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4]  [91]  [30]  [29]  [90]  [28]  [27]  [26]  [83]  [82]  [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寂寞 凌迟

最害怕的寂寞已经结成冰了

我沉睡着等你不愿意醒了

你哭了笑了我不再问了

冬天走了,我也该走了。

亮静静的看着那灰白的烟灰落在自己的衣服上,是死的状态。烟头上那一点火星像是突然发了狂,那两个背影偏偏那么清晰那么明确,他以为早晨雾气浓郁可以遮掉的嫉妒与愤怒,却是那么的清楚……龙也你清晨从我的身边逃离,是为了赴他的约,什么时候,你也让我不放心起来,我尾随而来,竟然真的看到你的背影,何时美丽,真的就不再与纯净为伍。

亮冷笑着,把车停在路边,扔掉那快要燃尽的烟头,把暗红的嘴唇,生生的咬出紫色痕迹来……他黑色的眼睛里,现在是有可怕的嫉妒的光。

一进房间,龙也就把包扔在床上,然后把整个人扔在床上,淳很贴心的帮他脱掉了有点紧的鞋子,帮他盖上薄被。

“你好好补一下眠,我去洗个澡。”

龙也本来就是低血压,早上精神不是很好,刚刚一番奔波,进到房间里暖气一开,就已经朦胧了一半,淳的声音又轻轻的覆盖在另一半上,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偶尔听见浴室隐约的水响,心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似乎太安静太平和了,但是又舍不得开口说什么来打断这安静这平和。

门被捶的山响的时候,龙也刚刚挨着美梦的边,突然被捶碎的梦的薄纱,兜头兜脸的扑过来,瞬间坐起来气都开始喘不匀。龙也忽然很害怕很害怕,不光是因为猝然醒来的不适应,还因为心里奇怪的不祥的感觉。

淳擦着头发急匆匆的出来,身上简单的裹了饭店的白浴巾,他微微扯了一下嘴角说;“这里的服务生态度真差……你没有吓到吧……”龙也有点惊魂未定的看着他,门外的声音却越来越暴躁,几乎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一定不是服务生了。

淳去应门的那一刻,龙也突然觉得心跳静止,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么傲慢那么霸气,昨天还在耳边对自己喃喃细语,然而现在,听到的是他不明所以的愤怒的声音,然后,龙也看到淳被推在地上,很重的挨了一拳。

淳的眼睛里有怒气,龙也看的出来,龙也走过去扶起他的时候,他仍然对龙也微笑,好象刚刚那一拳不是打在他身上。龙也觉得自己欠这个男人太多,已经不是用偿还二字可以解决问题,然而另一个,挑起他骄傲的眉梢,冷冰冰的看着像煞三流言情剧的场面。

“亮……”淳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龙也阻止了,龙也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帮淳擦掉嘴角的血迹,傻瓜,你能跟他再解释什么,他从来只相信自己。龙也的黑眼睛始终没有看向亮的方向,他很想解释,却不知从何开始解释,他也很想结束,但不知有没有开始过。他对淳有复杂的歉意,所以他没有办法原谅亮做的事情,可是,不原谅又怎么样,也许,亮也不愿意原谅他。

亮觉得自己快要被怒火烧毁了,他的龙也,那个在他身边安静着妩媚,淡然着诱惑的人,现在也极其的诱惑的扶住别人的臂膀,靠在别人的身上。亮像是疯了一样扯住龙也的手臂往门外拖,很清楚的听到骨节松动的声音,龙也禁不住疼痛的哭出声。这是一种活生生的撕裂的疼痛,亮要把这一切撕给自己看,把最复杂最纠缠的那些结,直接的扯断掉。

淳惊叫着拉住龙也,那是龙也第一次看到淳激动的表情,他想要拉住却怕拉得紧了龙也会更疼,他不敢用龙也小小的身体与嫉妒拔河,他没有办法在那一瞬间阻止亮。于是龙也被拉出了房间。

完全没有办法承受的疼痛,让龙也快要晕厥过去,亮啊,我爱的人,你怎么能这样毫不在意的伤害我。龙也哭着喊着,用很小的声音,因为怕自己没有力气挣脱,一路拖拽到楼梯口,亮把龙也拉到怀里来要吻他,亮的眼神失控而危险,不停的催问:“你和他一起做什么?龙也你喜欢他吗?你忘了你是我的人吗?龙也,他难道比我好吗?”

亮,为什么质问的人是你,我也想问你抱着我叫他的名字的时候有多少,亮你忘不了他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我是你的人可是你从不是我,亮,我们都不是好人我们坏透了。龙也急促的哭泣着不让亮吻,头埋的很低,亮都看不清他表情,亮的脚步绊着龙也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边缘靠近。我们还有多少时间,能像这样再对彼此留恋,当时间走到冬天的边缘,当爱情走到抉择的边缘……

龙也的意识又开始不清楚,他有点脱力的想要抓住亮的衣服或者亮的手臂,但是抓不住,手指完全没有力气,其实我很坚强,亮,你完全不用来给我安慰的,所有人都说我们会分开的时候,我固执的牵着你的手走完了这个冬季,那么接下来,是到冰消雪融的季节了吧。

龙也微笑着松开手,从亮的怀抱里轻轻的飘离,像是一片羽毛。他闭上的眼睛里有一种宿命的情绪,那一时间看的特别清楚,龙也不再属于任何人了,他不再让那个人吻自己的嘴唇,不再让那个人摸自己的头发。

很长的楼梯,但是仿佛就是一秒钟,一秒钟之前,亮在自己怀里找龙也的唇。一秒钟之后,龙也蜷在楼梯下面,不知哪里的殷红颜色开始在地面上散开,他苍白的小脸埋在黑色的衣领和头发之间,亮一时间被这颜色弄得不知所措了。

是淳先跑下楼梯的,他从亮身边冲过的时候,带了一下,亮踉跄了两步才回过神,急忙的往楼梯下跑。淳不知道龙也哪里受伤,不知道他哪里在流血,但是淳只是看到龙也的血一点点的渗出衣服渗在手上滴落在地板上,他直觉要抱龙也起来却在第一下差点没有力气站起来,亮伸手去要接过龙也淳只是紧紧把龙也贴在胸前,他希望隔着单薄的衣服能够感觉到龙也的生命还在流动,可是很安静,一直很安静,一切很安静。

KAT-TUN其他人赶到医院的时候,淳不在那里,亮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木然的坐在椅子上,简直不是平时那恶魔一样的关西王子,他像一切颓废伤心的男人一样,满脸灰暗,有黑眼圈,还有苍白干裂的嘴唇。仁有点看不过去,伸出手去拍他的肩,“ryo,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亮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拉住仁的衣服,力道大的仁有点害怕,亮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把脸埋在仁的衣服里,很低的压抑的哭泣身,肩膀抖得不象话,断断续续的仁只听懂了一句,“我还是……伤害他了……”

还是伤害了啊,即使明知道伤害是最可能的结果,却还要去爱,努力的想要争取到那一点点的可能性,可是,还是伤害他了。

那个原本安静美好的孩子,一直喜欢在别人兴高采烈的交谈时睁大眼睛露出无辜的表情,一直在自己努力的毒舌他的时候毫无诚意的道歉,一直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露出那样天真灿烂的笑容。我们曾经那么快乐,我们曾经在那么多的时候,离幸福只剩一点点距离,然而,还是伤害了。

仁转过头去看和也,和也别过头去看丸子,丸子只是把眼睛低下来,没有办法说出任何安慰的话。本来就是这样啊,谁错谁对呢,谁有罪谁无辜呢……亮短促而呜咽的哭声里,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淳的脚步声也从转角的地方过来,他手里提着精致的蛋糕盒子,憔悴的脸上是熟悉的微笑,他走过来抬头看看熄掉的灯,轻轻的说:“龙也一定饿坏了。”

手术很成功,龙也的流血只是因为普通的外伤,真正可怕的是撞断了肋骨,斜刺入胃印起的内出血,还有颅底的撞击,看到一叠的检查报告和X光片时淳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安静的坐在病床前,他对面坐着亮,似乎不再争吵也没有争吵的必要,若是没有他,他们也不过是同一事务所的共事,即使不冷不热,断然不会有如此交集。

亮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他只能看着龙也,紧紧的盯着,像是怕一会没盯住,龙也就会消失一样。亮觉得自己很残忍,真的很残忍,任何人都不会对他这样的人,下这样重的手吧,何况他爱自己,他那么无所要求的爱着自己,即使是被伤害了,也只是抿着嘴角,不易察觉的伤心着。然而他那双大眼睛现在不眨他,他的眉头时不时皱起来,一起很疼吧,他的嘴唇那么白几乎都要透明了,他会消失的会消失的,为了逃避世间伤人的情爱。

时间一点点过去,连淳都有点担心了,医生说四个小时内一定会醒,可是现在已经十个小时都过了。一切平静的像永远不会再变化一样,龙也安静的睡着,除了微弱的呼吸和偶尔的皱眉之外,几乎不能判断他是不是活着……

凌晨的时候,淳趴在龙也的床边睡着了,疲倦永远不可抵御,亮走到窗前去,看到微薄亮光中努力明亮起来的天,带着惨淡的不可辨识的颜色,突然想,如果龙也不再醒来呢……会怎么样……?

这个念头刚刚抵达,突然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没有力气再想下去,他若不醒来,亮苦笑一下,自己几乎是连继续存在的意义都没有了,为什么已经这么在乎了,却完全不信任呢……亮觉得后背的寒冷,在慢慢朝心里蔓延。而与这寒冷的结伴的,是叫做寂寞的滤过性病毒。



4.爱是幻觉

说不清楚什么意思

这件事并非解释

看不清楚什么位子

只是一场错以为是

宁愿投身于幸福的幻觉

如此开始,难以停止。

如果可以,龙也情愿一直安睡,龙也情愿自己以最美丽的样子沉睡着,直到幸福来唤醒他。他可以把等待,等成一种绝美的姿态,可是一切都不能如斯美丽的存在下去。

呼吸间牵扯的疼痛让龙也慢慢的醒过来,只是睁开眼就用尽了力气,身上汗涔涔很不舒服。视线还没有聚焦之前,龙也就已经看到了他,他站在窗台边,沉默消瘦的背影让龙也难过,更让龙也难过的是,龙也看到他在哭。

龙也从未见过他哭,即使是小内出事的那一天,关八的人都眼眶红红的,只有他,一直把嘴唇咬破了都没有哭,眼睛里除了伤心愤怒,还有一种让龙也着迷的倔强,这倔强似乎与生俱来,像一块黑宝石,镶嵌在傲慢的灵魂里。

可是现在龙也真实的听到了他的呜咽,那么无助和绝望的声音,这不是他应该有的。亮,是我让你这么伤心吗?是我,让你的骄傲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吗?这样想着,龙也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龙也低下眼,看见趴在床沿上睡着的淳,他的手里始终握着龙也的手,紧紧的包裹住龙也的每一根手指。温柔男子的睡颜让人心折,何况龙也比谁都知道淳的好。

如果和亮在一起,只能彼此折磨互相伤害的话,现在喊停,还来得及吗?身上的伤痛让龙也几乎没有办法想下去,意识清醒的时候龙也很想自己已经忘记了亮,已经在失控的拉扯中忘记了他。

窗台前的人转过身来,龙也慌忙的闭上眼睛,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来到自己身边,龙也差点连呼吸都屏起来。龙也希望外面的风声再大一点让他听不见亮说的话,但是这里那么安静,甚至亮不说他都已经听见。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像是粗糙的沙砾磨在心上,疼痛而又深刻,亮带着颤抖的哭腔问他:“你要是不醒来……那我怎么办?”

龙也控制不住的眼泪,很快的滑进枕头里,眼睛火辣辣的疼就像要盲了。

龙也忽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亮,那时候亮个子特别小,跟同龄人站在一起都显得小一圈,却是特别羞涩沉默的孩子,老是垂着眼睛坐在那里,偶尔抬头的笑颜,可爱的无以复加。

亮,我若是那时就有出色的美丽,我若是能跟你一起过无忧童年,我要是和你一起做过年少的荒唐事,也许我们会有不一样的结局。我们不是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无关是非对错的时间。即使你爱我你想爱我,我也已经乏力再应对你激烈的爱。

深深的呼吸着,龙也动了动在淳手心里的手指,淳立刻就睁开眼,像是从来没有那么疲倦的睡着过。淳的声音尽管轻柔却有藏不住的欣喜,他轻轻的喊着:“龙也,龙也……”龙也睁开眼看着他,想要把他看到眼睛里面去,很专注的看着他,这样就可以忽略别的事情。

亮抬起眼,跟龙也的目光触碰,龙也的目光里没有感情,既没有被伤害了的恨,也没有以前可以不时找到的爱,龙也美丽的大眼睛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只是看着亮,就像看着一个路人。良久,龙也转过头去对淳说:“淳,我饿了……”

淳有些迷惑的看着龙也和亮这一场对视,他有点明白其中的意味但又不是特别清楚,在龙也的这场爱情里他始终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只是他太爱龙也,所以都懒得去计较,就像现在,他除了把香甜的巧克力蛋糕送到龙也嘴边,别的都不想去问。龙也能够醒来,还能够跟他说话,他已经觉得上天眷顾,可是上天常常玩笑过头。

龙也努力的吃着手里的蛋糕,小时候姐姐说蛋糕是可以给人带来幸福的东西,每次龙也吃这些甜腻的东西时,就会有幸福的错觉。龙也一边吃着一边努力的和甜甜说话,说排练的事情,说KATTUN的事情,说他们之间的事情,说亮听不明白的事情。甜甜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仍然好脾气的陪他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亮的脸色渐渐变的铁青,他站了一会,终于走出去关上了门,亮出去的那一瞬间,病房里一片突兀而怪异的寂静。

龙也怔怔的看着手里最后一块蛋糕,随即眼神飘忽到四处,只是不看那扇关掉的门。终于撑不住的眼泪,没有声音的落在他苍白的手指上,他努力的吞咽着幸福的味道,可是幸福在那一瞬间变的那么渺茫,龙也知道自己救不了了,对亮的爱终究会扼死自己,就像美丽透明的蛹,然而不会有飞出的蝴蝶。淳轻轻的把龙也抱过来,很小心的,就像对待易碎的水晶。

龙也的眼泪落在淳的肩膀上,淳轻轻的拍着龙也的后背,小声的安慰他:“别哭……别哭……已经没事了……”龙也犹豫着把头埋在淳的肩窝里,那么安全那么宁静,龙也知道自己在利用淳的温柔,可是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淳,如果我还有很长时间很多机会,我会用这些时间努力来爱上你,爱上你,爱上真实的永远的幸福。

悲伤的天使沉默了,折下自己的羽翼埋藏起来,从此没有人问起过那些洁白的羽毛,从此他忘记了自己是天使。

亮再也没有来过,有时候龙也会想,其实那天自己看到的,不过是一时的错觉,亮没有流泪,亮是始终冷静的。龙也下意识的转着手上的戒指,白金碎钻,相当简单的款式,戴在无名指上。从来没有人问过这戒指的来历,龙也也不会告诉别人这是亮一时的心血来潮,戒指,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每个爱他的人为他带这小小的约束,只是戒指终究束缚不了手指。龙也摘下戒指,顺手摘下自己的双十字套项链,把它穿进去,项链塞进衣领之后,谁也不知道那里悬挂一个类似于承诺的东西。

结束了吗?龙也想,就这样一句话都没说的,结束了啊。

淳拿着新鲜的百合花进来,给床头的花瓶里换了水,然后仔细的把花插起来。龙也安静的看着他做这些事,微微的笑着。淳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特别好看,他抿起的唇线和执着到有些孩子气的眼神,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

“龙也你明天就能出院了。”淳打量着插好的花,对龙也说。

“恩……”龙也应着,在医院待了也快大半月,再不出院大概就不知道家门怎么走了。

“昨天我去你家看过伯母和姐姐了……她们很担心你,我告诉她们已经没事了。”淳在床边坐下来,继续说着“龙也你们家好大,而且装饰的那么精致,我简直都不敢随便进去呢。”

龙也很认真的听淳说话,偶尔笑一下因为他说了不好笑的冷笑话,突然眼睛里像是进了什么东西,龙也本能的拿手去揉却被淳一把抓住,“被乱动,我帮你看看。”淳凑过来帮龙也看眼睛,近到淳的呼吸轻轻掠过龙也的脸颊,淳轻轻的帮龙也吹眼睛,凉凉柔柔的感觉像是在做梦。龙也的眼睛开始变的迷离,他有些无辜有些迷惘的看着淳的脸,淳听见自己的心跳,很清晰的,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时间上,

龙也抬起头吻住淳的嘴唇,没有烟味,没有拉扯翻搅的血腥味,淳的嘴唇柔软干净,带着清香的味道。舌尖有点犹豫的缠绕过来,龙也闭上眼睛,沉迷在淳如潮的温柔中,一点点的沉浸下去,龙也觉得自己是可以幸福的。

淳把龙也整个的包在臂弯里,看着他逐渐泛红的脸和亲吻后湿润的嘴唇,一时竟难以有真实的概念。一直以为等待是没有尽头的,可是尽头已到。淳听着从龙也的唇间飞出的细碎字句,像是一种契约的咒语,淳只能紧紧抱住他,恨不得血肉都生长到一起去。

如果我已经放弃了无望的情爱,你能不能给我一场和风一样的爱情,就像春天悄悄洒落的雨,跟整个烦躁的季节无关,带着的是干净的红尘。龙也在淳的怀里轻轻的问:“你去了我住的地方吗?”

“恩,我去帮你拿过衣服。”

“你去的时候,门口小花园里的雪人,还在吗?”

阳光毫无预警的明亮起来,照亮了整个房子,龙也在这阳光里轻轻的叹了口气,冬天……真的要过去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