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1]  [30]  [29]  [90]  [28]  [27]  [26]  [83]  [82]  [9]  [8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暧昧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

连拥抱都没有力气

龙也一直都很奇怪,亮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然而龙也依然不想再费心思去猜,赖着病没好不去参加排练也已经好几天。那天他带自己回来,然后留下来过夜,非常单纯的过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龙也有点想嘲笑自己,竟然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不安,但是心里的不安就如同积雪一样越积越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其实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好不容易裹到可以出门了,龙也有点畏缩的走进冰冷的空气里,其实天气已经晴了,过不久就会回暖,白到有点凄惨的阳光,透过云层慢慢的洒下来,路过小花园的时候,那雪人还在,只是不在有精神,淡淡懒懒的塌下半边。没有拿驾照,是想有个人让自己能够一直坐在副座上吗?真是奇怪的有点像女人的心态了。龙也捋了捋头发,抬起眼就看到有一辆黑色的车开过来。

车窗下来,是那张熟悉的脸,笑得很开心一定是有什么好事。

“怎么出来了,我才说要来看你,给你带了蓝莓蛋糕。”连说话都禁不住笑意。

“哦……好多天没去排练,我想去看看。”龙也抿抿嘴想继续往前走

“诶……不用去了,今天不要去了,明天我送你过去。”

“为什么?”龙也皱皱眉,好容易有点积极性想要去排练,不想就这样中途被他扰乱。

“你先进来。”亮招着手,龙也无奈的走到副座车门边,门一开,整个人被拉进去,跌在他怀里。亮坏心眼的开始摘掉龙也的围巾,玩他肩膀上的头发,车里空调开的很足,却因为车窗开着缝,倒也不气闷。

“我说,我好容易来一回,你能扔了我去排练?你排不下去的。”

龙也不理他,只是闭上眼,真不只他这没来由的自信是哪里来的……然而可怕的是,他的自信又那么准确无误。是的,现在即使去排练,也会满脑子都是他摇下车窗来的那张笑脸吧,不承认也不行,自己的确是爱着这个人,而且,已经有好多年。

“我带你去玩吧…”亮的低语像是一种魔咒,从耳朵里钻进去,却直接的在心上瘙痒。

“那去哪儿要听我的。”龙也其实很任性,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时候任性的有点离谱,但是他很少在亮面前任性。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不是总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是温柔的,是完美的……可是龙也想要打碎了,他看到塌了一半的雪人,在眼前融成一团狼狈的颜色,也许,暖春,真的是不远了。

“好啊,你想去哪儿。”亮似乎特别喜欢那撮头发,很孩子气的玩了很久。

“亮,带我上东京塔。”龙也转过头看着亮的眼睛,两双同样明亮的眸子对上,一阵恍惚……亮的嘴角渐渐上扬,好看的弧度。龙也轻轻的从他的怀里离开,蜷在了副座上。带我去东京塔吧……如果真的爱我,带我去东京塔吧。


东京塔璀璨地矗立在那儿,在茫茫夜色中,像是一个情欲的标记,龙也站在落地窗前看它,一直一直的看,看到出了神。他披着白色的浴巾,赤裸的脚踩在酒红色地毯上,身边有一条条水痕,没有干的头发,在往下滴水。

“小心点,别着凉。”亮拿自己的大衣整个的把龙也包起来,龙也觉得身上有亮的味道,汗的味道,烟草的味道,还有,只属于亮的味道。他闭上眼睛,有点认命的任亮抱住自己,任他的亲吻,开始在后颈上点火。

“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不能登塔……所以,只能带你来这里看。”亮的声音有些哑,想来准备solo con也很辛苦。亮的胸膛很温暖,隔着大衣还能听到他狂野的鲜活的心跳,龙也转过身吻住亮的唇,够了,真的够了,你能带我来这里,真的够了。在我们都寂寞的时候,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慰藉。

“龙也你生气了吗?”亮的喃喃细语随着他的吻,一路蔓延到胸口,龙也的皮肤很敏感,丝绸一样的皮肤上很快留下情欲的痕迹,黑色的大衣滑落在地上,过于鲜明的色彩,活色生香。情欲本来就是一场华丽的共舞,龙也觉得欣慰,至少亮,还眷恋着这个身体。其实并不是悲观的人,为什么碰到他会这么的不确定起来。

“没有……没有生气……我很高兴。”龙也的声音开始变得颤抖,身体有些瘫软的贴在落地窗的玻璃,和夜色融为一体。亮灵巧的舌,沿着龙也的脊线一路滑下,龙也的呻吟,在夜色中绽放出一朵妖娆的花。

他们都不再说话,连名字都不叫,亮进入到这具美丽身体的时候,明显的感到他的全身都在颤抖,纤细的腰也不自觉的弹了一下,可是是从背后进入,亮看不到他的脸,即使是从玻璃里映照,也依然看不出。他们在这高楼之上无人知晓的地方,近乎疯狂的爱,却都不承认,这也许,是一种自我折磨。

早晨是龙也先醒来,其实一直没怎么睡,下身的疼痛倒也不是主要原因,只是他不想一醒来就面对一个人的床褥,至少让我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走的,用什么姿势披上大衣,有没有回头看我吧。可是真正的醒来,是因为手机的声音。

龙也有点费力的支撑起身体,去床头的包里把手机拿出来,亮睡的很熟,熹微晨光中亮的脸,格外的英俊,那些浓浓淡淡的阴影,衬出极好的轮廓。龙也没工夫多欣赏,因为他看到来电显示,是淳的号码,若不是有急事,淳不会凌晨打给自己。

电话很短,只是匆匆说了几句,龙也起身开始穿衣服,扯动下身还是很疼痛但是也只是皱皱眉,龙也的动作很快很轻,因为怕吵到亮,但亮在龙也下床准备梳洗的时候,还是醒了。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吗?”还没睡醒的亮的声音,带着浓郁的关西味,很像个小孩子,让龙也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不由得一怔,不小心扯到头发,很长的一根,残留在梳子上,疼痛感久久不去。

“我有事情,要先走了。”龙也简单的弄完,拿起包准备出门。

“等等,我起来送你。”亮坐起来开始套衣服,这小小的冲动让龙也感动了一下,刚睡醒的亮,真的是很可爱啊……

“不用了,我会拦车过去,你再睡一会吧。”龙也拧开门准备出去。

“诶,你披上我大衣,外面冷。”亮套了一半的毛衣,裹着亮难得的温情的话,突然就让龙也很想哭,无意的温柔很伤人啊,但是就是愿意为这样无意的温柔拼得遍体鳞伤。

龙也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拿亮的大衣,带着亮的气味,总觉得会心神不定的。龙也关门出去的时候,没有听见亮的叹息,很轻的一声叹息,像是根本不曾存在过,他也没有看见亮再也无法继续的睡眠,和在落地窗前凝视着他的背影,还有亮手指间快燃尽的烟。

淳看上去没有想起来那么糟,至少身上的衣服还整齐,有点淡淡的黑眼圈,还有明显憔悴了的微笑,有一些青色的胡渣在下巴上,他很抱歉的笑,看着龙也急急跑过来的样子,伸出手拉他。

“小心一点……这里很滑……“

“怎么回事?“

“昨天在这里喝酒,不小心醉了,然后早上醒来要付帐的时候,发现钱包被人偷了……“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若是别人,断不会为这样的事情而露出如此淡然羞赧的微笑,但是他会。

龙也走到淳身后,拿出钱来付了帐,然后拉淳离开这个地方,说起来淳居然比自己小,而且刚成年,是他平时太温良,以致于让人忘记了他也是个孩子,也是可以撒野可以任性的。

“为什么喝酒呢?”

“因为有些事情,想要发泄一下。”

“那为什么喝到宿醉呢?”

“因为……实在是没怎么喝过酒。”

“那……为什么打给我呢?”

“因为这样狼狈的样子,不想让那几个家伙看了笑话啊……”

淳低着头笑着,刘海在空气中一摆一摆,和着他有节奏的步子,他的手插在裤袋里,不再像以前那样拉住龙也。也许,他真的也等待的太久了吧。

“最近的hotel……不知道在哪里呢。”龙也突然说

“诶?”淳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龙也。

"我想再睡一会,还有……你也不想这样去排练吧……”手指抚上他粗糙的下巴,有奇怪的酥麻感……

淳的眼睛里有很多复杂的情绪,也许是压抑了太久,变成异常深的颜色。

早晨七点三十七的时候,亮开着车去排练场,拐弯时看到他所熟悉的黑色背影,和另一个人,走进HOTEL的大门。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