄的一层雪,他想,今天晚上身上会有雪的气味吧,清洁的纯白的气味,会一直留在自己身上吧。

黑夜里飞舞着的雪花,似乎是冬天已来的象征,也像是冬天即将过去的征兆。

冬天过去了,会怎么样呢?龙也抿抿嘴,走进家门,甜香安静的雪花,还是一样在半空飘的欢快轻盈。

一夜的雪之后,天气变的异常寒冷,龙也缩着肩膀走进乐屋的时候,那帮难得早到的人正推推搡搡的往外走,龙也明显感到丸子脸上表情的凝滞,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足以让人怀疑,龙也微微笑着低头,然后抬头

“去哪儿?不用排练吗?”

“那个……关8来了,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小龟是可爱的孩子,尤其是有心要掩饰什么时候,眼睛亮亮的特别可爱。

“哦,那等我放一下东西。”其实身上只背了一个小包,但是不放心,想要去镜子前看看被雨打湿的前发是不是乱的不像话。

“龙也……”淳过来拉住他,“龙也……你还是……刚来,先休息吧。”

“你们这么明显的不让我去,难道我还猜不出来是谁回来了吗?有什么关系,我不介意。”

挣开淳拉的并不紧的手臂,淳一向温柔不敢用什么力气,只是龙也这次倒是希望他发狠劲的拽住自己,让自己不要这么执意,可是还是挣开了,龙也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镜子里那张脸有一种被风吹去颜色的苍白。

关8的乐屋还是一样吵吵闹闹,隔的老远就听到那孩子爽朗的笑声,他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暂时的,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已。然后就可以骗自己说他不再为他所牵挂了吗?还敢许着一个冬天的愿望留在他身边,可笑的是自己还爱着,可笑的是他也没有拒绝。

KATTUN加关8等于噪音源加噪音源,淳照旧凑到大仓那边嘀嘀咕咕,大概是在讨论菜谱之类,谁也不知道淳其实做的一手好菜,因为龙也向来挑剔的口味。龙也闭上眼睛,就可以闻到淳特别烤制的栗子蛋糕的香味。很安静很明亮的晴天,淳一脸笑意地把金黄的栗子蛋糕递到自己手上的时候,龙也并没有看到他手指上烫伤的痕迹,而发现的时候,是与他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晚上,那道浅红色的疤痕,在手指上留下一个很像眼泪的形状。淳始终没有想过刻意去遮掩,只是自己一直一直的忽略。

“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脸色也不好。”这个声音……龙也苦笑一下,何苦又来招我。

“诶,你不会那么小气真的记昨天的仇吧。”他说话一直都这么理直气壮吗?即使做了再不可原谅的事情。

“因为他突然来东京,不知道找什么地方住,所以我要带他去宾馆啊,你也知道,他是个BAGA,如果我不管他,他一定就死等在那车站等到冻死为止。”

是啊……昨天在地铁站等你的时候,我也有死亡的错觉,我听到自己的心,一片片碎开,美丽的水晶变成棱角分明的利器,刺得人泪眼模糊。亮,你一直以为我不会受伤,就像,我一直假装淳不会受伤一样,我们的自私那么相似,所以不能彼此责备。

“ryo chan ……ryo chan ,看丸子带了好东西过来。”小内的声音清脆动人,带着一种可爱的孩子气,是我所没有的。小内的亮愿意为了他深夜一个电话就赶到他身边,这也是我没有的,我有的,只上这一季值得记住的冬天寒冷,慢慢的把心冻结起来,我想我是病了,真的病了,需要到更加温暖的地方去。

每个人的笑脸都开始变的模糊,每个人的声音都开始有回响,这一整个屋子的东西都在旋转,这一整个空间的颜色开始融化混合。突然觉得没有力气,龙也很努力的扶住椅子的把手,但是却无法阻止身体下滑的趋势,摔下去的时候撞到了膝盖,如斯的疼痛也不能让他清醒一点,意识渐渐的模糊,连那些惊叫着担心的脸都看不清楚,没有人可以拯救,没有人可以挽回,冬天将要过去的雪融。

龙也情愿自己,是做了一个长梦,梦里面亮的脸不再是抱歉的焦虑的,而是柔和的像凌晨刚出的光线,梦里面亮对自己说“这个冬天,就和我交往看看”的时候,自己微笑着说了“不”,梦里面是淳激情是拥抱自己的手臂,那么有力而温暖,梦里面自己爱的是淳而不是亮,可以轻易的得到幸福宁静。

龙也额头上沁出一层层的汗,不知道是谁的手帮他擦掉,龙也咬着咬着,咬到快破的嘴唇,是谁用沾水的唇弄湿了,这是一个长梦,梦里面龙也一直很快乐,会像小时候一样天然的咧开嘴笑。

“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呢?”醒来的时候小龟这孩子正在和医生探讨这个问题,看着医生嘴里冒出的一大串专有名词让他的眉头越锁越紧,龙也觉得小龟实在是个认真到有点脱线的孩子。而旁边那个急得手舞足蹈的,则是真的有点脱线了。

手,在淳的手里,丸子和KOKI在桌子旁边写着什么,也许是在写歌词,突然觉得这样安静的看着KAT-TUN的感觉,很有趣,类似于初见或者告别。

“你醒了。”龙也真的很喜欢淳的声音,温柔的让人不忍拒绝,手被他包着的感觉也很好,像是掉进温泉里一样。淳倒是在裸少时期,就有“太阳之手”的美名的。

眨眨眼不想说话,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是的,有点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在哪里,都不会在这里。

“你再睡一会,等头晕好一点,我就送你回去。”淳很贴心的帮着掖被角,嘴角抿着好看的弧度,很适合亲吻。

“他醒了吗?”突然听到这个声音,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是循声看过去,的确是他棱角分明的脸,他手上拿着与他的样子极为不相称的花边纸盒,这牌子龙也认识。

“你醒了?”他危险的气息覆盖下来,带着外面的寒冷,一点点吹到龙也的脸上,赶跑仅有的睡意。龙也偏过头去,闭上眼睛。

“还想睡吗?回家去睡好不好?我给你买了巧克力慕丝。”

你不用管他了吗?你竟然这么有空的跑来我这里?龙也不想也不敢睁开眼,因为对那双深隧的黑眼睛毫无办法,没有能力与他对视。

“你要说对不起……你让我心疼了。”亮俯下身在龙也耳边轻轻说着,一句致命的话,似乎什么事情,都可以抵消不算。

龙也觉得有滚烫的眼泪,带着还没有褪下去的热度,从眼角直接滑落到枕头里,难道冬天,还没有过去吗?雪还没融,一切就可以再继续吗?可以因为这一点温暖,就忘记所有别的冷淡吗?

然而还是把手,从淳温暖的掌心里悄悄抽出来,又一次与幸福,拉开了遥远的距离。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